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火黑,云纲,缇亚。

【云纲】花火

我的妈我的妈云纲第一篇第一篇第一篇我居然写了【你

#纲吉深夜六十分# #花火# #云纲#


【还有什么比那个强大而孤高的人,对自己展现出的那份没有修饰的温柔,更让人觉得沉溺的呢?】



.....打开窗户,纲吉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世界仿佛被一层雨帘所包裹,白天的燥热早已一扫而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泥土的味道。

夏天的天气总是这样变幻莫测,看样子今天不能去参加夏日祭典了,啊啊,真是可惜,难得可以和大家一起去看烟火的,一边这么想着,纲吉拿出了手机,编辑了【抱歉,看样子今晚的祭典似乎会延期,我们改天再去吧】的信息,然后按下了发送键。

很快纲吉就收到了回复,看着回复的信息,纲吉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什么叫十代目说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就算是世界末日我也跟十代目一起去,狱寺君你弄错重点了啊!....什么叫做不能和阿纲先生去约会小春心碎了啊,话说约会有邀请大家一起去的么!...还有大哥!什么叫不如极限地来个雨中赛跑啊明天还要上课的啊感冒了怎么办=口=

一边在心里这么吐槽着,纲吉拉上了窗帘走到床边,窗外的雨声不断,然而纲吉的思绪却飘开了,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云雀学长,现在在做什么呢。

.....虽然是雨天,但是祭典的店铺什么的说不定还是有营业吧?也就是说,风纪委员会收取保护费的行为应该还会继续。

他当然知道那个人不会因为天气就停止对并盛风纪的维护,毕竟对他来说天气什么的也一并咬杀就好。不过外面的雨似乎很大,云雀学长估计也不会带伞....

稍微犹豫了一下,纲吉在通讯录上调出号码,然后有些紧张地将编辑好的短信发了出去。

纲吉并不是没有考虑过邀请云雀学长一起看烟火,然而之前在接待室准备和他提起时,纲吉想象了一下对方听到【大家也要来】后一脸黑气地说【群聚咬杀】还有接下来可能会迎面而来的拐子后,便支支吾吾地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虽然说....在和云雀学长开始交往之后那个人没有那么频频地咬杀自己了,可是在讨厌群聚这一点上云雀学长还是没有一点变化。那个人可是云雀学长啊,怎么会因为这种事情变化呢啊哈哈...啊哈哈哈。

然而自己就是喜欢着这样的学长。孤高的,不受束缚的,却有着他自己的温柔的学长。

这么想着的纲吉被忽然震动起来的手机吓了一跳,有些慌忙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是云雀学长的回信。

【送信人:云雀学长 20:27分
草食动物。你觉得我会是那么容易感冒的柔弱生物吗。倒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己。】

因为那一如既往的口吻而稍微感到有些安心的纲吉用短信告诉了对方自己在家的事,等了一阵子之后却没有收到回复。

纲吉想着云雀学长可能正在巡逻之类的也就没在意,直到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手机却又忽然震动了起来。打开手机盖,纲吉却因为来电显示上的号码而稍稍惊讶了起来。

【...呃...云雀学长?】
【...草食动物,你现在来学校一趟】
【诶?!等...可是学校现在应该已经关门了啊?!】
【....你过来就好。半个小时候接待室见。迟到咬杀。】
【噫?!等.....】

还没等纲吉反应过来电话那头就被挂断了,只留下嘟嘟的声音。纲吉一脸不明所以地想着这么晚了要去学校干什么,然而想起云雀学长说到做到的性格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连忙整理下衣服和奈奈说了一声就准备出门。打开门后却看到草壁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前。

【诶?草壁学长?你怎么在这里?】

对方朝自己礼貌地点了点头,然后解释到说是受委员长的命令来接自己的。 询问着草壁学长那人叫自己去学校的原因,草壁学长也只是说自己并不知晓。在草壁学长的护送下纲吉准时来到了学校,纲吉被带到接待室门口之后草壁便默默地退下了。

咽了咽口水,纲吉推开了接待室的门。虽然因为晚上加上雨天接待室显得有些昏暗,纲吉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书桌前的身影。

【...啊,那个。云..云雀学长?】大概是因为夜晚的学校太过安静的原因,即使外面的雨声不停,纲吉还是感到紧张了起来。听到他的声音,那人抬起了头,然后纲吉就对上了那熟悉的凤眸。

