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胜出,轰出。
火黑,云纲,缇亚。

【火黑】有关执念。有关流年

这篇是逆转流年的结局吧。
过了那么久我很庆幸我还爱着你们。也很高兴我身边有和我一起爱你们的重要基友。赤赤的文字和我的文字,爱福的文字和千太太的文字,所有的文字都是关于你们的,这样,真好。
愿我笔下的你们永远如初。温暖而坚强。平淡而深刻。
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逆转流年 end#
#有你就好#

火神做完菜后来到客厅,他探出头去听到客厅电视传出NBA比赛的声音,然后轻车熟路般地来到沙发附近,把香草奶昔和汉堡放在桌上,从后面把沙发上的人圈进了怀里。那人也不说话,反倒缩了缩身子,任由自己抱着。

唔。好暖和。

电视里的比赛已经结束了,镜头转到记者采访球员。这时记者询问球员最崇拜的选手是谁的时候,那个年轻的选手兴奋地说到是来自日本的火神大我。

然后镜头中的两人持续对话,他们很惋惜地讨论着这位天才选手忽然决定隐退回到母国,然后现在似乎也没有加入哪个球队了的样子。NBA结束后电视台转到了美食节目,对于早晨来说可是刺激食欲的好办法。

啊。饿了。

火神伸手将桌上的汉堡塞入口里,另一只手抚上了怀里人的头发。刚睡醒没多久还翘得乱七八糟的头发,火神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这么多年了,一点也没变。

“..火神君果然还是很厉害呢。成为了许多新生球员的偶像。”
“啊?还好啦。大概是因为日籍的球员很少见吧。NBA强手如云,每次都会让人觉得兴奋不已,也有待提升啥的。”
一边回应着怀里人的话语,火神一边继续努力和乱翘的头发奋斗。

“...不。火神君一直都是很厉害的。是大家的王牌,也是我的光。”
怀里的人稍微缩了缩,让自己和他贴的更近,他的话语透过衣服,让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挠着一样,暖暖的,痒痒的。

过了多少年都是这么直白。而这些话语也永远都让自己没辙。

“....忽然说什么啊你这家伙。”
火神伸手稍微有些用力地压了压那乱糟糟的头发,然后从那人手上“抢过”已经有点融化的奶昔,用自己忽然热起来的手握住了他冻地有些红的手。

“......火神君很喜欢篮球呢。日本这边没有NBA那样随时都可以全力拼抢的环境是有些可惜。”
怀里的人似乎在认真地思索着什么,专注的目光如同10年前一样明亮而不动摇。

“...笨蛋。没关系的啦。又不是以后见不到了。现在不是还有黄濑啊青峰他们在么。而且。现在这样挺好。”
“?”
怀里的人有些不解地抬起头来看着自己,而火神只是毫不犹豫地说出了想说的话。

“...有黑子在就好。”


“!”面对对方愣住了一般的表情,火神继续说了下去。


“...我有一次,和队友一起聊关于高中时候的事。大家说你怎么十句话八九句离不开你搭档,后来我就一直在想关于黑子你的事情。我啊一直觉得自己不是恋旧的人,可是关于黑子的事情怎么样也无法不在意。篮球也好,别的也好,都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才是最自然的。”


记忆中值得怀念的东西那么多。总以为是想念那些年笑得肆无忌惮的自己。可是回过头来才发现。只是因为有你。想念的从来都只是,你而已。


“所以啊..现在这样就好。因为黑子你...呜呼....”
还想继续说下去的火神被什么东西捂住了嘴,然后胸口被毫不留情地来了个令人怀念的肘击。

“呜呜呜唔....!!”

正想吼到黑子你干什么的时候,怀里的人却把自己缩得更小,然后他碎碎念一般的话语,却连泛红的耳垂一样,重击了火神的胸口。


“....火神君。太狡猾了。”


...........
...........
...........

.......啊!!!!可恶!!!狡猾的到底是谁啊!!!!


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


涌出来的心情完全无法控制,火神将埋在自己胸口的人拉了起来,然后捧着他的脸,吻了下去。

两人的热度融合在一起,黑子细碎的吐息刺激着火神的神经,双手也开始不安分地在黑子身上游走了起来。

“唔嗯....等等...火神..君....”
“....煽动我的人可是黑子你啊。做好觉悟了么。”

黑子小小的抗议声也被吞没在吻里,这而两个人在一起度过的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从今天起,以后的每一天都会在彼此身边。流年漫长,跨越岁月,他们终是拥有彼此。


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评论(4)
热度(17)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