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胜出,轰出。
火黑,云纲,缇亚。

【云纲】妆

依旧六十分产物,灵感源于三次元的对话【笑】


#化妆# #纲吉深夜六十分# #云纲#

#恋人未满 双向单恋?# 


【A kiss. A bite. And make-ups only for you .】


"不好意思啊狱寺君,还要麻烦你。” 纲吉抬头望向上方的身影,有些歉意地说到。

“没关系的十代目!请放心地交给身为左右手的我吧!” 狱寺一如既往的回答让纲吉忍不住想笑,然而在看到对方认真的表情时,也不由地稍微紧张了起来。


傍晚时分的教室被夕阳染上了淡淡的暖橙色,周围的同学们两两成群,都专注于手上的工作,倒是让教室里有份难得的安静感。


要说为什么纲吉众人会在这个时间还留在教室的话,就要从作为学校文化祭前祭的【万圣节企划】说起了。由于文化祭和万圣节时间接近,校方以“加强个班合作”为由设计了万圣节企划。企划规定学生要和不同班级的同学进行万圣节例行的“trick or treat",同时要求全体同学必须化妆参与。据说如果没有拿到相应的treat会有“惩罚游戏”。今天是万圣节活动的当天,在班委的分配下所有人两人一组互相帮对方化妆,而纲吉“正好”和狱寺一组(如果忽略掉班委头上那一堆威胁性质的炸弹的话)。


【....唔,大家好像都很期待的样子。不过话说回来,能看到化妆的大家似乎很有趣。啊啊,虽然晚上的学校什么的有些讨厌,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冒出来....呜啊!!我在想什么啊!!都怪reborn上次那个什么试胆大会,那种事情我可不要再碰到一次啊啊啊!!】


因为想到了不太好的事情而感到一阵恶寒,纲吉的表情变得有些扭曲,然而他转念想到大家都在所以应该不会有事,于是压下了心里的不安等待着化妆的完成。


“好!完成了--!不愧是十代目!真是威风凛凛啊!” 狱寺在完成了最后的点缀后满意地发出了感叹,将旁边桌子上放着的镜子递给了纲吉。看着镜中的自己,纲吉忍不住在心里赞叹起了狱寺的化妆水平。


【呜哇!我现在看上去就像reborn的妖怪cosplay似的!狱寺君好厉害!....虽然怎么样都不算是威风凛凛啦...啊哈哈...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吧。】


纲吉扭头看到狱寺一脸感动(?)的样子,他诚实地向狱寺道谢,然后两人交换了位置。虽然纲吉一开始有些手忙脚乱,不过在偶然路过的京子的帮助下他总算是顺利地完成了狱寺的狼人妆。一个小时过去了,终于到了大家期待已久的决定“trick or treat”对象的环节,纲吉看着站在自己身旁一如既往拌着嘴的山本和狱寺,心情也变得有些雀跃了起来。在轮到纲吉时,他伸手从抽签箱里抽出了一张纸条就打开了它。在看到上面的名字时,纲吉一瞬间石化了。


在那张小小的纸条上,赫然地写着“云雀恭弥”四个字。


是谁不好偏偏是云雀学长啊!!!!要向那个人恶作剧什么的我做不到啊!!!绝对会被咬杀的啊!!!


“嗯?怎么了阿纲?你抽到谁了?....阿,这还真的严峻呢,不过要加油啊!” 注意到纲吉的僵硬,山本走到他身边,在瞥见到他手里的纸条时鼓励性地拍了拍纲吉的肩膀。


狱寺似乎也注意到了纲吉的异样,当明白是怎么回事后纲吉他大吼着“如果那家伙不给十代目糖果的话我就去炸飞他!”然后抽出了炸弹,很不巧的是他手上的炸弹掉在地上然后引起了各种混乱(?)。在一阵鸡飞狗跳后,纲吉被班委们“勒令”离开教室去执行企划,而纲吉为了避免后续的“伤亡”也照做了。


由于活动已经开始了的缘故,周围的教室基本上都已经熄灯,月光照在教学楼上显得有些寂寥。一个人走在空荡的走廊上,纲吉咽了口口水,下意识地捏紧了放在口袋里的拳头,却碰到了那折叠着放在口袋里的小纸条。


写着云雀学长名字的纸条。


虽然心里仍然残留着对“咬杀”行为的恐惧感,但不知为什么,纲吉却在同时感到了有些期待。


其实不是不想见到云雀学长,倒不如说对万圣节云雀学长的装扮感到非常的好奇。如果是为了完成“并盛中学”的活动的话...云雀学长他应该不会过于刁难的吧?...啊哈哈...


