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火黑,云纲,缇亚。

【20171011火黑日】Fairytale in Orukak

Fairytale in Orukak

火黑only
文:针
四年,初心不变❤
赏金猎人火神x天使哲


#A story of Life#

1.
【剑士挥舞手中银剑斩断云之阶梯,占卜师将掉落的世界拾起,低声吟唱新的物语。】

——…..……。

——………..………。

    当火神大我睁开眼的时候,映入他眼帘的是天花板,晨曦透过窗帘被分割成光的碎片点缀在房间的各个角落,他花了一些时间从恍惚中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身处的房间是熟悉的卧室。

    又是那个梦。
    这已经是第七天了。

火神想不起梦的内容,他向来不太擅长去应付太过复杂的事情,只是直觉性地明白那是一个重要的,但不那么糟糕的梦。火神从床上起身,瞄了一眼果实时钟,很好,是时候出门了。他将衣服穿好,顺手拿上了厚厚的斗篷以及佩剑,然后推开了房门。

冷风如同刀片一样削过他的脖子,有着红黑相间头发的剑士拢了拢衣角从高高的台阶上跳下顺着坡道一路下行。此起彼伏的建筑物从他的眼际略过,这座城市早就和躲在云层后面的晨光一起开始了一天的呼吸,对于这一点火神并不讨厌。

现在是Orukak时间早上10点11分,这里是整个国家的核心,主要居住着人族,当然还有一些从其他地区移民过来的种族。火神大我是一个赏金猎人,平时奔走Orukak的各个区域。今天的任务开始之前火神要去城郊的港口和人见面。

因为天气寒冷大船需要做检修,港口显得有些空荡。火神拐过错综复杂的巷口到达了一间小小的书店前。他推开门,一股桃木的香气迎面而来,是令人安心的味道。
店内似乎空无一人,只有被放在前台的古旧钟摆在滴答作响。火神穿过狭窄的走廊进入内间,果不其然看见熟悉的人影躺在沙发上。火神抓起放在沙发边上的毯子丢了过去,有些气恼地开口。

“我说过很多次的吧!要睡觉的话把衣服穿好啊, Alex!”
“哈啊,这是对待师傅的态度吗?话说衣服好麻烦。所以说我不喜欢Orukak的这个规矩。”
“你现在不在Acirema,要是你这样直接出去可是会被逮捕的!”
火神有些无奈地说道,他挠了挠头把刚刚在路上买的面包放在了桌上。Alex是他的老师,前任赏金猎人。现在成为了一个占卜师,同时也有着召唤契约兽的能力。
“我把你说的东西都带来了,等你把早餐吃了我们就开始。”
“啊,大我你不吃吗?”
“我等会儿。Alex,牛奶在那边桌子上,光吃面包会很干吧?”
“谢谢。”

火神看着老师将果酱抹在面包片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他抓起桌上的汉堡一口咬下。对于赏金猎人来说,这样平和的日常是非常珍贵的。火神喜欢挑战不同的强者,但他也明白这份工作的危险性。Alex也曾经和火神说过让他找一个伙伴,可惜能够和火神结伴的赏金猎人少之又少。所以才会需要召唤兽。
两个人吃完早饭后Alex和火神一起进去了最里面的房间,在那里有Alex的水晶球和魔法阵。

“那么,大我,站到魔法阵的正中间去。这次要召唤的是火属性的精灵,会比较适合你的任务。”
“哦。”

火神这么答应着便站到了魔法阵旁边,Alex开始吟唱咒语,她的手上出现了银色的细丝,银丝围绕着地上的魔法阵形成了一层薄网。火神将自己用的最顺手的短剑握在手上,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Alex的指示将魔法的絮切断把召唤兽留在这个世界便好,一切都很顺利。

“大我,就是现在!”当最后一个音节吟诵完毕后,Alex对火神这么说道。火神举起剑劈了过去,那一瞬间他的耳边忽然响起了什么不同于召唤阵的声音。

——…………un.

又是,那个声音。

火神一个晃神,在他意识到的时候剑已经朝着另外一条魔法之絮偏开。火神暗道不好,但是手上的力度已经无法收回,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条银色的线断为两节,轰鸣随即响起,火神在炸裂开去的银色光芒里眯起了眼。
当他再度睁开眼时火神警惕地握紧了手上的剑,他不知道烟雾里面有什么,可在烟雾散尽看清那个“东西”后火神失去了言语。

——他有着水蓝色的头发,让火神想起琥珀湖旁边开放的铃兰。他没有尖尖的耳朵,怎么看都不像是精灵族。

我是召唤出了什么啊?火神望向Alex的方向试图询问解决方案,这时却听到了声音,如果能够把那个似乎直接传入脑海的音符理解成话语的话。

“找到你了,火神君。”

