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火黑,云纲,缇亚。

Sound of silence【火黑】

好久没写文了。但愿这篇文抓出来的他们还在。这次是作为征文发的,主题是【你不在至少我会发现】,最后会说明题目的w 设定算是原著向。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感觉【咦】 总之随意拍打吧!

Sound of silence
#火黑# #原著向#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呐。你能听到么。
那名为沉默的音色。
我。就在这里。】

1.【墨色浸染】
虽然并非所愿,可是这样下去似乎会有点麻烦。

一边叹了口气,黑子哲也一边环视了一下四周。

周围近乎是一片黑暗,只有小小的窗口透出微弱的光。空气中满溢着淡淡地尘土的味道,堆放整齐的运动器材拉长出形状不规则的影,倒是透出一份诡谲和寂寞的感觉来。
这里。是放运动器材的仓库。 当然。门被从外面锁上了。

要说为什么黑子哲也为什么会一个人被锁在这里。那又是一个有点漫长的故事了。

2.【理所当然】
黑子哲也和往常一样准点起床,满足地吃下了作为早餐的水煮蛋,正准备和往常一样和母亲道别出发去学校时,意识到了嗓子不太舒服。

大概只是稍微有些感冒了吧。虽然母亲担心地询问他要不要请假,黑子并没有很在意,示意母亲不用担心,然后就出门了。

明明还是早晨却已经开始温热的风,贴在皮肤上有种黏腻的感觉。黑子哲也踏进电车,习惯性地站在门的一侧,透过门玻璃看出去,飞驰而过的建筑物和延伸开去的铁道的弧度,还有被电线划成一片一片的天空,仿佛还能听见风嗖地吹过耳边一样,那感觉就像是在比赛中飞速奔跑一般,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那人跳跃的身姿来,没来由地愣了一下。

列车在这个时候忽然停住了,站在黑子附近的一个女孩子没有抓稳,有些唐突地撞到了黑子。
【啊,对,对不起!】 女孩一脸慌张地和黑子道歉,黑子想要对她说没关系,出口的声音确沙哑地让自己都吓一跳。

成功地安慰了有点惊到的女生之后,列车又再次开始运转了。列车的哐当声依旧像是水波一样不断推开去,黑子微微抬起手遮住变得略发刺眼的日光,又一次感受到了喉咙的疼痛。


不知道为什么。
忽然有些怀念起了传球的触感。
还有你把球灌进篮筐,然后回头朝我笑着的样子。
到底是为什么呢。似乎在想到和篮球相关的事情的时候。你总是会浮现出来。

我喜欢有篮球的日常。
那是有你在的日常。

3.【差异】
因为今天是他值日,所以黑子比平时到得还要略早。

教室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几个同学,皮肤在教室空调的冷气下迅速冷了下来,之前留下的黏腻感不复存在。阳光毫不吝啬地洒在教室的每个角落,空气中有股淡淡的粉笔味。

完成值日任务之后教室里的人也已经多了不少,黑子回到座位,拿出一本书默默地看了起来。

安静的早上。和平常一样被书的香味充斥着。看着自己喜欢的书是一件让人满足的事情,一切都一如往常。

除了到上课铃声响起后,也没有人拍着自己的头对自己说【哟,早安】。

或许是睡过头了吧?如果是那个人的话,熬夜看球赛什么的似乎也是有可能的。这么想着的黑子取出下一堂课的书。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心中那一闪而过的什么感觉。

感冒似乎变得更加严重了。嗓子又干又涩。即使说话也只能发出小小的声音,虽然对黑子来说存在感本来就已经够弱了,可是一旦不能说话之后就更加严重了。于是当坐在那个人前面的女生将作业本和练习试卷往后传的时候,就那么几乎是毫无疑问般地没有注意到黑子,然后那一沓纸就静静地落在了那个人空荡荡的桌子上。

如果是平时的话。那个人会装作不耐烦却暗自细心地将放错顺序的卷子顺序理好然后递给自己。朝自己伸过来的骨干分明的手,是在比赛中一次又一次接下自己传球的手。

喉咙的不舒服感似乎顺着神经一直传达到了心脏。一跳一跳地。刺痛着。

时间依旧不紧不慢地流逝着。

空调的嗡嗡声和早晨电车的轰鸣声似乎有些重合了。

夏日已经来到。

4.【意识】
结果直到第二节课下课。那个人也没有来。

黑子觉得头有点昏沉沉的。于是揉了揉太阳穴附近。身边的白色窗帘被风微微吹起,让前方的教室仿佛被割成电影胶片似的,当然也包括那张空荡荡的书桌。

下一节是英语课。这时班主任走进来,似乎要传达什么内容似的。
【……今天的课程取消。你们英语老师出去和近期要来学校的外教见面去了,改成自习。啊,对了。还有记录今天出勤率的班委。火神大我同学今天和老师一起出去了,不用记他缺勤。】