【你今天很准时。草食动物。】这么说着的云雀朝纲吉的方向走了过来,让纲吉不由地更加紧张了起来。

【不....不是学长你说半小时之内过来否则咬杀的么...我..我可不想无缘无故被咬杀啊】虽然是想理直气壮地这么回应,然而因为莫名的紧张,最后却变成了小声的抗议。

【哇哦。草食动物今天胆子似乎不小。不过看在你遵守了约定的份上我就不咬杀你了。】这么说着的云雀似乎心情很好一样地挑了挑眉,然而在看到纲吉肩头的些微水渍之后又以肉眼几乎辨别不出来的样子稍微皱了皱眉。

【....改变主意了。果然还是要将你咬杀。】

【噫?!———为什么?!等...云雀学长?】才刚松了一口气却听到云雀学长这么说然后离自己越来越近,纲吉欲哭无泪地准备往后躲过可能横过来的拐子,却被紧紧地圈入了某个怀抱,然后微凉的温度掠过额角,却如同火烧一般,瞬间变得滚烫。

【我应该有说过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己吧。居然无视我的话淋雨,果然欠咬杀】 没有预料到云雀学长居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说要咬杀,纲吉觉得温度从接触的地方开始蔓延开去,让他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只..只是因为雨太大了啦...话说云雀学长才是...这么晚了让我到学校里来做什么呢?】稍微有些慌张起来的纲吉镇定了下,问出了心里疑惑的问题。

云雀没有说话。只是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个塑料袋装着的东西,然后递给了纲吉。

纲吉有些好奇地打开塑料袋,却发现里面放着一把非常符合夏日夜晚的东西。

.....这是,线香花火?

为什么云雀学长,会有这种东西?

似乎是感受到了纲吉疑惑的视线,云雀只是看着纲吉,然后揉了揉他头发,说道。

【今天在祭典巡逻的时候听说烟火取消了,就顺便买了回来。烟火什么的,你很喜欢吧。】

【...可是云雀学长怎么会知道我准备去今天的祭典的?...还有顺便什么的,这个塑料袋上显示的便利店可是很远的?!】

【哇哦。草食动物,你是在质疑我说的话么?】纲吉几乎是在那一瞬间从呆愣中回过神来,然后本能地感觉到云雀的笑容变得有些危险起来。还没来得及回应,额头就被人用拐子敲了一下,然而并不是很疼。

【噫?!---不我不是怀疑学长啦...只是...那个...所以学长知道了...我上次想邀请学长去看烟火?....】 因为额头上的敲击变得更加紧张的纲吉,一瞬间又因为自己之前心意被拆穿感到不好意思,忍不住低下了头。

【我还没有那么迟钝。草食动物。】回应着纲吉的云雀又一次伸出了手揉乱了对方的头发,瞥到对方涨红的脸颊,嘴角的笑意愈发明显。

【....既...既然这样...那..那学长愿意...一起去看烟火么...祭典的...】发丝被触碰,纲吉只觉得心不受控制般的跳得飞快,在意识到之前..就问了出口。

【我讨厌群聚。】从上方传来的过于冷静的声音让纲吉回过了神,一边在心里再一次默认了对方不受束缚的性格,想着自己居然问这样的问题什么的难怪reborn老说自己笨,正准备像云雀学长说抱歉的时候,却因为另一句话语有又一次愣住了。

【不过。如果是像现在这样和草食动物你两个人放烟火的话。倒是没有关系】

就如同之前所累积的紧张一口气堆积了起来一样,有什么东西在一瞬间炸裂开去,然后哧咻一下变得一片空白。

还有什么比那个强大而孤高的人,对自己展现出的那份没有修饰的温柔,更让人觉得沉溺的呢?

纲吉这么想着,朝着面前的那个人露出了,比漫天烟火还要灿烂的,向日葵般的笑容。

-------------------完


后记小剧场

【那个....云雀学长...我们...是要放烟火吧....可是外面还在下雨...】

【嗯。在这里就好了。】
【?!?!可是学长....学校不是禁止火烛的么?!?...万一出了什么事....】
【哇哦,你觉得我会是那种连烟火都放不好还破坏学校风纪的弱者么?】
【噫?!?我不是那个意思啦TVT....】

倒不如说在接待室放烟火本身就已经破坏风纪了啊委员长大人!

.....只敢在内心这么咆哮的沢田纲吉默默地点燃了线香花火。

美好的晚上这才开始。
评论
热度(17)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