2.
【海盗驰骋于空无之所,低吼的雷鸣响彻世界,时空之锁化为羽翼】

黑子睁开眼,阳光照射在尘土上仿若一层薄雾,依稀可以辨别出房间的轮廓,不是在自己本来在的地方。

看样子是成功了,那么接下来,寻找有些红黑色头发的男性,背上的疼痛感在逐步加剧,要抓紧时间才行。黑子停下动作环视四周,直到他看见了自己要找的人,他连忙呼唤出声。

火神,那是他知道的名字。

对方显然对自己的出现非常吃惊,还是解释一下比较好。这么想着黑子抚摸了一下二号,二号外表来看是一只小狗但实际是他的灵兽,他将语言转化成了Orukak语。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黑子哲也。火神君,我需要你的帮助。请原谅我现在还不能具体解释,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火神的大脑因为这个出乎意料的请求嗡然作响,他平时的赏金任务很多,不太可能有充足的时间去帮助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更何况什么线索也没有。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火神思索着如何答复,身后却传来了Alex的声音。

“好。”
“?!喂,我说Alex…”
火神想要反驳,回过头却看到自家师傅的脸上有着十分郑重而认真的表情,她手上的水晶球闪闪发光。

——Alex是全Orukak最好的占卜师。每当Alex的水晶球亮的时候,那代表她看到了“预言”。如果这是Alex的占卜,那么难道要发生什么事吗?

“大我,没有时间了。”
“啧。”

火神咂嘴,抬头再次和眼前人四目相接,他的眼睛就如同宝石一样闪闪发光。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对方。总之先按照他和Alex说的去做就好了吧。

蓝色头发的少年要去的地方是位于城的另一侧的雷之谷,而这正好也是今天火神的任务所在地。这实在是太过巧合,火神不由的在心里嘀咕出声。这次的委托是带回时空锁,根据Alex的占卜时之锁应该在那附近。雷之谷没有人族居住,到达边缘地带的时候火神感觉到了微妙的不协调感。

…有哪里不太对。

雷之谷之所以被称为雷之谷是因为它每隔十分钟就会落下雷电,那些雷电会滋润地底的曦之矿石,那是加工各种魔法石的原料。进入这个区域已经超过10分钟却没有雷电的踪影,不光如此,本应寸草不生的大地居然有各色的花朵在绽放,对于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雷之谷已经有一阵子没有雷电落下了。居然有魔物能做到这一点吗,实在是不可思议。正在火神疑惑之际,他听见了空气中的震动声,在雷之谷的正中间似乎有谁在。

火神迈步走了过去,他看见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正在将小束的雷电放入瓶子,火神本想再观察一阵子,但在看到他宽大衣袖内露出的刺青时却心里一紧。

倒三角的标志在Orukak无人不晓。有一群人因为曾经的屠杀被关在了海的另一面,只有通过巨大的能量来破坏时间之锁的封印才有可能回到里的世界。那些人的身体某个部分都会留下刺青,他们偷取雷电的目的已经十分明显。不及细想火神便冲了过去,他试图抓过面前人的手上的操控装置,那个人却转身将其丢进了雷电之中。装置已然启动,雷之谷所有的雷电将会在数秒内释放出来,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无论怎么样要阻止才行!可是应该怎么办才好!就在这时有什么人冲到了火神前方,蓝色的发丝从火神眼前掠过,他因为接下来的场景屏住了呼吸。

——那小小的身影背后伸展出了什么东西,虽然缺少了一部分,但那毫无疑问是翅膀。

又是一阵刺眼的光,火神用手遮住眼睛片刻后缓缓睁开,预料中爆炸的雷鸣声并没有响起,光之粒子逐渐凝聚起来,变成了小小的碎片,那似乎是羽毛。火神看着它消失不见,本来被固定在地上的收集雷电用的容器也不见了,空气中响起了轰鸣声,雷电似乎回到了空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来不及了指的是这个事吗?

火神回过神来重新望向眼前的少年,他似乎松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对自己说出了口。

“谢谢你,火神君,赶上了。”

火神大我,Orukak的赏金猎人,在不知不觉中和天使的命运绑在了一起。

3.
【魔鬼的红黑转盘以欲望为骰信任为码,呼唤不能称呼之名,用心的温度照亮黑暗。】

那之后火神和黑子一起回到了居所,也从黑子口中听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黑子是天使,但是出生的时候翅膀就是不完整的,他的五片羽毛散落在了Orukak的各个角落,黑子需要把羽毛的碎片收集全。羽毛的收集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不能及时收集起的话黑子将会消失。神谕告诉了黑子第一片羽毛的所在地,还有名为火神大我的人的存在。神说火神大我会帮助黑子寻找羽毛,黑子利用守护灵的力量介入了召唤阵来到了人世,然后就遇到了火神。

虽然火神并不明白自己和黑子的羽毛寻找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是他被黑子救了一命,他想要帮助黑子。也许是因为Alex的占卜,火神觉得无法放下黑子不管,这个天使身上有什么东西让他觉得安心。