毕竟那个人比任何人都要热爱并中,那份热爱的心情是如此简单而又纯粹。


这么想着的纲吉在给自己暗暗鼓劲后开始寻找云雀,想着云雀学长可能在校园里维持风纪,纲吉决定到处走走看。


纲吉绕着学校逛了大半圈后来到了游泳池附近。泳池里的水反射着月光,就如同剪碎了的星星碎屑一般,纲吉不由地看得出神。大概是太过专注,纲吉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脚步声。就在这时,身后忽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毫无防备的纲吉被那声音吓得跳了起来。


“草食动物,你在这里做什么?”
“噫?!?云....云雀学长?!为..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是我的台词。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如果在破坏风纪的话,咬杀。”


呜啊云雀学长在冒黑气!!!噫------!!!!他他他他过来了!!!


出于对“咬杀”这一行为的恐惧,纲吉慌忙向手握拐子朝自己逼近的云雀解释了起来。

“噫----云雀学长你等等?!?我我我什么也没干只是在参加万圣节的活动的时候偶然转到这里而已---”


听到了眼前草食动物的话,云雀停下脚步,暂时放下了手上的拐子。确认云雀收回了浮萍拐,纲吉稍微松了口气,他抬头看向云雀,发现他依旧穿着和平时一样衣服,便有些好奇地问道:


“那个..今天的万圣节活动....云雀学长也有参加么?” 

“我对那种乱哄哄的群聚不感兴趣。不过倒是不介意多咬杀一些趁乱扰乱风纪的人。” 看着眼前的人露出了一个极为危险而意犹未尽的笑容,纲吉眼前浮现出了那些趁机捣乱的学生们的悲惨下场,然后涌起了些微的同情感。


夜晚的冷风毫不客气地刮过,纲吉缩了缩身子,然后再次碰到了口袋里的某个东西。纲吉这才想起自己一直在找云雀,他小心翼翼地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有些犹豫地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那......那个......云雀学长......其实今天的活动是有规则的......就是......就是那个要抽签然后决定“trick or treat"的对象......”
“风纪委员有向我报告过。”
“啊哈哈......这样啊......其实......我之所以要来找云雀学长......也是因为这个......我......那个......云雀学长.....” 纲吉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用最大的声音“吼”了出来:

“Tri.....trick or treat!" 


时光仿佛在那一瞬间静止了,纲吉不敢抬头看云雀的脸,只是低头看着地上。


“所以你是想要我给你糖?”

听到云雀的声音,纲吉抬起头,正对上了那似对事情发展似乎变得有些感兴趣了的凤眸。


“不.....不一定要是糖果啦......只......只要是云雀学长手上的东西都可以......如......如果云雀学长不介意的话......” 
“草食动物,你知道我最讨厌被别人要求或是命令。” 

“噫?!不......那个......我不是在命令学长啊.....” 


“我不会给你的。不过我对你的trick选项很感兴趣。当然无论怎样结果都是你被我咬杀罢了。” 云雀亮出了浮萍拐,舔了舔嘴角,然后再一次逼近了纲吉。


啊啊啊啊神啊在委员长大人的意识里所谓的恶作剧难道只有战斗一个选项么噫?!?!我我我可不想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咬杀啊!


