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火黑,云纲,缇亚。

【火黑】【双向独占】bite

恭贺龟仔本子完售嗷嗷嗷嗷!!!能参本超开心QWQ  明天写个番外给龟仔作礼物!www  

这篇各种意义上的第一次【喂】 总之 QWQ 能够表达出火黑万分之一的独占就好了!

圣诞快乐!!!!新年也要一起继续爱火黑!!!!!!

愿如你们一样温暖,平淡,深刻。


===========================



Bite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心情呢。


时而温柔而甜美,时而苦涩而疼痛。


让自己变得无比勇敢,却又让自己无比清楚地认识到“丑陋”和“自私”。


只是那个人微笑的话便会开心,只是和那人视线相交便会开心,只是和那个人说话便会开心。


想要那个人只朝自己微笑,想要那个人只凝视着自己,想要那个人只和自己交换话语。


如同坠入无底洞一样,张开的爱怜和贪婪的网。 


1.


比如某一天,某件小的事情,某种碎的情,忽然就像是春天的枝叶一般,无声无息地冒出。


火神大我在听到班主任宣布“校庆”的相关安排的时候,几乎全部的注意力都被期末考试将被延期这一消息所吸引了过去。


对于火神自己来说,这还真是一个比什么都要好的事。之前监督有说过如果期末不过关又要留下来暑期补习,火神想象着假如自己不合格不能出席训练时监督的笑容,忍不住冒出一身冷汗。托了改时间的福,大概在练习之余也会有些时间复习吧。既然如此不如干脆问下大家的计划,这么想着的火神转过头,朝着身后那个无比熟悉的身影问出了声。


“呐,黑子。等会去训练的时候问问降旗他们要不要一起复习怎么样?如果期末要补考的话会被监督杀了的……我。” 

听到自己的询问抬起头的黑子,用他一贯冷静的声音说道:

“火神君居然会考虑学习的事情, 真是太难得了。不过火神君,刚刚班主任有说,因为校庆的原因社团活动暂时取消, 所以还是下课就趁早去问降旗君吧。”


“你说什么呢你个混蛋。啥?!取消?那训练怎么办。”

“监督应该会安排自主训练时间,不过相对会少一点。”

“可恶!我就想好好打球啊!好麻烦的校庆!”

“…....火神君果然是火神菌呢。请好好地负起作为诚凛一员的责任啊。”

“……你说的那么抽象我怎么会知道……等等,我才不是火神菌呢!”


变得稍微有些大的声音引起了老师的注意,随后头就被粉笔毫不客气地砸中了。


“火——神——大——我!现在还是班会时间!”


“是!对不起!”


一边应声道歉一边偷偷在心里骂了黑子几声的火神,忽然听到了老师少有地叫了黑子的名字。


“那个……黑子……哲也同学?我们班的图书委员是你吧?”

“是的?”


习惯性偷瞄黑子的火神,在看到黑子被老师叫的时候略显意外的表情,觉得有些好笑。


“校庆有一个环节是图书义卖和宣传,是一个向外界宣传诚凛的好机会。每个班的图书委员负责整理和计划整个流程,第一个会议会在图书馆进行。那么就拜托你了。”


“啊。好的。”


哦哦。图书义卖啊。总觉得会很适合这家伙呢。话说我应该不会有什么任务,果然还是抽空多练球吧。正在这么想的时候。却又一次听到了老师的叫声。这次被叫到的人是自己。


“那么最后是火神同学。这次校庆美国那边的友谊学校会来参加,联络和介绍就交给你了。”

“哈?等等啊老师……” 

“嗯?有……意见?”

“不……没什么。”


看到老师微笑的表情,火神本能地感受到了恐惧,他默默吞下了反驳的话,成为这个项目的担当人。虽然心情上还有点不爽,不过既然是任务的话,也就要尽全力做好了。一边这边想着,火神一边暗自给自己打气,然后瞄向了身后的黑子。

这么说的话,这次就不能和黑子一起行动了啊。


这么想着的火神,忽然像被细小的针轻轻扎到一样,从心底漫出一种奇妙的感觉。

日语词汇贫乏如火神,一时形容不出来自己的感受。而这些细碎的情绪慢慢发芽,则是很久之后的事了。

诚凛高中的日常,仍旧一成不变地进行着。


2.


    熟悉反而无法察


校庆的准备从第二天开始就如火如荼地拉开了帷幕。除了早上和火神在教室有打过照面后,黑子就没有机会再和火神好好说话。


将自己昨晚整理出来的备选书目清单工整地誊抄在申请表格上后,黑子不自觉地将视线飘向了前面空空的火神的书桌。


火神君之前好像有说过的,今天要和兄弟学校的人第一次见面,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黑子绝不是担心火神的人际交往能力,倒不如说对火神那种仿佛能够将周围的人吸引过来的太阳一般的光感到有些羡慕。听说这次兄弟学校的篮球部也很出名,火神君的话,一定会想和他们好好较量一下吧。想起火神在比赛中灌篮成功后,回头揉自己头发的时的笑容,黑子也忍不住开心了起来。正准备继续写申请表的时候却意外地被降旗抓住带出了教室,再神速地带往体育馆。黑子在涌动的人群中往前小步移动着,便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不过似乎有点暴躁?


“what did you just say? You said seirin basketball team is, what? 你刚刚说诚凛篮球队怎么了?”


那是火神君的声音。 


“I said I am so disappointed by the basketball team here! No one in the team really pays attention to basketball! No wonder they lost the past championship!我说我简直对这里的篮球队失望透顶!他们完全不把篮球当回事!活该上次决赛会输!”