雷之谷事件过去3天之后。火神收到了委托。Orukak最近发生了很多起奇怪的事件,从女孩莫名丢失心爱的发箍到发现他们心爱的娃娃失去身体的某些部位,虽然这和黑子的羽毛不一定有必然联系,但也许能发现什么线索。这么想着火神和黑子又去拜访了Alex。
根据Alex的占卜,火神和黑子一起到达了一个山洞。Orukak四周环山,里世界是海,另一边和天空湖相接。这里是火神第一次来,从洞口传出的阴冷之气让火神打了个冷颤。

“火神君?”
“没事。我们进去吧。”

两人随后一起走进了洞穴,令人吃惊的是洞穴内并没有那么暗,似乎在洞窟的正中心有什么在发光的样子,好不容易来到山洞正中心,却是和之前预想到的完全不同的场景。

潘多拉的魔盒。

火神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这个词。
本应狭小的空间被分割成了无数块碎片,然后用类似于柱子一样的东西串联了起来。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每一个小格子的内部都有一个物品,破旧的帽子,闪闪发光的珠宝,甚至还有人的手指。这个仿佛巨大书架一样的折叠空间实在有些诡异,但从其摆放的准确性里能看出主人对这些东西的珍爱。

“好像没有人的样子。火神君你觉得这是什么?”黑子的话让火神回过神来,他的脑海中浮现出在赏金猎人中流传的某个故事,他并没有立刻回复黑子的话,只是走到了书架的正中间然后用Orukak语慎重地说了什么。

wish.许愿。

黑子静静地看着火神,直到仿佛无尽往上延伸的书架中心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二号在发出共鸣,那身影越来越清晰,黑子能够看到它尖尖的耳朵和獠牙,身为天使的直觉在不断地发出警告。

恶魔,那是危险而诱惑的象征。
烟雾散去仅仅数秒,恶魔露出了一个有些诡异的笑容,缓缓开口。
“欢迎来到糖果屋。”

这个发展简直就像是签订契约,黑子想要开口阻止火神,火神却抢在他之前回应了话语。
“我说,你就是传说中的恶魔吧,能实现任何愿望的。”

恶魔并没有回答,它身后的书架开始了旋转,那上面的物件就像棋子一样跳起了舞。世界的法则并不是通用的,在以人族为主的Orukak,与恶魔的交谈是被禁止的,能够得到任何东西的诱惑巨大,但没有人知道在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只有一个东西让恶魔给予,那就是交换。
思考到这里,火神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说了出口。
“我要这家伙的羽毛。”

黑子因为火神说出的话语而感到震惊,和恶魔签订契约的代价是巨大的,可是中途破坏那契约的代价会更加严重, 他只得攥紧了拳头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对了,应该会有的,如果有那个的话!黑子的视线扫过整个空间,然后集中在恶魔的王座上。

恶魔的嘴角扬起诡异的弧度,整个脸,如果能把那称为脸的话,都扭曲成了莫名的形状。

——你的眼睛,他很漂亮。我最喜欢漂亮的东西。

火神忽然回想起了报纸上的内容,他确认一般地望向那层叠的架子,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这里会有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恶魔是狡猾的生物,契约的代价是夺取他想要的东西。

——可是,我不能直接拿走它。因为你要的东西有我讨厌的味道,那是和我们伟大的王对立的存在的味道。所以,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在接下来的游戏中胜利的话,我就给你想要的东西。要来赌一把吗。

令他们伟大的王所讨厌的味道,这么说,黑子的羽毛真的在这里。恶魔是不会说谎的,既然如此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好。”

恶魔的笑容加深,空气中凭空出现了一副纸片一样的东西,恶魔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然后放在一边,火神瞥见了小丑的图案,大致地猜到了接下来的走向。
要抽牌吗?抽出另一张鬼牌。如果说这是日常的进度的话,也许还会有思考的时间,可是现在是和恶魔的赌博,那么就没有必要思考那么多了。火神毫不犹豫地选中了一张牌,然后翻了过来。
红桃A.

恶魔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它的手化成了利刃,眼见着就要从火神的眼角划过,火神却一动不动,他在等待一个契机。
而契机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

有什么声音回响在空中,恶魔的神色一变动作僵住,火神抽出随身携带的剑横劈过去。恶魔随即狰狞着消失在空气之中,也许它到最后都没能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恶魔是很狡猾的,但是即使是这样在做出约定后也有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名字。当喊出它们的名字,恶魔会失去力量。恶魔的名字是身体的一部分,黑子刚刚发现的王座上的铭文,正是它的名字。火神放下剑回过头朝着黑子露出了一个笑容,后者却毫不客气地往他的腹部重击一拳。

“呜啊好疼?!黑子你做什么啊!”
“这是我的台词,火神君。太危险了,如果我没有发现他的名字你打算怎么办?”
“哈?那当然是打败他啦。我知道他没给我机会赢。那个扑克牌里面根本就只有一张鬼牌吧。恶魔是狡猾的生物。”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答应。”
“啊,怎么说呢。——………啦。好,你的羽毛也找到了,那么我们回去吧。说起来,现在有点黑,你要小心别摔倒了。”

