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火黑,云纲,缇亚。

【2015纲吉庆生】归宿

20151014 沢田綱吉生日快乐

#纲吉深夜六十分#  #归宿#

 

 

“Thank the  flame for its light, but do not forget the lamp holder standing in the shadewith constancy of patience.

感谢这灯焰的光芒,但别忘记那掌灯者坚忍地伫立在阴影中。”

 

 

01.

迪诺到达彭格列总部的时候,是晚上11点25分。他穿过长长的走廊径直朝某个房间走了过去。空气中弥漫着丝丝的凉意,让迪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他一边想着今年的冬天或许比往年都来得要早,一边推开了眼前的门。

 

不同于走廊上有些偏白的灯光,房间里的光似乎要更暗一些,但迪诺很喜欢这样的光芒。那是温暖的橙色,毫不张扬,却如同一点一点的雨滴一样,慢慢地渗透到视网膜深处。那是和房间主人非常相称的光芒,迪诺忍不住这么想到。

 

他环视了一下四周,很快在沙发附近发现了自己要找的人。对方低着头似乎在做什么,迪诺可以看见他稍微皱起的眉角。

 

他关上门朝那人影走了过去,却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跌倒了,“咚”地一声巨响,他的脸毫不客气地和地板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存在,不远处的那人抬起头,在看到趴在地上的人时有些吃惊,一路小跑地来到了迪诺的身旁。

 

“迪…迪诺先生?!你没事吧?!”

 

“好..好疼..啊哈哈我没事啦阿纲,就是不知为什么摔了一跤而已。” 有些尴尬地起身,迪诺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鼻子,对着关心地看着自己的师弟笑着说道。

 

“没事就好…话说迪诺先生你一个人来的?”纲吉稍稍松了一口气,然后习惯性地问出了口。

 

“啊,罗马里欧他们在外面呢,是reborn让我来带你过去的,而且我也想和师弟来一次久违的谈心什么的嘛。” 迪诺伸出手揉了揉纲吉的头发,而对方在听到他的回答后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一样无奈地笑了笑,任由他揉乱了自己的头发。

 

“reborn那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啦…话说久违的谈心什么的,我们不是不久前才见过的吗…虽然有迪诺先生在的话是会安心一些啦。” 纲吉小声地嘟哝着,脸上的表情似乎轻松了一些,但是在瞥见自己胸前的某个东西时,又苦恼地皱起了眉。

 

“哈哈果然会紧张啊阿纲…话说你准备的怎么样了?怎么一脸无奈的样子。……啊!我来帮你吧!”迪诺稍微走近了一点,在看到纲吉的打扮后,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了然地笑了起来。

 

“呃…谢谢迪诺先生。我是第一次穿这种衣服,果然还是不太顺手啊。” 迪诺帮纲吉把带有烫金坠饰的披风披上然后试图将它和领带结到一起,却因为弄错了扣结折腾了半天。在两个人的奋斗下终于将披风以及西服整理完毕。

 

 

02. 

 

“呼…这个的确蛮麻烦的啊。”迪诺在纲吉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满意地看向自己和纲吉的努力成果。 

 

“幸好有顺利弄好…不然估计等会又要吃子弹了…真是的,reborn那家伙,无论到什么时候都是那么我行我素!”

 

“哈哈你知道的!如果能够预料到他会做什么的话就不是reborn了!”

 

“就是啊!!迪诺先生你见过用1000t的铁锤砸醒你然后丢给你一件衣服说你准备下半个小时后和家族全员见面然后就扬长而去的人吗!!!我可是因为那些乱七八糟的文件忙了一天才刚刚躺下不到5分钟啊!!!”望着自家师弟一脸面条泪地和自己抱怨,迪诺有些哭笑不得。

 

“嘛…reborn应该是有什么自己的考虑吧。不过我也想到这一天迟早都会来的。”模糊性地带过了这个话题,迪诺望向纲吉的披风,有些认真地说道。 

 

现在披在纲吉身上的,正是象征着彭格列十代目的披风,那上面的烫金装饰,是独属于彭格列的家徽。没错,刚刚纲吉说的“和家族全员见面”是指正式对彭格列家族内部宣布纲吉的十代目身份。上次因为西蒙家族的事情继承仪式被打断了,似乎选在了今晚重新进行的样子,虽然说除了这个还有别的事情,不过现在还不能说就是了。

 

迪诺这么想着,又揉了揉纲吉的头发。

 

“嗯,阿纲你很适合这身衣服呢。不,应该说除了你以外没有人适合这身衣服吧。”

 

“呃…就算迪诺先生你这么说…我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当黑手党的啊。”少年稍微别过了头,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容,他毛茸茸的头发被灯光蒙上了一层温暖的橙,就好像会在黑暗中发光似的。

 

“哈哈阿纲你还在这么说啊!虽然我能明白你的心情,不过有的东西是从一开始就无法躲开的,经过了这么多,你也应该明白的吧。” 迪诺看着自家师弟的样子,回想起了一起战斗的各种记忆,这一路他都看在眼里,也明白为何自己的前任家庭教师会执着于这个少年。然而想到少年今后将要背负的,他还是忍不住稍微皱起了眉头。

 

少年没有回答,只是似乎在想什么似的,他稍微放远了视线,有些犹豫一般地,他开口问道。

 

“呐,迪诺先生,你为什么会答应做加百罗涅家族的boss呢?”