“What do you mean by not paying attention? I am sorry but I don’t think you know anything about our team! 哈?不当回事?明明对学长们的努力一无所知,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


“Hah?你想找茬吗?”


“I don’t mind teaching you how to behave. 正合我意!”


站在火神君旁边的是黑子没有见过的外国人,他和火神君互相瞪视着,两人之间弥漫的火药氛围格外浓厚。降旗喘了口气,然后开始解释起原因来,似乎是这位外国友人对诚凛篮球部给出了一些很不好的评价,正好被负责担当的火神听到了。


“虽然我能理解火神的心情,可是在这样的公众场合打架的话会被禁止参加社团活动的!更何况对方还是兄弟学校的学生!黑子你快想想办法阻止火神啊!”


“火神君不会那么做的。”

“咦?”

“是火神君的话,应该会用他特有的方法解决吧。”

“特有的方法是…..?”

“篮球。”

“?”


似乎还没有明白黑子言语意义的降旗将视线投向了球场上的两人。只见刚刚还紧绷着拳的火神忽然转身,然后从球场角落的收纳筐里取出了什么东西抛向了那个外国友人,而那个东西,果然如黑子刚刚所说,是篮球。


“Let’s keep it simple. You can determine whether or not we are not paying attention to basketball after the game.   我们直接用比赛说话吧。”

“seems like you are super confidence , are you?  有意思,你看上去很游刃有余嘛。”

“we’ll see. 比比就知道了。”


很快两个人就在球场展开了一场精彩的一对一比赛,弥漫在两个人中间的火药味也不知不觉变成了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的激动。捏着一把冷汗的降旗稍微松了口气,然后朝着自己的方向问出了声:


“我说啊黑子,我从以前开始就觉得很不可思议了,你和火神之间的这种关系。”

“降旗君是指?”

“就是啊,明明没有询问却都能知道火神在想什么,比赛里也是。”

“因为我信赖着火神君啊。”

“不……怎么说呢。黑子也很信赖我们吧。可是火神不一样。怎么说呢,就像是两片拼图一样,你和火神总是在看着彼此呢……嘛,虽然表达不好,不过那是更深层次的东西吧。所以才觉得不可思议啊。啊不好!已经这么晚了!我得回去了!抱歉还特地把你拉过来啊黑子!那么先这样啦!黑子也快点回教室吧!”


怔怔地望着降旗远去的背影,黑子因为他的话陷入了沉思。


……火神君是不一样的。对于这个事实黑子第一次有了额外的认知。 


因为一直都在一起,反而没有察觉到。


如果不仅仅是信赖着的搭档,他到底,是怎样看待火神的呢。


又想要,如何看待呢。


3. 


人之所以未知的事物感到焦躁,是因为害怕丢失熟悉的事物还有自己所寄予它们的那些感情。


火神在屋顶大口吃着面包,他看着身边的人,心中涌出了微妙的感觉。现在在他身边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差点就起了冲突的,来自外校的james。


那天在和自己的一对一比赛中拼了个不相上下之后,一个诚凛的学生突然向火神道了歉。原来是他们在友谊学校的学生们刚到诚凛的时候,便向外国学生开玩笑地说了许多捏造的负面消息,所以那个外国学生才会说诚凛的篮球不堪一击的。对手本人也非常真诚地和火神道了歉,然后自我介绍说自己的名字是james,是来自LA的校方代表之一。

既然误会消除,火神自然也很快就释怀,两人也因为这个小小的误会成为了不错的朋友。由于火神的任务是负责介绍诚凛还有附带的东京体育赛场参观,经常需要和对方一起行动,关系比较好的话火神倒也觉得自己落得轻松。


这就是黑子之前和自己说过的什么“不打不相识”么。一边咀嚼着面包,火神一边想着关于黑子的事。 


说起来之前自己差点和james动手的时候,也是因为想起了黑子在比赛中对自己的阻止才停下来的。那家伙,不知道现在在干什么呢。 


“hey,taiga!you ok? We can stay in campus today if you feel tired of running around. Seirin is a new school with lots of good facilities and you can show me around. 嘿,大我!你还好么?你要是累了的话我们今天就别去外面了,你帮我介绍下校园吧!诚凛是新学校,设施很棒的。”似乎是看火神想的太入神了,james有些担心地询问他。


“I am ok ! Maybe I am just a little bit sleepy. You know, it’s noontime. Well, where do you want to go? I can definitely show you around. 我没事的。大概只是有点犯困。毕竟现在是午休时间啊!你想去哪里转?”


“Well…I guess we can start with library. We are student anyway and I am sure Seirin will have lots of resources available. 啊,那我们从图书馆开始吧。诚凛图书馆应该有很多资料的。”


图书馆啊,一说到图书馆又再一次想起了黑子。他现在应该在图书馆吧?这么一想,火神就答应了james的请求,两个人一起朝图书馆进发。进入大门,火神果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火神和身后的james一起移动,很快就走到了那个人的面前。 


“哟,黑子。”


“火神君。”回应着火神的呼唤,黑子抬起头来看向他。 


“你那边怎么样,还顺利么。” 


“我这边现在在整理可用的书目,所以这周都在图书馆搜集资料。火神君你怎么样了,有好好和外国友人相处吗?”