剑士转身朝外走去,他伸手握住了魔法师的手。他话随着身后化成沙粒的虚拟架子一起散入风中,耳尖的魔法师听得一清二楚,怔怔地跟上了他的步伐。

那句“因为是你所以没问题的,我相信你”。

令人安心的温度传达了过来,黑子感觉脸上发烫,那个温度让他有些困惑,也许是因为力量刚刚恢复还没有习惯,他这么告诉自己,忽略了羽毛的温度是不会传到脸上的事实。

有什么东西正在萌芽。

4.
【刺猬刺上开满鲜花,老鼠张嘴吞噬了猫,以虚假之名做真实之事】

随着羽毛的力量逐步恢复,黑子现在已经能够依稀感知到羽毛的所在地了,这本来应该是令人开心的事,但黑子却有了一个烦恼。他可以为神冷静地分析事情,也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去战斗,可是唯有内心的这种酸涩却温暖的感觉,他并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

也许现在能够给自己提意见的就是那个人了吧。黑子的脑海里浮现出Alex的身影,她不仅是顶尖的占卜师,也是一个有着很多经验的前辈。黑子决定去见见Alex.
Alex也许早就知道自己会来,黑子推开门的时候看见了占卜室的灯光。他记得火神君说过,Alex只有在占卜的时候才会用那个房间。他走了进去,果不其然看见了熟悉的身影和水晶球。

“你好。”
“黑子你来了。那么,我想想,应该是来问关于他的事?”
因为一语道中黑子不由地心里一跳,但是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黑子想问的是关于火神的事。自从上次的那句话和牵手之后,黑子的心情就一直在浮动着。搭档虽然比较随和,但黑子本身并不想这样。

“那个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
“诶?”
“我不能告诉你未来的事,但希望你不要迷惑,你会知道答案的。”

Alex似乎不准备点破,黑子于是谢过了她离开了港口,他思索Alex话语的含义,答案到底是指什么呢?可惜时间并没有给黑子思考空间。在他回市区的路上,黑子感觉到了空气里流动着的圣气,那毫无疑问是自己的羽毛的气息。

已经来不及再去寻找火神君了,总之先过去会比较好。黑子这么想着寻着气息来到了Orukak北边的森林里。他对道路一点也不熟悉,好在这片森林的地势并没有那么复杂。黑子在森林里缓慢移动,他需要确认羽毛的位置。

Orukak的自然保护的非常好,森林里有各种各样的小动物,黑子很喜欢人界的动物,和天界的天马相比它们有各种不同的形态,也有更加容易靠近的感觉。

很快黑子就找到了波动最强的地方,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寻找羽毛。羽毛可能会以任何方式出现,他不得不集中注意力让力量同调。森林里非常安静,树叶抖动的声音都变得异常清晰。有一只小小的生物正舒服地蜷缩在树下。黑子记得这个小动物的名字叫刺猬,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自己试图去抚摸,然后被火神阻止了,说是会疼。可是现在的这只小家伙身上原本是尖刺的地方却延伸出了无数的花藤,淡紫色的花朵毫不吝啬地绽放。黑子试探性地抚摸了熟睡的小刺猬,手心触摸到一片柔软。他随即有些疑惑地把视线移向不远处。在那里有一只褐色毛发的猫咪。它的面前窜过一只老鼠,老鼠张开了可怕的血盆大口将猫咪从头吞下。

黑子内心明白这一定是由于羽毛的能量造成的空间错位,要解开这个错位就必须要弄清楚这个错位空间的构成原则是什么。这对于完全不了解人界的黑子来说实在有些困难。

——要是,火神君也在就好了。

黑子被脑海里忽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他连忙摇头再次集中精神,如果不能用人界的准则来判断的话……对了,那么,只要用天界的标准来找就好了!
想到这里,黑子念起了咒文,这是大天使的前辈告诉他的投影之术,这个咒语能够在短暂的5秒内映照出在对应空间内的自己的样子,如果能够看到在这个空间的“黑子哲也”会做的事然后和真实的自己比较,就能够明白了吧,黑子这么想着。
银色的光芒散去,黑子看见了模糊的影子,那毫无疑问就是自己。影子晃动了一下,随即黑子又看到了另外一个身影。红黑色相见的发丝实不常见,黑子立刻就知道了那个人的身份。黑子思索着下一步的做法,却在下一秒愣在原地动弹不得。

……在接吻。

这个空间的黑子哲也,在和火神大我接吻。他看上去十分平静,可黑子从握紧的十指里分明看到了不一样的情绪。
在紧张,也很开心。自己会因为和火神君接吻而动摇吗?火神君是重要的伙伴,明明应该是这样的。

