—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火黑,云纲,缇亚。

【20171011火黑日贺文】Fairytale in Orukak 3

*20171011火黑日贺文*
*火黑only*
*all黑童话本+加笔
*赏金猎人火神 x 天使哲
*前文戳主页
*4年,初心不变❤

3.
【魔鬼的红黑转盘以欲望为骰信任为码,呼唤不能称呼之名,用心的温度照亮黑暗。】

那之后火神和黑子一起回到了居所,也从黑子口中听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黑子是天使,但是出生的时候翅膀就是不完整的,他的五片羽毛散落在了Orukak的各个角落,黑子需要把羽毛的碎片收集全。羽毛的收集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不能及时收集起的话黑子将会消失。神谕告诉了黑子第一片羽毛的所在地,还有名为火神大我的人的存在。神说火神大我会帮助黑子寻找羽毛,黑子利用守护灵的力量介入了召唤阵来到了人世,然后就遇到了火神。

虽然火神并不明白自己和黑子的羽毛寻找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是他被黑子救了一命,他想要帮助黑子。也许是因为Alex的占卜,火神觉得无法放下黑子不管,这个天使身上有什么东西让他觉得安心。

雷之谷事件过去3天之后。火神收到了委托。Orukak最近发生了很多起奇怪的事件,从女孩莫名丢失心爱的发箍到发现他们心爱的娃娃失去身体的某些部位,虽然这和黑子的羽毛不一定有必然联系,但也许能发现什么线索。这么想着火神和黑子又去拜访了Alex。
根据Alex的占卜,火神和黑子一起到达了一个山洞。Orukak四周环山,里世界是海,另一边和天空湖相接。这里是火神第一次来,从洞口传出的阴冷之气让火神打了个冷颤。

“火神君?”
“没事。我们进去吧。”

两人随后一起走进了洞穴,令人吃惊的是洞穴内并没有那么暗,似乎在洞窟的正中心有什么在发光的样子,好不容易来到山洞正中心,却是和之前预想到的完全不同的场景。

——………潘多拉的魔盒。

火神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这个词。
本应狭小的空间被分割成了无数块碎片,然后用类似于柱子一样的东西串联了起来。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每一个小格子的内部都有一个物品,破旧的帽子,闪闪发光的珠宝,甚至还有人的手指。这个仿佛巨大书架一样的折叠空间实在有些诡异,但从其摆放的准确性里能看出主人对这些东西的珍爱。

“好像没有人的样子。火神君你觉得这是什么?”黑子的话让火神回过神来,他的脑海中浮现出在赏金猎人中流传的某个故事,他并没有立刻回复黑子的话,只是走到了书架的正中间然后用Orukak语慎重地说了什么。
——wish.许愿。

黑子静静地看着火神,直到仿佛无尽往上延伸的书架中心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二号在发出共鸣,那身影越来越清晰,黑子能够看到它尖尖的耳朵和獠牙,身为天使的直觉在不断地发出警告。

恶魔,那是危险而诱惑的象征。

烟雾散去仅仅数秒,恶魔露出了一个有些诡异的笑容,缓缓开口。
“欢迎来到糖果屋。”

这个发展简直就像是签订契约,黑子想要开口阻止火神,火神却抢在他之前回应了话语。
“我说,你就是传说中的恶魔吧,能实现任何愿望的。”

恶魔并没有回答,它身后的书架开始了旋转,那上面的物件就像棋子一样跳起了舞。世界的法则并不是通用的,在以人族为主的Orukak,与恶魔的交谈是被禁止的,能够得到任何东西的诱惑巨大,但没有人知道在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只有一个东西让恶魔给予,那就是交换。
思考到这里,火神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说了出口。
“我要这家伙的羽毛。”

黑子因为火神说出的话语而感到震惊,和恶魔签订契约的代价是巨大的,可是中途破坏那契约的代价会更加严重, 他只得攥紧了拳头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对了,应该会有的,如果有那个的话!黑子的视线扫过整个空间,然后集中在恶魔的王座上。

恶魔的嘴角扬起诡异的弧度,整个脸,如果能把那称为脸的话,都扭曲成了莫名的形状。

——你的眼睛,他很漂亮。我最喜欢漂亮的东西。

火神忽然回想起了报纸上的内容,他确认一般地望向那层叠的架子,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这里会有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恶魔是狡猾的生物,契约的代价是夺取他想要的东西。

——可是,我不能直接拿走它。因为你要的东西有我讨厌的味道,那是和我们伟大的王对立的存在的味道。所以,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在接下来的游戏中胜利的话,我就给你想要的东西。要来赌一把吗。

令他们伟大的王所讨厌的味道,这么说,黑子的羽毛真的在这里。恶魔是不会说谎的,既然如此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好。”

恶魔的笑容加深,空气中凭空出现了一副纸片一样的东西,恶魔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然后放在一边,火神瞥见了小丑的图案,大致地猜到了接下来的走向。
要抽牌吗?抽出另一张鬼牌。如果说这是日常的进度的话,也许还会有思考的时间,可是现在是和恶魔的赌博,那么就没有必要思考那么多了。火神毫不犹豫地选中了一张牌,然后翻了过来。
红桃A.

恶魔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它的手化成了利刃,眼见着就要从火神的眼角划过,火神却一动不动,他在等待一个契机。
而契机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

有什么声音回响在空中,恶魔的神色一变动作僵住,火神抽出随身携带的剑横劈过去。恶魔随即狰狞着消失在空气之中,也许它到最后都没能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恶魔是很狡猾的,但是即使是这样在做出约定后也有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名字。当喊出它们的名字,恶魔会失去力量。恶魔的名字是身体的一部分,黑子刚刚发现的王座上的铭文,正是它的名字。火神放下剑回过头朝着黑子露出了一个笑容,后者却毫不客气地往他的腹部重击一拳。

“呜啊好疼?!黑子你做什么啊!”
“这是我的台词,火神君。太危险了,如果我没有发现他的名字你打算怎么办?”
“哈?那当然是打败他啦。我知道他没给我机会赢。那个扑克牌里面根本就只有一张鬼牌吧。恶魔是狡猾的生物。”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答应。”
“啊,怎么说呢。——…。好,你的羽毛也找到了,那么我们回去吧。说起来,现在有点黑,你要小心别摔倒了。”

剑士转身朝外走去,他伸手握住了魔法师的手。他话随着身后化成沙粒的虚拟架子一起散入风中,耳尖的魔法师听得一清二楚,怔怔地跟上了他的步伐。

那句“因为是你所以没问题的,我相信你”。

令人安心的温度传达了过来,黑子感觉脸上发烫,那个温度让他有些困惑,也许是因为力量刚刚恢复还没有习惯,他这么告诉自己,忽略了羽毛的温度是不会传到脸上的事实。

有什么东西正在萌芽。

评论(4)
热度(6)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