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胜出,轰出。
火黑,云纲,缇亚。

【20151011贺文】雨天,猫,和你


我最喜欢的就是火黑的那种安静,细腻,自然,却又深刻的羁绊。这篇是给火黑1011电子刊的投稿,也给我心中的他们。❤  日常最温暖,有你就好。

愿我们都快些遇到,时间尽头的那个人。


20151011  给心爱的你们w


 

雨天,猫,和你 

#20151011火黑贺文# 

 

【就快要满溢出来,如同雨滴一样,安静的温柔。】

 

盛夏时分的天气总是说变就变,练习结束后在篮球部准备室收拾衣服的黑子望向窗外的骤雨,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世界仿佛被雨帘所包裹,模糊成一片淡色的影。雨丝从开着的窗户里飘了进来,空气变得微凉,活动室里原本的汗水的味道被另一股味道所替代,那是混合着雨和泥土的独特香味。

 

黑子并不讨厌雨天。淅淅沥沥的雨滴仿佛能洗去一切尘埃,让人觉得安静。如果是往常的雨天他会或许会去MJ bar点一杯奶昔然后观察来往的人群,但今天稍微令他有些头疼的是他并没有带伞。

 

唔,干脆跑步去电车站好了,只是淋一小会雨的话问题应该不大,不过这样的话今天就不能和火神君一起回家了啊,一边这么想着,黑子将衣服整齐地叠好放进柜子里,就在这时他听见了推门的声音,他回过头便看到了那个熟悉无比的身影。

 

“呼啊——热水好舒服。黑子你已经换好衣服啦?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好。”

“没关系的火神君。啊对了,外面下雨了,因为没有带伞所以我准备坐电车回去。”

“啊——下雨了啊!话说,这里离车站还有一阵子啊,你准备怎么过去?”

“我会一路小跑过去的,火神君不用担心。”

“一路小跑什么的…你今天练习的时候明明都要累趴下了…而且刚运动完淋雨可是会感冒的!”

“我还没有那么柔弱,火神君还是担心自己比较好,反正你也不像是会带伞的类型。”

“黑子你这家伙, 我怎么总觉得好像被当成笨蛋了!”

“不是好像,火神君就是笨蛋。”

“你这混蛋…”

 

对面的人无奈又有些好笑般地皱起了眉头,然后伸手揉乱了黑子的头发。他手上的温度有些烫人,那热度似乎渗透了发丝传到了黑子的体内,让黑子的全身变得灼热了起来。

 

“是说我有带伞啦,所以等会你就和我一起去我家好了,免得感冒。”

“真是意外啊火神君。”

“你这家伙,我真的会生气啊!”

“我这是在表扬火神君哦。”

“怎么听都不像表扬!”

 

两个人就这么拌着嘴,最终黑子还是决定接受火神的好意和火神一起回家。他喜欢雨天,更喜欢和火神君一起走回家的雨天的道路。

 

平静的日常,相似的对话,两人的这种关系和交往之前相比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然而黑子并不是没有注意到火神的改变,倒不如说火神的那些细微的温柔,比如忽然记得带了的雨伞,就如同雨水一样,一点一滴地渗入到他的心里,仿佛要满溢出来。

 

和火神两个人一起走在雨里,偶尔交换着一些关于晚饭要做什么的对话,在会话之余,黑子有些出神地望着伞沿和仿佛被分隔开去的天空。雨势一点也没有要减小的样子。人行道上只有他和火神两个人,偶尔驶过的汽车带起一阵水洼破裂的细碎声响,又迅速地消逝在雨帘之中。

 

黑子的视线忽然被路边的某个东西所吸引了,火神似乎也注意到黑子似乎在看着什么,于是停下了脚步。

 

那是一个小小的纸箱。纸箱里有一只小猫。它浑身的毛全都黏在一起,在纸箱里瑟瑟发抖,发出了细微的鸣叫声。

 

“大概是被主人丢弃了吧。它应该很冷。”火神伸出手摸了摸小猫的毛,似乎是感受到了温暖,小猫蹭了蹭火神的手。

 

“嗯。它全身都湿透了。”黑子这么回答着,他接过了火神的伞,看着火神小心翼翼地将小猫从箱子里抱出,然后用校服擦了擦它身上的水。


 

“它似乎很黏火神君,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往你怀里钻。”

“只是感到冷了吧。话说这家伙还真小。”

听着火神的嘟哝,黑子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了出口,


 

“火神君不怕猫呢。”

“哈?嘛,猫的话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却怕狗。明明都是小动物。”

“!!没…没办法啊!我都说了小时候被狗咬过真的超疼的!话说黑子你不要用那种超级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啊!…”


可能没想到黑子会忽然问出口,火神有些窘迫地扭过了头。黑子可以看见他微微发红的耳朵,微微扬起了嘴角。

 


连你的这份笨拙,都是那么温柔。


 

“我只是替二号感到有些遗憾而已。…明明它那么喜欢火神君的。”

“为什么二号会忽然冒出来啊!话说我又没说我不喜欢二号!”

“原来是这样。那么下次请务必像抱着这只猫咪一样抱抱二号。”

“…你是故意的么你这家伙!”


 

“轰“地一声,天空中忽然响起了一个炸雷,火神和黑子两个人的对话因此中断,而火神怀里的小猫却被吓地拔高了叫声。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黑子,我们把它带回去可以么?”

“我也赞同火神君的意见,不能把它一个人丢在这里。”

“那就这么定了。啊…可是这样会稍微有点麻烦。”看了一眼怀里的小猫和撑着伞的黑子,火神稍稍皱起了眉头。

 

“?”


 

不太明白哪里麻烦的黑子追寻着火神的视线,看到了自己有些淋湿了的肩膀。因为身高差的原因,黑子撑伞的时候有些不太方便,而火神君似乎是在在意这个,毕竟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将最纯粹的温柔,毫无保留地给全部留给了自己的人。


 

黑子正准备告诉火神自己不要紧时,面前的火神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小声说了一句那就这样吧,然后将怀里的小猫递给了黑子。

 

在黑子接过小猫并任由它钻进自己的胸口时,他感到有什么温暖的东西包住了自己,意识到自己被裹进了火神的校服里,他抬起头,就看到了自己的光笑得很开心地样子说了出口。

 

“这样就没关系啦。那么黑子,要走啦。”

“…火神君,我又不是猫。”

“哈?那种事情我知道啦。不过黑子很小只啊,像这样整个抱在怀里就不会淋湿啦。”

“那火神君不就没法撑伞了吗。”

“我没关系啦。黑子很暖和,不会感冒的。”

“…火神君,好狡猾。”

“哈?那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

“所以到底是什么啊黑子?”

 

 

现在满溢在自己心里的,那份有些暖暖的,痒痒的感觉,到底是由于怀里小猫不安分地扭动,还是由于别的什么呢?

 

雨声依旧不停,那份答案也融入了安静的雨夜。


 

-----------------------END


 【与你们相遇真是太好了,明年也请多多指教❤】


 

评论(5)
热度(22)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