在伙伴一词浮现在黑子脑海的同时,整个森林开始了巨大的震动,空间出现了裂缝,裂缝的正中慢慢地浮现出了黑子的羽毛。涌出的光芒变成粒子随之消失,刺猬和猫咪都不复存在了。
黑子思考着羽毛出现的原因,如果说是因为自己想到火神君是伙伴它才解开的话,那么也许之前的空间断层的构成要件应该是“不可能发生的反向”。

……可是真的是反向吗。
黑子的内心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回答了这个问题,无法对这样的想法忽视不见,黑子只能抿紧了嘴唇。

5.
【人鱼用歌声做成指针,精灵用花朵做成祭坛,梦和现实重叠窃窃私语】

——……来。
——………kun。

火神知道他又在梦里了,最近梦变得越来越清晰。和原来的一片模糊相比,现在已经能依稀看见梦里的布置了。那个一直在耳边萦绕的声音似乎在对自己说什么,可惜的是每次他转过头试图寻找那个人时,他就会醒来。

虽然火神并不喜欢拖泥带水,可有的事情还是要等待。梦变得清楚和黑子的羽毛有关,那么帮黑子把羽毛收集齐就会水落石出了吧。火神这么想着,伸了个懒腰从床上起身,他走到厨房取出两份酱果制作点心,做好后他朝着另一侧的房间喊出熟悉的名字,却没有人回应,他这才想起黑子不在。
这么说起来,最近黑子的样子有点奇怪。虽然黑子不喜欢粘人,可是日常的赏金任务本来都会一起去做。最近黑子一个人行动的时间大大增多,火神忍不住思考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让黑子决定逃开。

……不太习惯。

火神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把点心咽下。他将多余那份点心放进黑子用魔法做出来的冷冻箱里,然后打开手上的便携连接器浏览着邮件。除了上门拜访还有从Alex那里获得委托,赏金任务也会以邮件的形式出现,火神的注意力被一个邮件吸引了。

在Teksab海域频繁出现船只事故,奇怪地是船上的船员们都毫发无损地回到了陆地上,而自动运行的船却消失不见,有人目睹船消失的地方点缀着无数的花朵,就如同星星一般。

火神总觉得这里面应该隐藏着什么关键,那么就等黑子回来一起去调查吧。这么想着他给黑子发出了联系,立刻就收到对方赞同的回应。火神松了一口气,他因为许久不见的共同任务而紧张了起来,也许这里面还藏着一份安心。

黑子和火神来到Teksab海域的时候,火神的友人已经在海边等待了。黑子看见火神走过去很亲切的和对方打招呼。那是一个看上去很温和的人,火神称呼他为辰也,似乎是Alex的徒弟,火神的师兄。还是称呼他为冰室君好了,黑子这么想着,礼貌地点头示意。这艘船是Alex小姐拜托冰室君租过来的,作为赏金猎人,火神君和冰室君有很多的线索链,对于这一点黑子十分敬佩。

三人把帆调整好后就出海了。今天的天气很好浪并不大,火神走向甲板,他看见了在船尾的黑子。黑子出神地望着远处似乎在想些什么,一望无际的大海就像蓝色的绸缎异常美丽,可是火神觉得黑子水蓝色的,仿佛要融进海里的头发,更加好看。

我在想什么啊!!火神懊恼地用手拍了拍桅杆,也许是声音太大惊动了黑子,他回过头和自己打招呼。简直就像偷窥被发现了,火神有点心虚,为了掩盖尴尬,他走了过去,和黑子一起坐了下来。

“我说啊,黑子。”
“怎么了,火神君?”
一旦要开口真的问火神反而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于是他问出了在现在的场景下最合适的问题。
“你在看什么呢?”
“我在看海,火神君。”
“海?”
“嗯。在我们的世界,有一个说法是海的底部和天空是相接的,我在想,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沉入深海是不是就能回到那边。”黑子的脸上露出了有些怀念的表情,火神分明从那里看出了想念。

就在火神还在思索着下一步的对话时,海面忽然变得有些诡异。冰室从驾驶室内走出,有些严肃地把手上发光的宝石展现给火神看。冰室是Alex的第一个徒弟,他继承了Alex一部分的占卜能力,而镶嵌在他手背的宝石就像是Alex的水晶球,能够预知到想知道事情的所在之地。既然宝石亮了,那么代表他们已经到达了船只失踪的区域了,火神和黑子离开了船尾,那里离海太近太过危险,他们并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黑子三人听到了声音。那声音实在是非常特别,一瞬间火神和黑子有些晃神。冰室似乎察觉到了火神和黑子的异样,他飞快地念了咒语,火神和黑子随后清醒了过来。本来平静的海在咒语的作用下开始暴躁了起来,船在汹涌的海浪中吱呀作响。
“别躲了,那对我没用的。很不巧的是我有一半鲛龙的血统,这也是为什么这次Alex让我来帮助大我他们。”