火神没有答话,反而看着黑子身旁。


“啊,这是E班的小仓依子同学。是我这次活动的搭档。”黑子说道。


那个女生小声地做了自我介绍之后朝火神微微点头示意。 

火神也礼貌地回应。 


“哦!我这边没问题的啦!james人很好篮球也打得棒,下次应该让你也看看。”

“恩,我有看到的,还有火神君乱发脾气的样子。”

“哈?!我哪有乱发脾气。”

“不过,火神君没有动手真是值得表扬呢。”

“……这个口气听起来怎么这么敷衍啊喂。”


自然而然展开的对话,和平淡却让人安心的日常。不知为何仅仅只是一天没有看到黑子而已,却变得分外怀念。 


“hey,taiga! There is an info section for special collection that will begin in five minutes! I think we’d better go before the section start! 嘿大我!今天似乎有一个关于图书馆的特别藏书的说明会呢!我觉得我们应该在说明会开始之前进去!”


“Coming!我就来!” 


听到james的声音才意识到要离开的时间了。

有点寂寞呢。


将这份心情甩到脑后,火神和黑子挥手告别,然后和james一起上了楼,取了关于说明会的宣传册之后,开始排队。


“so,taiga,Is he your friend? You guys seemed to know each other pretty well. 对了大我,刚刚那个人是你朋友?你们看上去很熟嘛。”


“his name is Kuroko and he is also in the basketball team. we cooperate with each other pretty well and I have to say his pass is amazing.  他是黑子,是我在篮球队里的搭档。他的传球非常棒,有一天也想让你看看呢。”


“oh really? Can’t wait to see his play! Who’s the girl staying together with him? His girl friend?  真的?想早点看看呢!话说,他身边的那个女生是谁啊,他女朋友?”


“what?!哈?!”


大脑在当机30秒之后才理解了james询问的含义,火神忍不住用略高的声音反问了一声。


“why you are so surprised ? It’s just a normal question. 你干嘛那么吃惊啊?只是个很普通的问题啊!”


“er…I am just …why you jumped into the relationship topic so suddenly anyway? ….不…我只是…话说为什么忽然跳进恋爱关系的话题了啊?!”


“come on,don’t tell me you are not care about your friend’s relationship status! By the way, even I can tell that the girl likes him! your friend seems to like her as well! What’s his type? 你难道都不关心你朋友的感情情况了么?话说连我都看得出那女生对你朋友有好感,你朋友似乎也挺喜欢她!他喜欢的类型是什么样的呢?”


火神对james的提问近乎哑口无言。这时队列到了末尾,他们进入了讲座举办的会议厅。讲座按时开始。火神却再也无法集中精神。


虽然狼狈不堪,可是火神却忽然意识到一些事实:他以为自己对黑子的事情最为熟悉,现在却发现并非如此。


黑子喜欢的书的类型,黑子喜欢的女生的类型,黑子对篮球以外的事物的情绪。


有自己不知道的黑子存在于这里。


而自己对这个事实焦躁不已。


关于你的事情,自己到底知道多少呢。


又想要,知道多少呢。


4. 


有那么一个人,即使是一句简单话语,也自己心跳不已。


自从上次图书馆见面之后,黑子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见到火神了。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火神君主要是和老师一起带着自美国来的同学起见习而自己的任务更多是集中在学校,所以见面的机会并不多。虽说如此,之前的问题却一直环绕在黑子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并不是自己钻牛角尖,黑子只是觉得如果不把这个事情弄清楚的话,自己会无法正视火神君。虽说自己擅长人间观察,可是在关于火神君或是自身的事情上乎有一条线微妙地划开了距离。想要好好地审视一下自己是如何看待火神君的,虽然意识深处也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告诉自己,那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黑子忍不住叹了口气,窗外突然传来雷鸣的轰隆声,似乎马上就要下雨了。从窗口透出的光将书柜拉出不规则的影,透出一份安静却寂寞的色泽。 


“那个……黑子同学?” 忽然传来的声音将黑子的意识拉了回来,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图书项目的调查中。

“啊,抱歉,小仓同学,我刚才有些走神。”


“没关系的,我已经把书目整理好了,黑子同学看上去有点累呢,要不要稍微休息会?” 名为小仓的女孩用略带担心的目光看着黑子,她的声音温柔而低软,听起来有种莫名的舒服感。


有这样的搭档真是太好了。刚开始这个项目的时候,还很担心自己的存在感问题会让小仓同学觉得困扰,不过似乎小仓同学并不像别人,她能够很快地适应自己,而且喜欢的书目也很相似,讨论起来非常愉快。无论什么时候都能正视自己这一点,还真是像火神君呢。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黑子想着他或许是需要休息一下了,于是答应了小仓同学提出的提案,随意往椅背后靠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那个,黑子同学,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么?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说。”

“啊,没关系的,请不要在意,小仓同学。与其说是不开心的事……还不如说是有想要好好解决的事情吧。”


“想要解决的事?”小仓同学似乎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己,正在考虑着如何回应时,自己口袋里却传来了嗡嗡的震动声。是简讯的声音。 

“啊,抱歉。我看下手机。”


这么想着,将手机从口袋里取出,荧幕上的名字让黑子忍不住心口一跳。 


是火神君传来的简讯。


打开简讯,内容只有短短的几个字,却因为实在太有火神君的风格了,让黑子笑了起来。


——还在图书馆么……就是那个图书什么项目。

——是图书义卖项目,火神君。

——哦哦,那你今天又看了什么书呢。

——马塞尔·普斯特的《追忆似水流年》。

——……你啊,居然在看那么难的小说?你看得懂啊。

——听这口气,火神君有看过么?

