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胜出,轰出。
火黑,云纲,缇亚。

【云纲】预料不到的事情

#纲吉深夜六十分# #云纲# #花茶#

22:30-23:30

【不要以貌取人,因为你并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就会改变。】

当云雀恭弥听到拉门的声音的时候,他的神经在一瞬间绷紧,但在听清摩擦地板的节奏声后又松了下去。对方的走路方式他已经再熟悉不过。

当那脚步声来到他身后时,他缓缓地回过头。对方在和他视线相交的时候露出了干净的笑容。

“晚上好哦,恭弥。” 云雀朝声音的方向看过去,那人稍微有些长了的褐色头发在夕阳柔和的橙光下显得更加温暖,让他的心里冒出一种莫名的感觉。

“你不是有很多文书要处理?小婴儿舍得放你出来?” 云雀淡淡地说到,果不其然看到对方露出在那一瞬间露出了有些窘迫的表情。

“呃...我只是听说你回来了过来看看而已..reborn不是也常说一个称职的首领要时时关注任务进展什么的么....”

云雀对他有些模棱两可的回答不予置否,他轻轻哼了一声,将视线投向了远处的天空。

“啊,对了,恭弥那边还顺利么。这次的任务是在法国吧。”

“弱者无论到哪里都是弱者,无论在哪都是被咬杀而已。”

“恭弥你这个性格还真是.....” 对方有些哭笑不得地稍微皱起了眉,但是马上又端正了表情说到:

“嗯,谢谢。”

“我并没有做什么让你必须道谢的事。”

“啊哈哈这样阿....嗯。”

对方没有再说话,他朝云雀的方向迈进了几步,然后坐在了云雀身边。

夕阳已经完全落下,窗外的天空逐渐被夜色笼罩。和室内流淌着的安静的气息和夜色显得相得益彰,但云雀并不讨厌这种沉默。

云雀瞥了一眼身边的人,他的神色从容而温柔,那表情里似乎比十年前多了什么东西。


“啊!对了!我想起来了!我过来除了打招呼还想给恭弥一个东西!是一平从中国带回来的!” 这么说着,纲吉低头摸索了一番,从口袋里取出了什么东西,云雀借着月光看清了那东西,那是一包茶叶。

“这是茉莉花茶哦!据说在中国很有人气啊!我听一平说它的原料是绿茶,所以觉得恭弥你应该会喜欢。啊!不如现在就来泡泡好了!” 纲吉笑着起身,他转身面朝桌上的茶具,开始准备泡茶。

纲吉埋首于泡茶,而云雀看着他专注的样子,忽然想起了某些东西,他的嘴角露出了细微的弧度。

“唔!好了!”纲吉将泡好的茶端至云雀面前,和室里弥漫着一股茶的清香,带着茉莉花的味甜。

“唔...好香...虽然绿茶很棒,不过这个茶也不错呢。”纲吉满足地眯起了眼,却在听到从身边传来的询问声后又有些困惑地看向了云雀。

“你知道茉莉花的花语是什么吗?”

“诶?这个...”

“你是我的。”

似乎被这个回答吓了一跳,面前的人露出了有些尴尬而害羞的表情。

“你好像想说什么。”

“呃...不..我...我只是觉得有些意外..这么淡雅的花居然有着这么强烈的花语啊...啊哈哈...” 他挠了挠头发,刚才并肩看月亮的那种从容荡然无存,现在的他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变成了那只看到自己会有些慌乱的草食动物。

他在改变,又仿佛从未改变。这一点让自己深感兴趣。

“以貌取人的话会吃亏的。”

那些小小的白色花朵,是否蕴含着比谁都要热烈的感情盛然绽放呢。这点谁也不会知晓。


就如同沢田纲吉。

云雀厌恶群聚,厌恶与他人共享空间,但沢田纲吉是个例外。谁能想到十年前的草食动物,能像现在这样,成为自己领地内的一个例外呢。

云雀从来都遵从于本能,他并不喜欢为每一件事情都找一个理由,在沢田纲吉这件事上也是如此。沢田纲吉身上有着能够吸引他的东西存在,而那种吸引逐步变成了无法移开视线,仅此而已。

“茉莉花的花语,还有一个。” 云雀这么说着,朝纲吉靠了过去,他们是如此接近,云雀甚至能清楚地看到对方发红的耳朵。

“那...那个..恭弥...唔....” 云雀贴上了那有些发烫的耳垂,他轻轻地啃噬,成功地让对方一阵颤抖。

他将声音压低,然后缓缓地对着对方耳语到:

“官能的。”

夜色正好,而那壶茉莉茶或许只能下次再品了。
评论
热度(19)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