当冰室说出鲛龙一词时,海面又一次恢复了平静,这个区域的海水从中间分开,从海水里走出了一个身影。她金色的长发一路延展到脚,应该说是尾更为合适,身体上细微的鳞片在阳光反射下闪着光。
…人鱼?火神这么想,也许是不小心说出口了,黑子在一旁纠正了自己,那可不是那么温柔的生物。

Siren,传说中用歌声魅惑水手们的海妖,原来是真实存在的。那么刚刚听到的声音……
“不,Siren不会让水手们回到岸上,而且那些花朵也没法解释。你到底是谁。”
冰室冷静的分析了情况,他等待着一个合理的解释,眼前的生物既然会出现,那代表着会有交谈的可能。她的身后出现了无数的光点,光点慢慢凝聚成小小的影子,它们的小小翅膀和额角的纹样让火神三人明白了身份。那是一群精灵。

“海之魔法师啊,魔法师。我们是花之精灵。如您所言,Siren是借助了我们的契约才改变了他的属性的。”
“为什么要做这件事?”
“魔法师,魔法师。因为女王的献祭,我们需要能够飞向天空的工具。”

…飞向天空?
火神忽然想起黑子刚刚和自己说的话,原来这是真实存在的,海底和天空是相连的,而精灵们需要“花船”才能去到天际,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借助Siren的力量吸引航行者们,然后把船送入海底的原因。

“可是这样对船员们来说伤害太大了。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魔法师,魔法师。人类的伤害不在精灵的控制范围内,女王的祭典迫在眉睫,请不要阻碍我们,立刻离开。”

冰室看着眼前飞舞的精灵周身气息散发出了警告的意味暗道不妙,正在他思索回应的办法时,站在身边的黑子却开口说话了。

“总之,只要能够把你们送去天界就可以了对吗?如果海底真的有和天际相接的入口的话,我想我可以做到。”
精灵的视线落到黑子身上,它将小小的手交叠于身前摆出一个敬礼的姿势,然后对黑子弯下了腰。

“天界的使者。如果能借用你的力量,那么我们将把之前的船只全部退回。可是你的力量还不完全,我们不能保证你能安全地回到这边。”
“我知道。”

在听到黑子平静的回复之后,冷静不下来的人成了火神和冰室。虽然明白黑子身为天使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可是人界和天界的夹层是个未知的领域,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等,黑…”
“火神君,我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我会回来的。”

阻止的话语被强行打断,火神和黑子四目相接,他看到了黑子眼里的决心,在相处过程中被淡化的某个事实再一次清晰地浮现了出来。

黑子是天使。他的家人们,或者说同伴们,并不在Orukak。黑子总有一天会离开这里,回到他应该去的地方。想到这里,火神忽然觉得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戳了一般,黑子能回去他的世界,而自己梦的迷题也可以被解开,自己应该开心才是。

…可是,是为什么呢。
不想要黑子离开,仅仅只是想起黑子可能回不来就有种复杂的情绪。

黑子注意到了火神的表情,他有些犹豫要不要说些什么,可是现在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想法也许还是什么都不说比较好,这么想着,他只好把目光投向冰室,对方回给他一个复杂的眼神,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这样的话就没有问题了,黑子闭上了眼将羽毛展开,柔和的光芒覆盖一切,他将精神专注于寻找空间接口上,那抹红黑色一闪而过逐渐淡去。

找到接口的过程比黑子想象中的还要简单,精灵们安静地环绕在他的身边,简直就像是在引导他一样。黑子感觉不到力量的波动,倒不如说从刚刚开始就有一股熟悉的气息。黑子用羽毛挡住乱流保护着精灵们来到了一块珊瑚礁附近,他很清楚这是天界石。黑子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力量也差不多要用尽了,如果不快一点自己将无法再回到人界,黑子伸手触摸珊瑚石边缘,石块却忽然消失变成了羽毛。

那是他的羽毛。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收集到了4片羽毛。可是为什么,这种熟悉的感觉…

还来不及反应,黑子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他感受到自己被什么东西包裹住完全无法动弹,不久前还站在他身边的花之精灵静静地凝视着他,黑子记得那个眼神,他听到他说了什么吃惊地瞪大了双眼,却终是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透明色彩逐渐散去,海底只留下一串泡沫寂寞地浮动。花之精灵小小的身影逐渐变大,它的身后延展出了漂亮的弧度,金色的羽毛一点也没有被打湿。

6.
【独角兽用血液写下誓约,神将叹息编成命运,故事的终章悄然开启】

火神注视着黑子的身影消失在光芒之中不由地握紧了拳头。他相信黑子说的话一定会做到,让他感到不甘心的是什么都不能做的自己。冰室安抚般地拍了拍火神的肩膀,他也十分担心黑子,可是现在还有必须要处理的事,精灵们不在,现在Siren和精灵们的契约快要解除了,他们的船只有危险,应该尽快地离开这里去安全地带等待黑子的回来。这么想着,冰室转身走向控制室,却因为身后的话语声停下了脚步。