——嗯,以前在美国的时候读过,虽然感觉懵懵懂懂的没明白啦。恩?意外是什么意思啦,瞧不起我吗?

       

……


流淌在手机上的一条一条信息,就如同带着什么魔法似的让黑子的内心渐渐地平静下来。


就像这样聊喜欢的书,真的有些开心呢。 


“黑子君,露出了很开心的表情呢,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吗?”小仓同学的声音突然响起。


“嗯,是能够让人放松下来的短信。就和读书一样。”黑子回复道。


“真好呢,能让黑子君露出这样表情的人,好羡慕啊,我也……” 实在是太过于细微的低语让自己无法辨别清楚小仓同学说了什么,正准备问的时候,桌子上的手机再次震动了起来。


“说起来外面似乎很大雨。黑子你有带伞么。”


今天的天气的确不太好。雷声从刚才起就响个不停。黑子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可是自己的伞似乎忘在家里了。算了,回去冲个澡就好了。这么想着的黑子,在回复框里打下了“没关系,请火神君不要担心”的话语。很快就有了回复的震动声,可是在自己试图查看之前手机就电量耗尽自动关机了。


叹了口气,黑子对对话中断而感到有些可惜。这时图书馆的值班同学进来了,她告诉自己马上就是关门时间了,于是自己和小仓同学决定先行离开图书馆。


“小仓同学有带伞么?请不要淋湿,注意身体。”

“啊,没关系的,我有带哦。黑子同学才要小心,这么回去不要紧么。”

“没关系的。”

“唔……那么,明天见吧。我要坐电车回家,所以先往这边走了……咦?”  

微笑着的小仓同学在伸手探向口袋时,忽然发现了什么,略微苦恼的皱起了眉。


“那个,怎么了?”


“我好像忘记带钱包了,那个……乘车卡也在钱包里。不过没关系的!我走回去就好了!”


虽然小仓同学这么说,可是这么大的雨又这么晚了,走路回去可不太安全啊,还是她送回家好了。


对于黑子提出的建议,小仓同学似乎非常苦恼。黑子看了她一会,想来她大概是不想麻烦自己吧,小仓同学很独立呢。


到了最后,两人决定共同撑伞回去。


走在回家的路上,小仓同学似乎很紧张似的一直低着头。黑子有些担忧,或许自己还是太勉强她了?毕竟是女孩子,可能会不想和自己一起撑伞。 


路上闲聊时,小仓突然和他提到,之前曾经看到过火神君和女孩子一起撑伞回去,黑子的心底忽然就如同被针扎了一般,连绵延不绝的雨声也变得有些刺耳起来。


将小仓送回家之后,黑子也慢慢回到家中,与家人打过招呼,便上楼回房将手机充上电便去洗澡,等洗完澡出来已经是晚上11点。


这时黑子看到屏幕上闪动的信息提示打开信息之后,却一下子怔在了床边。

屏幕上只有短短四字。 


“不要感冒。”


从心底涌出的感情,就如同七彩的颜料一般蔓延开去。


为什么仅仅只是简单的话语,却能够让自己如此动摇呢。


5. 


在某些瞬,忽然无比痛恨自己不能再诚实一点。 


依旧是每天帮james介绍校园的生活,而那天james的话却第一次让火神有了“想要更多地了解黑子”的心情。 


在带james参观完今天的项目之后,太阳已经快下山了。火神和james都感到有些饥饿,两人来到路边的M记。在james点完餐后,火神自己也排起了队。在轮到自己时,店员微笑着提醒说今天的套餐有特价,而套餐内部的饮品是香草奶昔。 


瞬间,火神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了黑子小口啜着奶昔一脸满足的样子。 


虽然他自己似乎从来都不喝奶昔这类甜品,但是这是黑子喜欢的饮料。 


如果自己能和那家伙多一个共同爱好的话,是不是也能更加了解那家伙呢。 


被自己忽然冒出的想法了一跳,火神只是默默点完餐然后回到了座位上, 在自己意识到之前,已经将“现在还在图书馆么”这样几乎毫无意义的短信发了出去。 


火神有些后悔却又有些期待。正因为是给黑子的短信,即使是多么小的内容,黑子也一定会认真回复吧。


这时窗外下起了雨,店内陆陆续续多了很多躲雨的人。大家的模样看上去都颇为狼狈。 

有些担心黑子是不是也淋了雨,火神发出短信询问,得到的回复果然是“请不用担心”。一直都是这样,黑子并不会刻意地回避自己或是隐瞒任何事情,他总是拼尽全力,却会在某些小事上意外的迷糊,不好好地照顾自己。 


真让人放心不下。 


火神在手机里慢慢打下一行字,过了一会又一个一个地删掉,重新改动了一下后,按出了发送键。 


等了一会,黑子的回复却没有来。火神忽然升起了一股焦躁的情绪,连嘴边淡淡融化的香草奶昔都变得不那么甜了。


雨声如同心跳一样,不断蔓延,蔓延。在店内听到进来的第五个人说风简直大到能把人吹跑之后,火神再也无法忍耐,不顾身后james的呼喊,冲出了M记。


街上斑斓的霓虹被雨融化成光斑而模糊不清,耳边呼啸的风声和汽车的鸣笛声还有雨声混在一起,变成了诡异的音调。 


当火神终于跑到图书馆门口的时候,图书馆的值班同学正准备锁门。火神向他们询问着“黑子哲也”的事,那个同学笑着说黑子同学和一个女生一起撑伞回去了。 


耳中似乎响起了无数的轰鸣声。那个同学带着揶揄和调侃色彩的微笑都变得刺眼了起来。大脑忽然无比清晰地意识到那个同学笑着的话语背后的意义,连带着之前james的话语一起,旋转杂糅扭成一条毒蛇,在心底一口一口,肆虐噬咬。 


