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胜出,轰出。
火黑,云纲,缇亚。

【云纲】聚光灯

#纲吉深夜六十分# #聚光灯# #云纲#

22:30-23:30

" what is the unseen flame of darkness? Whose sparks are the stars?
这不可见的黑暗的烈焰是什么?它飞溅的火花可是那闪烁的群星?”

-----------------------

他站在人群里,有些紧张地环视四周。身着华服的人们谈笑风生,来往的服务生训练有素,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槟的味道,还带着上等甜品的清甜。夜的交响曲才刚刚奏响。

他吞了吞口水,捏紧了拳头,这时站在他身边的草壁先生回过头来,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是第一次来参加这样的场合吧,辛苦了。不要太紧张,那样反而会成为累赘。” 草壁说着将视线移向了远处的阳台,那里空无一人。

身为刚刚被配属到风纪财团的新手,当他得知自己的任务是陪同参与和斯卡尔家族的会谈时,他的内心兴奋不已。这是一次级别相当高的会议,也意味着他能够见到那个人。虽然在听到草壁先生说“绝对不要靠近那个人一米之内”的话语时他觉得有些遗憾, 但对他来说没有什么能够比见到自己所尊敬的人更令人高兴了。

他试图集中精神告诉自己要好好完成任务,然后抬头望向高处的阳台。那里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一个是有着金色短发的斯卡尔家族首领,而另一个人却有着东方风格的黑色短发。那个人似乎往下方瞥了一眼,然后他皱起了眉。

几乎是在一瞬间,原本喧嚣的会场忽然安静了下来。那人一身黑色西装,全身散发出一阵仿佛被雨水磨砺过一样的凛冽气息。

人们对强者有一种本能的恐惧。但这种恐惧感在同时也象征着某种致命的吸引力。毕竟,强者令人景仰。

对于风纪财团的每一个人来说,云雀恭弥正是这样一个绝对强大的,无可比拟的存在。

大概不会再有人拥有这样的强大了吧。他在心里确认了这个想法。与此同时,他心里的某个疑问又一次浮了出来。

是什么样的人,能让这样的一个强者甘愿成为“守护者”呢。

然而他还来不及细想就听到了从阳台传来的巨响,等他意识到时,周围已经乱成了一团。从宴会现场的树丛里忽然窜出无数手持匣兵器的黑衣人,在他试图确认对方身份时,原本闪烁的灯光忽然全部熄灭,只能听见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站在他身边的草壁先生似乎在和什么人确认情报,依稀之中他听到了“埋伏”“谈判破裂”等字眼。虽然有些慌乱,他还是整理出了大概情况,看样子是对方家族早就做好了准备,想将他们一网打尽。他伸手掏出怀里的匣子,准备战斗。然而匣子并没有对戒指产生反应,他试图再一次确认时,却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直直地朝自己飞了过来。

“小心!”耳边传来草壁先生的呼喊,但他却没法移动半分,就在这时有什么人将自己拽到了一边,他抬起头想确认发生了什么,却在看清前面的事物时愣了神。

流星的碎屑从天上掉了下来。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光点在视网膜上炸裂开去,将之前的黑暗毫不客气地驱散一空。

那是怎样明亮的橘色啊。让人窒息一般,瞬间夺走了视线。

在他呆楞着的时候,却看到那火焰朝上方窜去,一切速度发生之快让他无法反应过来,等他回过神时,会场的灯光已经又一次全部亮起。

“喂,你没事吧?”草壁有些焦急地朝他走过来,而他依旧愣愣地看向阳台的方向。不知从何时开始,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草壁学长,他还好吗?” 从身后传来的另一个声音让他回过了头,他看到一个人站在那里,那人有着温润的褐色眼眸,似乎包容一切般地柔和。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似乎对对方的出现始料未及,草壁先生惊讶地问出了口。

这时从那人身后又传来另一个声音,在看到那人身后的身影时,他吓了一大跳。

“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关于你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恭..恭弥?!....呃...那个....因为reborn说对方用了屏蔽云属性火焰的装置所以我有点担心...唔....”

听到那个称呼,他这回是真的被吓到了。即使是刚刚加入风纪财团,他也大概听说了云雀恭弥的性格,而眼前的人居然敢直呼他的名字,这简直令他心惊。

“你觉得我会因为这种不入流的角色而受伤么? 倒是你,居然一个人闯入,妨碍风纪财团的工作,咬杀。” 云雀说着亮出了双拐,而那个人似乎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回答道:

“不...我知道恭弥不会有事的,但我不想有不必要的牺牲,风纪财团里用云属性火焰的人似乎还不少,即使是恭弥你也没法顾及那么多人吧。”

“那是他们自己不够强,风纪财团不需要弱者。” 这么说着,云雀收起了双拐,转身朝反方向走去,不顾身后的呼喊声。

“等....?!...真是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是这么我行我素,嘴硬的家伙。” 那人稍微嘀咕了几句,然后就朝着云雀离开的方向跑了过去,而他呆呆地看向他们消失的方向,又一次失神。

在他从草壁先生那里得知对方的身份后,之前沉在心里的某个疑问便彻底消散了。

而那天他所看见的火焰,就如同一个烙印一般刻在了他心里,成为了一个小小的秘密。
评论
热度(24)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