有点像在水底被日光刺到睁开眼的感觉,一瞬间的电流。

是那个人的名字。

啊。原来是这样。火神君。今天不会来学校了呢。

自习如期开始。

埋头学习的人。在窃窃私语的人。还有玩着手机的人。每个人都专注于自己的事情。

却唯独没有那个趴在桌上睡得东倒西歪一脸满足的人。

睡得迷迷糊糊地然后大吼一声我要赢奇迹的世代被老师大骂一顿的场景,还有自己一脸冷静地毒舌然后他挠着头微微红脸和自己拌嘴的场景。

都不会出现。

你不在这里。

那么有谁。会像平时一样。第一个注意到。我在这里呢。

5.. 【沉】
终于到了放学的时间。黑子收拾好书包之后决定早些完成值日的任务,好回去早些休息。

在因为薄弱的存在感成功地把和自己一起值日的女生吓到之后,黑子和她一起开始了扫除。教室的整理,清理垃圾,最后的步骤就是整理体育仓库。黑子和女生一起分工行动,终于在差不多日落的时候讲体育仓库整理完毕了。

【呼,那么黑子君,我去问老师要钥匙来锁门了。今天你也辛苦了,感觉你今天一天都很累呢。你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这么说着的女生留下黑子一个人坐在垫子上,然后出去了。

门外是空荡荡的操场后面。夕阳把夏天碧绿的草坪燃成一片金橙。倒是透出一些温暖的感觉来。

黑子有些发愣地看着教学楼的剪影,觉得头越发昏沉起来。

原来自己看上去很累么。今天。 说起来,午饭似乎也没怎么吃。

如果火神君在的话,应该会皱着眉头说你要多吃才能好好锻炼肌肉吧。一想到那个人嚼着汉堡嘟嘟囔囔的样子,黑子又有点想笑了,笑起来那种似乎松了口气一样的感觉,让黑子觉得视野慢慢变得模糊。

就好像沉入了深深。深深的海底。 被水包围的感觉。温软而寂静。连喉咙的疼痛都慢慢远去。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上次和那个人一起值日整理体育仓库的时候自己捉弄他和他讲鬼故事然后忽然说二号在他身后那人被吓得弹起来的样子。然后他有点抓狂一般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一边咬牙切齿地喊着自己的名字一边笑的一脸无奈。

【…..子君…..黑子君?….你还在么?….奇怪,是不是已经回去了?】

似乎听到了什么。又似乎没有什么。

电车的声音。空调的声音。还有自习教室的细碎声音都慢慢远去了。

只有你呼喊我名字的声音。
逐渐沉溺。

6.【被吞噬的影】
黑子哲也做了个梦。

大脑仿佛被分成了两半。一半冷静地告诉自己这是在体育仓库,另一半却如同踏进了泥沼一般钝痛不止。

他听到比赛结束的哨音。他听到周围欢呼的声音。
他看到比分牌上可笑的分叉。他看到教会自己篮球的重量的人的泪水。

他第一次感受到胜利是这么让人痛苦的存在。他第一次知道了失去约定和羁绊的绝望。

那是纯粹的黑暗。对曾经喜欢到无以复加的事物厌恶到想要放手的疼痛感。

当青峰君对说出再也无法接到自己的传球的时候。
当赤司君说出胜利就是一切的时候。
当自己连对不起都说不出口的时候。
当一切都回不去了的时候。


黑子哲也知道在那一天自己失去了什么。
那是他曾经珍惜到无以复加的事物。可是连同那些落下的泪水一般,碎裂坠落,最后融入空气。


到底是他们丢弃了自己。还是自己丢弃了自己呢。

影子的存在。若是被暗色吞噬。那么连时光都不会留下痕迹。

7.【恋心】
当黑子终于睁开眼。他控制不住似的大声咳嗽了起来。

周围浓重的夜色让他又一次想起了刚刚的梦境,呼吸一瞬间变得困难了起来。他并没有陷在过去里无法自拔,只是刚刚真实的感觉和周围相似的黑暗环境让他一瞬间觉得有些不安而已。