火神想起了之前那句没有发出的话。


那句“在那等我。”


如果他这么说了的话。黑子一定会在图书馆外面的屋檐下等着他吧。


因为知道他是倔强的人,所以不会阻止什么。然后在他到达之后,一定会一边说着火神君是笨蛋一边拿出书包里总是准备着的练习用的毛巾来擦拭自己身上的雨水吧。 


可是他错过了。 


想象着黑子和那个女生一起撑伞走在街上的样子,火神被忽然涌起的黑色情绪所淹没。


我和黑子是朋友吧?

可现在感受到的这份心情……又是什么呢。  


6. 


语是把双刃剑,从来温柔也残酷。 


在那之后火神并没有回复黑子的短信。


不知不觉又过了几天,而黑子和火神依旧只有短暂的见面而已。黑子明确地感受到自己和火神之间有什么东西不太一样了,而本能告诉他,现在的这种情绪不好好整理的话会变得不可收拾。 


似乎是感受到了黑子的苦恼,降旗君中午的时候特地跑过来告诉自己火神君今天在学校会在屋顶吃午餐。对于已经连降旗君都察觉到了的这个事实,黑子决定不能再继续拖下去了。


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想见火神君,或许自己的心情,也会变得有些明了吧。


这么想着,黑子走出了图书馆。代表午休的铃声刚刚想起,由E班的图书委员买来的统一午餐是M记的套餐。在看到芝士汉堡的时候,黑子稍微想了一下,将它握在了手里。 


这是火神君喜欢的东西,送给他的话,他一定会很开心吧。 


虽然黑子对这份心情已有自觉,却还是忍不住在心底微微地苦笑了起来。 


终于来到屋顶,黑子正准备推开门,却听到了说话的声音。


其中有一个声音是自己曾经听过的,确实是那个叫做james的外国学生的声音,而剩下的其它声响,却是黑子没有听过的,女孩子们的声音。 


“所以啊,你们是怎么看待大我的?是个好男人吧?我真的觉得他需要拓展下他的社交圈子。”

James的日语在火神君的指导下似乎进步了不少。这么想着的黑子。忽然被他提到的火神君的名字吸引了注意力。


“哈哈,james!你是真的想帮火神君找个女朋友是吧!唔,怎么说呢,火神君的确很不错啊!人又帅,打篮球又好,最重要的是他就像太阳一样,总是给人很温暖的感觉。让人……很喜欢呢。”


黑子的心脏突然疼痛起来,他忍不住后退了半步。心底似乎裂开口,有个声音在不停叫嚣。 


“对对!我懂你!就是总是给人带去光的感觉!微笑的样子也很棒呢!”


不要说了。 


“是啊是啊,还有上次我被老师委托拿书去办公室的时候,火神君他帮我抬过去了呢!他的手真的好大!看上去很可靠的样子!”


不要说了。 


“诶,真好!我上次英语小考没有口语搭档然后去拜托火神君的时候,他虽然很忙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但是最后还是很细心地帮我把音标标好了,真是温柔啊!”


不要说了。 


像是无法忍耐一般地从屋顶那里逃开,黑子知道自己的心中的那道口子还在不停地阵痛,仿佛蚕食着自己心底那份侥幸,对这份心情其实早已知晓却视而不见的的侥幸。 

火神君笑起来很舒服,是自己的光。 


火神君的手很温暖,他会用那双骨干分明的手揉乱自己的头发,也会在比赛结束的时候拥抱自己。 


这些关于火神君的点滴,从别的女生的口里说出,却成为了一件,让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忍耐的事。 


火神君所给予的,包含在话语里的粗糙的温柔,一直都在给自己勇气。可是,这份如同太阳一样太过耀眼的温柔,也同时让黑子意识到自己无法掩饰的丑陋一面。 


因为这份单纯,如果黑子哲也朝火神大我伸出手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握住的吧。


如果能够独占这份温柔的话,稍微狡猾一点也没关系。 


会这么想着的自己,如果他被发现了的话,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7. 


过柔软不过依赖,最过依赖名为占有。


在那之后黑子曾经很多次发过短信过来,自己都没有回复。与其说是生气,倒不如说是火神对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感到有些迷茫。那天感觉到的,比想要理解要深出很多倍的感情,让火神有些不知所措。并不害怕面对现实,可是关于黑子的事,总会变得异常胆怯。 


尝试和james商量了之后,他给出的答案是好好和黑子聊聊。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如果不迈出第一步的话似乎什么也无法开始。这么想着的火神,在从降旗那里确认了黑子今天傍晚会在图书馆之后,决定去找黑子。 


临近黄昏的阳光透出柔软的色泽,因为连续的雨天,今天难得的晴天倒是让空气都弥漫出一股阳光的味道来。火神一边思考着如何和黑子说,一边朝图书馆移动。经过入口的鞋柜时,却看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背影。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那不是和黑子一起做担当的小仓同学么。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在那里做什么呢?


没有多想,火神走了过去,想要打声招呼,毕竟是黑子的搭档,应该也帮了黑子不少的忙吧。 


“你好。”

“呜哇?!”