 

没想到纲吉会这么问,迪诺稍微有些愣住了。他回过神来,咳嗽了两声,然后回答道;

 

“嘛。我这边也是发生了很多事情啦。不过和reborn脱不了关系就是了…话说,阿纲为什么忽然这么问呢?”

 

“呃….那个..就是有点在意罢了….” 

 

“这样啊. 那么,阿纲呢?为什么会答应成为彭格列的首领呢?你应该是明白的吧,接受这个披风的意义。”

 

“所以我都说了我没想答应啦….呃..这个….” 少年一瞬间露出了有些窘迫的表情,他挠了挠头,然后似乎很认真地考虑了什么,回答了迪诺的问题。

 

“………………………” 

 

因为那出乎意料的回答而再次愣住的迪诺,在看到对方认真的表情后,感到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涌入了自己的心里,他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03. 

 

“啊,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时间快到了!如果迟到了的话reborn真的会杀了我的!!”因为纲吉的声音而回神的迪诺帮纲吉做了最后一次的确认,然后就和他一起走出了房间。看着纲吉奋力奔跑的样子,迪诺有些好笑地说道,

 

“阿纲,没事的啦,别跑那么快。”

 

“你在说什么啊迪诺先生!今天的一次1000t锤子已经够了我可不想吃子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会的啦…而且今天本来就…..”

 

“咦?迪诺先生你说了什么吗?”

 

“没什么!那我们就快点吧啊哈哈!”似乎显得有些紧张的迪诺让纲吉觉得有些不解,但是在第三次差点摔倒之后,他也就没有心思再去在意这些事情了。 

 

在他和迪诺终于到达仪式举行的大厅的时候,纲吉的超直感却察觉到了哪里有些微的不对劲。

“啊!十代目!您来了!” 

“哟,阿纲!”

“沢田!你极限地快迟到了啊!”

 

 

在纲吉用心思考这个不协调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之前,他听到了熟悉的呼喊声。他抬起头,看到了身穿西装的狱寺和山本。

 

“啊,狱寺君!山本!还有大哥!” 纲吉朝他们打了招呼,正因为见到了熟悉的人想松一口气时,却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的气息。他抬头望向不远处,果不其然地在落地窗附近看到了一团雾气,然后渐渐地显现出他的形态来。

 

“kufufu,彭格列,你今天的这身衣服真是让我想起了最令人憎恨的存在呢。”对方异色的双眸里盛着有些讽刺的笑意,然后吐出了他一如既往的,让人捉摸不透的话语。

 

“…骸。”纲吉有些复杂地看向对方,在经历过那么多的战斗后,他几乎是从本能上知道了面前的人不是坏人,虽然对方总是说要得到自己的身体还是稍微令自己有些困扰就是了。

 

纲吉在心里微微惊讶了一下,正准备询问骸为什么会在这里的时候,推门的声音让他回过了头。这不回头还好,一回头他几乎快吓的不行,他看到云雀走进房间,对方注意到站在落地窗附近的骸,然后毫不客气地亮出了双拐。

 

“云…云云云雀学长等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是在这里打起来了最后reborn肯定又会说什么自己的守护者自己处理然后把他丢进去啊!!!!!!他可不要这样啊!!!!!!!!

 

纲吉有些惊恐地出声,奇怪地是云雀在瞥了他一眼后,什么也没说就一个人走到了房间的另一个角落,这让纲吉又一次疑惑了起来。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狠狠地砸在了他头上,那疼痛的感觉令他惊叫出声。

 

“噫好疼?!?……什..什么东西?….哈?闹钟???” 因为砸在头上的东西感到莫名其妙的纲吉下一秒因为某个打招呼的声音僵硬了身子。

 

“CIAOS。”

 

“re…reborn!” 

 

“蠢纲,我应该和你说过如果迟到的话会有什么后果吧!”

 

“噫?!?这不是还没到时间吗?话说reborn你又穿奇怪的cosplay装了!!!话说为什么是闹钟啊?!“

 

“这是为了好好鞭策你确保你准时到的完美服装!”

 

“那是什么鬼啦?!?…..噗哈!!!” 纲吉正想吐槽,却又被狠狠地踢了一下。

 

迪诺看着自己的老师鬼畜地“教育”师弟时,忍不住想起了自己以前的经历,然后打了个冷颤。忽然他想起了什么似的,对reborn说道,

 

“啊,reborn。仪式的时间差不多到了哦。”

 

因为这句话而停下了的reborn朝迪诺点了点头,然后便将自己的蠢徒弟推到了房间中间。

 

“蠢纲,时间快到了。”

 

“啊?…啊,我知道的啦。可是reborn你不是说是和家族全员见面么?如果是要移动的话拜托快点告诉我,我可不想又被你的子弹追着跑。”纲吉又一次嘟哝道,这时才意识到之前的不协调感觉是怎么回事,在这个大厅里,只有守护者众人和迪诺而已。并没有其他的家族成员。

 

“不需要。”

 

“咦?” 