那不是火神的声音。

他说,时间到了。天使将会回归虚无。

冰室的心咯噔一下,他并不想往坏的方面思考,可是在Siren和精灵契约还没有完全断开的现今,他的话语就代表着精灵所在地方的现状,难道说黑子…

意识到这一点的当然不只有冰室一个人。火神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佩剑从刀鞘里划出,火神飞速地冲到了海妖的面前将剑架在它的脖子上。海妖并没有动摇,只是静静地看着火神,然后火神再一次听到了声音,那是仿佛直接传入脑海的音波。

——你,想救他吗。赏金猎人。

火神迅速抬头,海妖绿色的眼睛仿佛泪珠做成的宝石,火神毫不犹豫地点了头。
前所未有的强烈心情就如同暴风一样席卷了火神的大脑,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定义从很久前就有的复杂情绪,但是只有一点是他可以确认的。

想见黑子。想救他。

海妖的金发仿佛感知到了火神的心情,它们就如同触手一般将火神围住,火神从海妖的眼里看到了契约之印。他只觉得全身一阵滚烫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一切都发生地太快,冰室甚至来不及拽住火神,他有些愤怒地望向海妖的方向,手心的宝石却在这个时候亮了起来。Siren原本碧绿的眼睛变成了紫色,他原本是鱼尾一样的地方长出了腿,他的额角出现了尖尖的角。冰室对这个相貌太过熟悉,以前在Alex的魔法书上曾经看到过,那并不是海妖,而是生活在天界的特殊生物——独角兽。

即使敏锐如同冰室也不能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独角兽也许明白了冰室的困惑,它默默地把光束集中于额前,冰室在看到光团里映出的影像时睁大了眼。

怎么会是这样。
大我………黑子………

命运的转轮早已经开始运转,谁也无法阻止。

7.
【隐形墨水写下羽毛的窃窃私语,海底的钟声将事实揭露,比起约定更加深刻的是无法完成的心意】

火神睁开眼的时候觉得头有些钝痛,他揉了揉后脑勺思索了起来。这里是?我应该是要过来帮助黑子的…对了!黑子!
火神赶忙起身环视四周,这里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虽然从布置来说怎么也不像海底,但火神感觉到了黑子的气息。
黑子就在这里。

周围笼罩着一层薄雾什么也看不见,火神试探性地伸手抚摸,手上感觉到了冰凉的触感。随着碰触他听到了一声轻响,就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火神还在犹豫下一步的行动时,耳际传过了似曾相识的声音——花之精灵的声音。

“欢迎,赏金猎人。不,也许现在应该称呼你为火神大我。”
火神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却注意到在那里的身影并不是精灵。火神看到了和黑子类似的翅膀,不同的是那翅膀的颜色是金色的,而且有六对。

…——金色的六翼。大天使。
也许是察觉到了火神的视线,天使从空中飞下停留在火神面前,他异色的双眸实在是很有压迫感,火神几乎动弹不得。

“我是大天使赤司征十郎。奉神的命令将你和哲也接到这里。”
“接到这里?这么说黑子果然在这里。他没事吧?”
“我用隐形墨水将哲也的身形暂时隐藏起来了,天界的灵气会加速羽毛的反应,不过也只是权宜之计。如果不快点把最后一片羽毛收集到的话,哲也会消失。”

虽然说火神并不知道所谓的神让他到这里来的目的,但不断涌起的焦躁情绪因为眼前人的话语达到了顶点,如果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那么自己更应该快些去寻找羽毛才是。以往都是靠着直觉发现的羽毛,可是今天火神完全无法冷静下来。

“不用去找了,最后的羽毛就在这里。” 大天使的手指指向的方向,除了自己以外别无他人。
原来最后的羽毛在自己身上吗。那样就会好办很多了。
“我要怎么样才能把羽毛还给黑子。”
“这个问题我想你应该直接问哲也。”

赤司这么回应动了动翅膀,他的身后出现了一块巨大的镜子,镜子表面有一层水滴状的薄膜,它的颜色是和大天使头发一样的红色。这就是所谓的隐形墨水吗…镜子应声碎裂墨水逐步消失,火神看到了黑子,他的羽毛已经完全伸展开来,就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那么醒来吧。哲也。你知道的,最后做决定的人是你。”

黑子在赤司的呼唤中醒来,他的身体现在处于比较糟糕的状态,最后一片羽毛熟悉的温度在呼唤着他,他急切地需要那片羽毛。

黑子睁开眼,一抹红黑色映入眼帘。黑子猛然清醒,这里是天界与人界的交叉口,火神君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天界的灵气有撕裂灵魂的危险。

“火神君,你…”
“哲也,你应该知道的。他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赤司君,我…”

黑子回忆起在失去意识前赤司所说的话语,一切都联系在一起了,也许早就有所预感,所以并不那么吃惊。也许这就是神的启示吧。黑子这么想着,他走向了火神的方向。

“黑子,你的最后一片羽毛在我这里。”
“我知道,火神君。”
“我说,要也么样才能把羽毛给你?时间不是很紧迫吗!”
“火神君,请听我说。”