似乎被火神的招呼吓了一大跳,小仓惊叫着转过身来,她手上捏着的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火神的视线自然地落到地上,瞬间却视线却仿佛冻结了一般再也无法移开。 


那是一个水蓝色的信封,信封的封面上,隽秀的字体所书写的,是自己无比熟悉的名字。 


黑子的名字。 


“你……你看到了么?火神同学!”名为依子的女生迅速低头捡起了地上的信封,满脸通红地问道。 


那样的表情,信封,还有鞋柜,即使是对日本文化再不了解,火神也迅速地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那天啃食着自己心脏的蛇,又一次缓缓爬出。它欢呼着吐着信子,然后又一次,毫不留情地张口啃咬。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问了出口。 


“……为什么,是黑子。”

“诶?”


小仓犹豫了一瞬间之后,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说出了口。而那带着点羞涩的微笑表情,在火神眼里全是黑色。


“第一次和黑子君见面的时候,是在电车里。因为看书太入迷了被拥挤的人群差点撞倒的时候,是黑子同学扶住了我,还好好地帮我把书捡了起来。那个时候他的温柔表情,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住口。 


“后来意外地发现黑子同学居然是我们学校的,还在我最喜欢的书店打工。他很喜欢篮球,虽然没有存在感,也被别人说除了传球一无是处,可是他还是会每天都练习到很晚,比任何人都要努力,比任何人都要坚强。”


住口。


“这次有机会和黑子同学搭档负责这个项目,真的超级开心。我就想啊,如果能够陪在黑子同学身边,和他一起实现他的目标就好了。这样的心情逐渐变得无法控制,所以还是决定要好好地传达给他。希望火神君不要告诉黑子同学。”


住口。


在小仓朝火神鞠了一躬,然后小步跑开去很远之后,火神也无法移动半分,被蛇所啃咬的地方蔓开五彩斑斓的毒,用毫不温柔的力度,将自己之前心中的那些疑惑和不解全部剥去,暴露出无法隐藏的部分。 


黑子很温柔,连带着欺负人的那份小小的坏心眼,都全部融化在守护诚凛的那份安静里。

黑子笑起来很好看,他会在比赛中一次一次将球传给自己,明明是影子,他的坚持和汗水却比什么东西都要耀眼。


而这样的事实,被喜欢黑子的女生说出口,却变成了一件无法忍受的事情。


如果没有黑子的话,大概自己没有办法像现在这样尽情的打球吧!在自己心底最柔软的一块地方,不知不觉中已经被黑子所填满,这样的依赖,同时让自己明白了那种对无法掌握地方而感到近乎疯狂的心情。


因为黑子哲也是如此的信任着火神大我,如果他说出口的话,黑子一定会一边略微毒舌地回应着一边呼喊他的名字吧。 


如果能够让黑子从此变成自己的东西的话,即使是犯罪也没关系。


会这么想的自己,还会不会是黑子眼中的,独一无二的光呢。


8. 


动比话语更加直接。


校庆活动马上就要落下帷幕,今天是最后的闭幕典礼。除了对这次活动内部的优秀同学进行表彰和颁奖之外,还有额外的篝火晚会环节。

火神和james一起回到学校之后,一直在考虑如何向黑子传达自己的心情,可是奇怪的是,到哪里都找不到黑子。询问过一起进行最终环节确认的图书委员后,火神得知了黑子有可能在教学楼后面进行最后的整理,便毫不犹豫地跑向了教学楼。 


在逐渐暗下去的校园里寻找黑子并不是容易的事,可是火神还是几不费力地发现了黑子。正在他准备走过去时,却清楚地看到了黑子的身边还有一个身影。


一瞬间,火神认出了那个身影,那个女孩是黑子的搭档——小仓依子。 


脑袋突然嗡地一声响,火神定在原地。


“那个,能和黑子君一起工作,真是太好了,以后有机会的话,也一起讨论喜欢的书的事情吧。”

“我也觉得能和小仓同学一起工作很开心,小仓同学帮了很多忙,真是非常感谢。”

“我……我什么都没有做啦!”

“是真的帮了很多忙哦!”


“唔,那、那就太好了……那个,黑子同学,我、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是什么呢?”


“那个……我、我,其实我……”


大脑在发出警告,告诉火神这样下去不行,理智却告诉他这是由黑子决定的事情,两种不同的抉择在自己心里不断纠缠,不知何时平衡点就会崩坏。


“那个,其实我……”


“喂——依子!差不多要到礼品环节了!再不快点准备会来不及的哦!”

“啊,马上来!抱歉,那,黑子同学,等会能不能再占用你的一点时间……”

“没关系的。不过今晚我也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看着小仓远去的背影,火神想象了一下黑子接受小仓告白的样子,忽然就觉得所有的感情都变得倾斜混乱,再也无法忍耐。


如果现在还不能抓住黑子的话,似乎就要错过一些很重要的东西了。火神从来都不怕等待,但是唯有黑子的事情,等待会把所有的理智都灼烧殆尽吧。 


朝着那个背影,火神毫不犹豫地伸出了手。


“火神君?等等?!你要带我去哪里?!”


无视掉身后的呼喊,火神将黑子带入一间教室,直视着他的眼睛,对着他的嘴唇,吻了下去。 


9.