欲哭无泪的纲吉往后退去,却脚下一滑,只就听见“扑通---”一声,泳池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于是,沢田纲吉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被自己绊倒摔进游泳池的并盛中心学生。(大概)


“噗哈--!”当纲吉挣扎着从泳池里时爬上来后,却发现云雀意外地没有再继续实行咬杀举动,只是站在那里。


“咳咳......云雀学长......即使是trick也不是战斗啊......话说我本来也就不是来和你战斗的......不然这个万圣节活动就没有意义了。”全身湿漉漉的纲吉小声反驳着,当然他也意识到了自己有些底气不足。


“和那些东西没有关系,我只是想和你战斗而已。......虽然这么说,不过今天就算了,这样全身湿透狼狈不堪的你没有咬杀价值。” 云雀说着准备转身离开,却在瞥见纲吉的脸时稍微皱了皱眉头。


“草食动物。你脸上怎么白一块红一块的。”


“咦?啊---!!完了!狱寺君化的妆!”经过云雀这么一提醒,纲吉才意识到自己的妆已经彻底被水浸开,他不由地为等会回去要怎么和狱寺君解释而发起了愁。


之前因为光线的原因云雀并没有注意到纲吉化了妆,毕竟纲吉扮演的妖怪一角主要亮点集中在他的一身白衣上,听到纲吉这么说,他也只是若有所思地哼了一声。


“违反并盛中学仪表规定,把脸上的东西擦掉,不然咬杀。”

“?!?噫?!?不...那个...云...云雀学长......万圣节活动要求每个人都必须化妆的,虽然说现在变成这样了估计也不行了---" 

“擦掉。那种东西你不需要。”

“噫?!可是学长如果不化妆的话是有违规定的-------” 


就在纲吉想继续说什么时,有什么东西就靠近了自己,然后颈部传来一阵剧痛,等到纲吉回过神来时,他只感觉到颈部有些暖暖的东西流了下来,然后他呆了一般地望向前面,看见了云雀学长正舔去嘴角的血渍。


....刚刚发生了什么,他....他被云雀学长咬了?!


“这样就好。你要化的妆。”没有再继续做什么,云雀转身离开了游泳池,留下纲吉一个人呆楞在原地,他脑海里浮现出某次和大家一起的聚餐时小春的话语,然后就像是发烧一般全身变得灼热起来。


------呐,小春,你们女生好像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带着那个小包诶。那是什么?
------哈咿?那是化妆包阿!对女孩子来说随时保持妆容端正是很重要的!
-------原来是这样啊...好像很辛苦。
-------其实女孩子还有更加简单而又自然的妆容哦。
-------那是什么?
-------就是喜欢的人的吻痕哦❤️ 所以小春和阿纲先生结婚以后大概都不需要化妆吧?

-------突然之间你说什么阿。


纲吉当然不会忘记那天reborn也邀请了云雀学长这一事实。


即使和原始的理解有微妙的偏差,这个由云雀恭弥所化的“妆容”却无疑在沢田纲吉的心里丢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Because the best make-up, and probably the only one, is the kiss mark from you. 

----END



后续小剧场
“呜啊十代目您没事吧?身上湿透了啊!”
“真的诶!不要紧吗,阿纲?”
“啊哈哈...我没事...那个...我不小心掉进游泳池里了....狱寺君抱歉...把你特地为我化的妆弄花了。”
“那种事完全没有关系啦十代目!请您先去换衣服不然感冒了可不好!妆什么的我来重化就好!....嗯?这个红红的印子是什么?....呜啊十代目你怎么了脸好红?难道是发烧了?!还是云雀那混蛋做了什么?!我现在就去炸飞他!”
“不...不是啦!!这个...这个是...”
“哈哈狱寺你别冲动啦!这个一看就是咬痕啊,一定是哪个装扮成吸血鬼的人太入戏了恶作剧咬的吧?阿纲还真是辛苦呢。”
“怎么可能!!棒球笨蛋你闭嘴!”
“阿哈啊哈哈哈那个其实就是那样的....” 
“既然十代目这么说的话...不过哪个混蛋敢这样恶作剧?!还是不能原谅!”
“噫狱寺君把炸弹收起来啊啊啊啊----!”
至于那个“吸血鬼”到底是谁,狱寺到最后也没有成功问出来。
评论(3)
热度(7)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