黑子的表情实在是太过认真,火神变得有些紧张。他很想说等你的羽毛问题解决之后我再听你说多久都可以,可是话语却如鲠在喉,最终化成了无意义的吐息。

“火神君。我之前没有和你说,天使的羽毛是有意义的。每一片羽毛代表一种感情,和有象征意义的事物相对。”
“雷电的怀疑,恶魔的贪婪,平行世界的依赖,独角兽的责任。……而最后的羽毛。”

火神正思索着黑子告诉自己这些事的缘由,黑子接下来的话语却彻底地打乱了他的节奏。

“最后的羽毛,是对倾心之人的爱意。"
""收集羽毛的办法,是取出那个人的心脏。”

也许现在火神的内心就如同Orukak的烟火祭,嘭的一声炸裂开去。他看到了很多很多的黑子。喝着浆果奶昔一脸满足的黑子,战斗中一脸认真的黑子,露出怀念神色的黑子,他见过各种各样的黑子,却唯独没有想象过现在的样子。不,是真的没有想象过吗?那么现在涌动在心口的这份感情又该如何命名?

倾心之人。到底是黑子对自己倾心,还是自己喜欢上了黑子。

这不是,显而易见了吗。

火神再次抬头和黑子四目相接,他要好好传达才行,如果不说出口的话是不会有改变的。他是这么想的。

就在他付诸实践之前,黑子却先一步有了行动。水蓝色的身影掠过眼前,火神感觉到有什么温暖的东西贴上了嘴唇,随后眩晕感再次袭来。有什么,有什么东西正在流失。火神努力睁眼,黑子和赤司在说什么,他们的嘴唇一张一合,看上去像被放大了无数倍,可是火神还是辨别出了对话的内容。

“这样真的好吗,哲也。消去他的记忆。”
“嗯。对不起,赤司君。”
“不,没事。大家都在等你回去。凉太和大辉会很生气。”
“我会回去的。请赤司君帮我转告黄濑君到时候不要从转生门旁扑过来。”
“如果这是你的决定。”

……他们在说什么?
转生门什么的,消去记忆什么的,黑子…黑子你…

意识逐渐远去,与此同时耳边的另一个声音却越发清楚了起来,如同钟声一样,一下,一下。

——………神君。
——…………请醒一醒。

火神用手紧紧抓住支撑的石壁,他试图维持清醒,不能睡,还不能睡!

黑子…………

火神的意识终是坠入黑暗。

8.
【和过去相遇,于现在相恋,在未来相守】

———…子!

——…黑子!!

火神猛地睁眼,视野还有些模糊,他额角渗出的冷汗将衣物黏在一起十分不舒服,涌起的眩晕感让他想吐,但现在火神并不在意那些。他将手朝前伸去,狠狠地抓住了什么东西。火神知道他必须要抓住才行。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放手。指尖感觉到了衣服的柔软触感,熟悉的声音里似乎带着一丝疑惑。

“火神君?”

视野变得完全清晰,火神看到了书柜和床,被自己拽住衣角的人脸上露出担心的神色,他水蓝色的头发泛着柔光。这个布置有些眼熟,火神随即反应过来,这是他总是在梦中看见的场景。这么说现在是,在梦里吗?

“火神君,你没事吧?你一直都没有醒过来。”
“什么我没事…倒是黑子你,没事吗?没有羽毛的话…”
“羽毛?火神君是在说那个吗?”
火神顺着黑子的视线望了过去,一本厚厚的书保持着翻开的样子躺在地上。火神瞥见内页,漂亮的印刷体字母整齐排列,组合成一个让他无比熟悉的名字。

——Orukak.

记忆逐一闪现,对了,因为同队的Stephen说女儿要演话剧然后拜托了自己找合适的剧本,正好Alex推荐了这本书就决定看了,然后,然后自己似乎是睡着了,那么,“梦中”那个声音是黑子的声音…?

安心的感觉席卷而来,火神松开握住黑子衣角的手然后改变姿势抓住了黑子的手,那毫无虚假的温度令人安心。

“火神君?”
“没事,只是做了个梦。稍微这样保持一会。”
“好。”

阳光很舒服,黑子眯着眼,他有点犯困了,也难怪火神君会做梦。火神君有一下没一下的询问着问题,黑子也认真地回答了。

“我说啊,黑子。”
“什么事,火神君?”
“你有看过吗。这本书。”
“啊,是很有名的故事,不过我没有看到结局。天使没有选择收集最后的羽毛,赏金猎人也失去了记忆,果然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吗。”
“不。”

无论选择什么方式,无论要等待多久,猎人和天使一定会再次相遇。
火神这么相信着。

搁置于地上的书本内页飘过一片羽毛,然后消失在了空气中。火神握紧了黑子的手,正如同他在以前以及以后的每一天都会做的那样。

评论(2)
热度(21)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