恋更粹的欲望。


黑子还没有从被火神突然带到这个教室里理出原因,嘴唇上就感受到火神的温度。黑子只觉得脑中似乎有一根弦嘭的一声断掉了。还来不及整理思绪,就感受到了那温度转移到了颈部,然后是肩膀,黑子本能地想要做些什么,却因为被紧紧圈在对方怀里,丝毫动弹不得。


漫天铺下的的吻,或者说噬咬,热度从皮肤直接连接到了心脏,带起一阵细碎的疼痛。


仿若甜美的毒药,让人不由沉溺。


“呜……火神君……你、等……为什么忽然……”


从教室外传来的广播声提醒着黑子保持那仅存的一丝理智。就像抓住了海中的浮木一般,黑子喘着气想要稍微推开火神,抬起了头。


没有开灯的教室略微昏暗,从窗口透出的微弱灯光和分割出来的光和影让一切显得不太真实,可是火神的表情却让黑子如同被闪电击中了一样。


明明有无数想要说的话,明明有那么多纷乱的情绪,可是在看到那个表情的瞬间便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不是遇到强敌的兴奋,不是比赛胜利的时候的喜悦,而是如同敛去一切多余的戾气,蓄势待发瞄准猎物的老虎一般,凶残而专注。 


“火神君……”


“抱歉,黑子,我……”火神痛苦地皱着眉头,黑子想要伸手去触碰他,却在伸手之前被再一次圈入了怀里。


“I can’t hold it anymore. I can’t say it well in Japanese. I feel like I am going crazy. I hate to see you staying together with girls. I want to stay with you all the time. ” 


“Kuroko.”


“I want you.” 


“Kuroko.”


“Be mine.” 


这五个单词所传达出来的意思如此简单清晰,让英语并不拿手的黑子忍不住全身都战栗了起来。


火神君的心情,连带着不自觉用了更加习惯的英语的这份直率,都毫无保留地传达了过来。


而自己无法好好传达出来的心情,就这样简单地被说了出来,纹丝合缝般地重在了一起。


火神君,真是笨蛋啊。


那样的事情,不是早就应该明白了么。


黑子正要开口回复,那回复便融化在后续的吻里,轻声诉说着宣告夜的开始。


……恩,我是你的。


火神大我渴望着黑子哲也,正如黑子哲也渴望着火神大我。

 

 


11. 


Crush


火神并没有停下。


是想要好好地和黑子谈谈的。可是在变成两人独处之后,却怎么样也无法顺利说出口。


           我想要你。想要你。想要你。


这样的情感,够传达给你几分呢。


对着如此笨拙的自己,黑子却一如既往地给予回应。似乎以黑子的回答为分界点开始,自己和黑子之间的“伙伴”关系逐渐“崩坏”,而自己或许一直在期待着这样的改变。


黑子的皮肤仿佛有某种魔力一般,让火神再也无法离开。将黑子上覆盖的汗水一点点舔净,黑子的味道浸染了全身,火神只觉得头脑变得一塌糊涂。从颈部的线条,到略显骨感的锁骨,再到透出健康色泽的胸口,然后到柔软却又不失肌肉的修长双腿。想在黑子的身上的每一个角落上自己的痕迹,而事实上火神也的确这么做了。


舔舐,吸吮,啃咬。渐增加互相交错的红色痕迹印在黑子白皙的肌肤上,进一步刺激着火神的视觉。


无法控制。


而黑子试图努力忍住却稍微溢出的细碎呻吟,更是如同无法熄灭的火种一般,灼烧着火神的神经末端。


想温柔地对待,想疼爱。却也想破坏,想侵蚀。


在黑子的全身印满红痕后,火神伸手握住黑子的分身,然后上下套弄起来。黑子似乎被这个行为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退去,火神却不会允许他这么做。黑子的分身随着手上的动作涨大了一圈,火神抬头确认黑子的表情。 


平时总是冷静而坚强的黑子,如今却微微皱着眉咬着嘴唇,脸颊透出的红和越发明显的喘息,都让人无法忍耐。


这样表情的黑子,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看到。 


紧咬的嘴唇似乎很疼的样子,于是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 


加快手的动作的同时,舌头也不留情地在黑子的口腔内肆虐。


全身都在叫嚣着想把黑子逼上绝境,却又控制不住地涌出怜爱的心情。


“呜…火神…君”


努力地呼唤着自己的名字的黑子是如此可爱,于是火神用更加温柔却不容拒绝的力度催促着黑子。


黑子,黑子,黑子。 


除了黑子,脑里已经无法容下任何东西了。 


而黑子在轻微的颤抖之后终于在自己的手中到达了顶峰,火神用一只手抚慰着仍旧在喘息的黑子的后背,另一只手探向了黑子的股间。 


手指顺利地没入了甬道,温暖的感觉。 


一边小心翼翼地增加手指,一边感受着那里不断收缩,如同活着一般吸附着自己,进一步摧毁着火神仅存的温柔。


黑子在这里,在自己怀里。


进行了足够的润滑后,火神抽出了三根手指,一口气把分身推送进了黑子的体内。紧致的甬道,进入后黑子呼喊名字的声音,让最后一丝理智彻底消失。稍微停顿了一会,当黑子的喘息声不再那么痛苦之后,火神在黑子体内抽插了起来。

 

“呜啊啊啊啊! 火神…君”


嗯。我在这里。


“呜嗯…火神…君”


嗯。我在这里。


明明已经紧紧相连,却还渴求着更多。 


用一只手固定住黑子的腰,另一只手抚上了黑子的胸口。


欺负着黑子胸前的粉色茱萸,明明已经变得又硬又尖,却还是用舌头用力啃咬。而固定着黑子腰部的手确认黑子全身的重量都挂在自己身上后,火神开始毫不客气地顶地更深。 


“!!” 