黑子哲也并不害怕黑暗。倒不如说,作为将misdirection进一步升华的必备条件,黑子将那作为【个人构成的一部分】而予以了接受。


在球场中的行动,会受到感情的影响,哪怕是那一小点微妙的情绪波动,也会让对球的反应做出改变。

无论是得分的喜悦,发现队友在可以传球的位置的安心,亦或是被强敌死防的焦虑,和对失败的恐惧。


说到底了人只是普通的生物罢了。感情使人变得强大,亦使人变得软弱。

如果害怕接受这些,自己又怎么能够对自己喜欢的篮球堂堂正正地说出已经拼尽全力了呢。

想要变得坚强。想要证明自己。 想要找到那天自己丢失的碎片。

所以自己才来到了诚凛。在这里有可靠的前辈。打了很多很有意义的比赛。每天都很开心很充实。
在这里有他。 自己的光。


他食量很大,爱吃汉堡。塞得一嘴满满地就像松鼠似的。
他有使用奇怪的敬语的习惯。
他害怕小狗到无可救药。
他信任着自己。


说着【那家伙不是那么软弱。所以在那之前我也要变得更强才行】的他。
想要继续保持你心中的那个最真实的自己。然后像你信任我一般,也给予你。我所拥有的事物。

不是要互相依赖不是要互相索求。我只想和你分担悲伤和快乐。然后并肩前行。

8.【不语】
在不知不觉中平复下去的不安,取而代之的是涌动出来的。想要见面的心情。

在黑子哲也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火神君的电话号码。

当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黑子听到了对面传来的熟悉的声音。

【喂?黑子?】

是火神君的声音。

想要说什么,却发现完全无法发出声音。气流通过喉咙,却连沙哑的嘶嘶声都无法涌出。然后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却传出了宣告电池耗尽的提示音。

黑子只能无言地放下电话,转而通过印象望向门的方向。

火神君。我想见你。

——想见你。

——想见你。

——我。想见你。

想传达给你。感谢你给予我的光。
想传达给你。感谢你的有些笨拙的温柔。
想传达给你。感谢你在我低落的时候毫不犹豫的信任。


呐。火神君。
若是言语无法表达的话。我应该用什么样的办法。
来告诉你这份心意呢。

9.【心拍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当黑子昏昏沉沉即将睡着的时候,他听到了门外的响动声。

啪嗒啪嗒跑动的声音,和咔嚓咔嚓扭动锁的声音。

当黑子通过夜的凉气知道门被打开的时候,他听到了自己想也没有想过的,焦急的呼喊声。

【黑子!!】

那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火神君的声音。

【黑子!!太好了!!你平安无事!】

当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隔着衣服传来的,心跳的鼓动声。到底。是属于谁的呢。

——为什么,火神君会知道我在这里呢。明明什么都没有说。
浮现出脑海的满是这样的念头,黑子哲也抬头看向火神大我的眼睛。

【….你的电话断了之后,怎么打也打不通。我想起今天是你值日,就问了下老师和你一起值日的女生的电话。她说你应该已经回去了。不过我又没有你家的电话。本来想直接去你家问问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你还在这里。】


你。找到了我。


无论我在什么样的黑暗中。
你一如既往的大咧咧的勇敢冲破一切。然后找到我。


因为我们说好了要一起走下去。
而你不会违背约定。


影子和光。就像是融成一体的心拍数一般。
无论时间荒海快慢缓急。依旧陪在彼此身边。


【呐。你能听见么。
沉默里满溢的缱绻。
你。就在这里。】
-----------------------fin


后记
这篇的灵感其实是自己前几天感冒失声的时候一个人在实习的办公室看着夜景的时候的感觉。对于自己不熟悉和无法传达的事物所涌现出的不安,还有忽然瞬间变得有些陌生的世界,如果这样的时候,能有一个能够懂我的人,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呢。
这么想着,就码出了这样的火黑。

稍微点下题。这次的题目是【你不在至少我会发现】。其实大概能够看出来有双重含义。这篇文字本来还有一个对应的火神视角的单独文的,有可能作为番外放出吧。W 这里的【你不在至少我会发现】一是意识到火神不在的黑子(当然火神存在感很强烈),这里的只有我会发现的意思更多是指对自己的心态和生活习惯造成的影响。第二条线路的【你不在至少我会发现】是指火神发现失声之后存在感变得更加薄弱的黑子的事情。

至于标题【sound of silence】,是指黑子不能说话的时候,火神依旧能够“听到”他的声音的意思。

火黑在我心中的样子。就是这样温柔而深刻。他们的羁绊不是依赖不是索求,而是并肩前行。

总之。若是能够让你们看的稍微有些感动或者更喜欢火黑了。那么我就非常开心了。
——吊针

评论
热度(16)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