 

因为reborn的回答而稍微愣住了的纲吉,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时钟的声响。然后于此同时,他听到了来自他的守护者们的声音,和报时的咚咚声几乎重叠到了一起。

“Buon compleanno,capo di noi。” 04.纲吉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守护者们:一脸真诚而慎重的狱寺君,笑的很开心的山本,一如既往的极限吼出来了的大哥,把”capo di noi” 改成了”vongola”的骸,以及只说了前半句的扭着头的云雀学长。钟声敲过了12声,纲吉瞥向房间上的日历,那上面的“10.14”忽然变得无比清晰,然后连带着那些话语,一起冲进了他的心里。纲吉虽然没有学过意大利语,但是这句话的意思他是知道的。 他忽然就有些想哭了,鼻头有些酸酸的,他很没出息地红了眼眶。“不要露出那么没出息的表情啊,蠢纲。”虽然这么说着,reborn却没有用他擅长的飞踢或者铁锤,只是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拉了拉帽沿。 “re…reborn….这个到底是……”纲吉有些结巴地问道,然后吸了吸鼻子。“嘛…就由我来解释吧,毕竟我也挺过意不去的,没有告诉阿纲你。”迪诺看着阿纲一脸吃惊又感动的样子,决定将一切都告诉他。“其实这个仪式只是正式继承仪式的前半部分啦…因为想帮你庆生,所以reborn就把日子选在了今天。不过这个是对你保密的就是了。”听着迪诺的解释,纲吉望向了面前的小婴儿,又一次感觉到了心里有什么东西即将满溢出来。他是明白的,为什么reborn要把这个“仪式”定在今天。他并不是没有注意到那句生日祝福里称呼的改变。capodi noi。我们的首领。这个称呼所象征的东西,虽然他仍旧懵懵懂懂,但是又怎么能不明白。那大概是他所无法想象的,比现在还要辛苦,要艰险,要残酷无数倍的事物。那是荣耀,是黑暗,他或许会因为那些事情而手足无措,甚至害怕地发抖吧。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他们还在他身边。只要知道这一点,他就可以变得比什么都还要坚强。为了守护,这份珍贵的日常。 而reborn也正是为了告诉他这一点,才会特意选择这样的日子吧。他的家庭教师,早就看穿了自己的那些软弱,而也一如既往地,撕碎了他的迷茫,指引了他前进的路。“re….reborn….我…..” 纲吉有些支吾,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但是他明白自己有想要传达的东西。“哼,蠢纲。别高兴的太早。明天正式的仪式就要开始了,今晚你就好好地和守护者的大家一起特训,不做到完美别想睡觉。”“噫————?!?!所以说继承式还是有的?!?而且还是在我的生日?!?!”“不用担心,你的生日蛋糕碧洋琪已经好好地完成了,等会就让你吃。”“那种东西…谁要吃啊?!?reborn你这个魔鬼?!………呜啊?!”又被毫不客气地赏了一记飞踢,纲吉这次终于光荣地倒在了地板上。“十代目?!您没事吧?”“哈哈,好像很好玩的样子!”“真是极限的后旋踢啊!”“kufufu,看了一出闹剧呢。哦呀哦呀,云雀恭弥,我现在可不想和你对打啊。”“咬杀。” 迪诺哭笑不得地看着乱成一团的大厅,他拿出手机拨给了罗马里欧,想让对方准备好可能的需要的“医疗”器具,看着眼前打打闹闹的人,忽然就又想起了之前和纲吉的对话。

 

……………………

 

“这样啊. 那么,阿纲呢?为什么会答应成为彭格列的首领呢?你应该是明白的吧,接受这个披风的意义。”

 

“所以我都说了我没想答应啦….呃..这个….”

 

“嗯?”

 

“我,从来都没有把大家当成黑手党来看待。“

 

“!!!“

 

“虽然…我们的确是因为彭格列才认识的,我也知道,大概成为所谓的首领后,会有一些无法逃避的事物。可是对我来说,黑手党的首领什么的啊,那并不是将我和大家连在一起的东西。大家就是大家,我想要守护的,只是这个而已。….虽然我很笨什么都不会啦…不过,只有这样的日常,是我不想放手的东西。”

 

…………..

 

黑手党的世界是黑暗的。

而你注定要背负一些东西。 

你会害怕,会犹豫,会因为那过大的阴影而颤抖。

可是那样也没有关系。

你仍坚守。 

只要有他们在你身边。

只要你还在他们身边。

那火焰的光芒,是不灭的荣耀。

你的归宿。 

-----------------------------------------------------------------------END

 


评论
热度(4)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