黑子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呜啊…火神君…慢一点…好难受…呜啊!”


明明能听到黑子近乎请求一样的声音,身体却因为那颤抖着的声音渴求着更多。 


就在这时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两个身影出现在了走廊的尽头,他们缓慢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啊真是的!明明马上就是闭幕式的颁奖环节了,居然把奖品忘在教室了!”

“对不起嘛!今天一整天都在忙图书介绍会的事情完全忘记了…”

“你还真是迷糊啊!不过这样的话也不难解释为什么你会喜欢黑子同学那种类型的男生了,他的确很冷静,特别适合迷糊的你!”

“呜…为…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忽然冒出黑子同学的名字啊!”

“哈哈没什么~所以结果怎样?之前不是有说想要今天告白么?”

“那个啊…唔……啊啊别问啦”

“哈哈害羞了吧!”


在听到黑子名字的时候,火神反应过来这是曾经听过的声音。 


是小仓依子的声音。

那个喜欢黑子的女生的声音。 


就如同被过高的温度烧焦后融化一般涌出的感情。火神如同着魔了似的稍微改变了角度从后方突进,加大了冲撞的力度。


“啊啊啊啊————”


玻璃上清晰地印出自己贪婪的表情,没错,贪婪,如同要将黑子的一切都吞噬掉。


如果能吞噬掉就好了。


一瞬间的剧烈冲撞让黑子无法控制地去了,变得有些瘫软的身体撞到了手边的窗户。虽然黑子立刻试图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不过撞击的声音和他的声音似乎还是传入了两个女生的耳里。


“呐,佳奈,我怎么好像听到了黑子同学的声音?”

“依子你在说什么啊,这么晚了黑子同学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该不会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吧?呜哇好恐怖!”

“可是我好像真的听到了…..”

“都说了是你的错觉啦!呜哇,越说越恐怖了。不如我们去找找班长,然后等会儿和他一起回来拿吧。”

“诶?啊等等我!”


当脚步声逐渐远去的时候,黑子似乎终于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了过来,他将双手撑在窗户上,回过过头来看向火神。


“火神君是笨蛋,明明知道外面有人..这里可是学校啊。被发现了的话…….”


能被发现就好了。

这样就能让她知道你是我的了。

 

大概是火神的表情出卖了他,黑子小声叹了口气,又别过头去嘀咕了什么,他的耳根略微发红,一切都可爱得无可救药。


意识到的时候,火神用双手覆上黑子的手,他们十指紧握,然后他再一次吻上了黑子。 


我抓住你了。


即使世界的一切都分崩离析不复存在,也不会放手。 


12.


为了你,想再勇敢一些。即使被说成傻瓜又怎么样呢。


校庆结束后,社团活动回复了正常,似乎一切都一如往常。只有火神和黑子知道,已经有什么东西明确地不一样了。那天之后,火神和黑子都对彼此的心意心知肚明,却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好好地说出口,毕竟之前是在混乱中发生了各种事情,这样莫名的开始的话总觉得不是想要的发展。就在黑子考虑要如何再好好地传达一次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让他意想不到的事。 


那是周一的早上,黑子寻找着火神的身影却无疾而终。他在内心深处默认了火神君大概是睡过头了之类的理由就和同伴同学一起前往操场参加朝礼。在大家都排好队等待校长发言的时候,却不知道被谁指出屋顶上有什么人在。 


顺着众人的视线望向屋顶的黑子,却看到了熟悉的红黑相间的头发。 


……火神君?在屋顶上干什么呢?


站在黑子不远处的篮球部的同伴似乎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嘟哝着:“这家伙还真做啊。居然信监督的话简直…”不明所以的黑子被旁边的降旗拍了拍肩膀,在还没理解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降旗向自己传达了来自监督的“绝对不要从屋顶移开视线哦”的指令。 


站在屋顶上的火神君从旁边拿起扩音器,他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要说什么。这场景实在让人觉得无比眼熟,黑子忍不住好奇火神君事到如今再上去是需要做什么了。


这大概是唯一一次黑子没有预料到火神会做什么。 


“1年B班,学号5号,火神大我,有了喜欢的人!”


……等等,火神君刚才,说什么?


“虽然被称为影子,对我来说却是比什么都要强烈的存在。我曾经在这里说过要成为日本第一,而这个愿望到现在也没有改变。如今我在这里把对我来说同等重要的心意传达出来,想要一直,一直和他一起努力。我,火神大我,喜欢…..”


“喂—————怎么又是你?!篮球部要恶作剧也适可而止啊!”


           设想过火神君用一千万种方式表达心意,却没有想到他会回到原点。虽然火神君没有说完,但是他的心意已经通过最值得深刻纪念的形式完完整整地传达给了自己。篮球部的大家似乎也都知道的样子,到了现在才明白刚刚大伙儿眼神的意义。 


          还有什么能够比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着自己,而且身边重要的人都支持着自己,更让人觉得幸福呢。 

          

           至于第二天晚上在操场上又一次出现地粉笔写着的“我喜欢我的光”之类的怪谈,又是后话了。 


         因为有彼此在,他们一定会变得更加诚实吧。 


你有没有因为这样的心情迷茫过呢?


让自己变得无比勇敢,却又让自己无比清楚地认识到“丑陋”和“自私”。


心跳也好,嫉妒也罢,所有的一切,都因为那个人的存在而完整。


这份感情的名字,叫做喜欢。


这份占有,如果不是单方,那么就可以创造出整个世界。


那是有你在的世界。


-----------end



评论(2)
热度(46)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