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火黑,云纲,缇亚。

【云纲】La Fiesta

#纲吉深夜六十分#  #云纲# #酒瓶#

#架空设定#

 

【热情之红与静谧之黑,交织于流光之中

倔强地,勇敢地,用爱低声细语】

 

 

当桌子上的扑克牌翻出来时,上面显示的是数字7,几乎是在一瞬间,桌上的每一个人都举起了他们的手,但是却有一个人却呆住了似的,没有举起手。 

 

 “呃….津….?你是不是喝太多了,不要勉强啊?”

 

“对不起,我稍微有些走神了….”这么说着的青年有些抱歉似的抬起了头,看向了桌上的同伴。

 

“真是没用的家伙,明明是特地来帮你庆祝升职的,居然这么快就不行了!”开口说话的是桌上唯一的一个女性,她有着藏青色的头发,她的眼神是如此严厉,让青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啊哈哈,既然津已经快醉了,不如我们这次就别让他喝酒了,换个惩罚吧?” 桌子的另一边传来爽朗的笑声,在听到这句话后被称为“津”的青年朝说话的友人投去了感激的眼神。

 

“哼,也好。那就这样,这瓶酒正好快喝完了,等会用这个酒瓶来代替”骰子”,你要邀请这个酒瓶瓶口所指向的方向的人跳舞。”

 

“?!?诶???可是…..”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发展。津有些意外地喊出了声。

 

“反驳无效。这是惩罚。而且,不过就是请陌生人跳支舞罢了,有什么好害怕的。”说话的女性在陌生人上微妙地加重了语气,在旁人看来那只是在巧妙地揶揄那个青年而已,但是青年却在一瞬间抓住了什么似的稍微苦笑了起来,然后就不再作声。

 

酒瓶里剩余的酒被倒出,空气中本来就漂浮着的酒香瞬间变得浓厚起来,津看着那被缓缓放平的酒瓶缓缓地旋转了起来,酒吧的灯光在瓶身勾勒出光的线条,瓶身仿佛化为了流光溢彩的宝石,带着暧昧的色泽。 

 

当瓶身的旋转停下时,众人都将目光转向了那个方向。酒吧的其他角落都分散着三三两两的人,但是唯有那个角落,只有一个人的身影。

 

津朝那里走过去,他有些紧张,思考着要怎么开口才比较合适,就在这时,在那个角落的人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靠近,他们视线相交,而津在那一瞬间动弹不得。

 

玻璃上反射出的溢彩流光固然美丽,但将光的色泽全部沉淀下去融合成磨砺过的水晶刀刃一样的那人的瞳仁,却有着宝石所无法比拟的,震撼力。

 

津望着那人,失去了言语,直到耳边传来询问的声音,才猛的回过神来。

 

“你,为什么要过来。”

 

那是有些冷漠而低沉的声音,津抬头看向那人,忽然想起了自己是要过来做什么,他想要好好地说自己的目的,但是沐浴在那人的视线里,他的脸却莫名地烫了起来。

 

“我…那个….我想…请….你….和我一起…跳一支舞…..”询问的声音越来越小,津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了足以刺痛他皮肤的,凌冽的杀气。他的直觉敏锐地告诉他,这个人很危险,但在他的脑海里却有另一个声音在回响——不要离开。

 

那人并没有回答,只是嘴角有了一丝上扬的弧度。 

 

明明身处酒吧,他们的周围却如此安静,只有服务生从他们身后走过,然而津却在那一瞬间意识到了不协调的地方。

 

身体的反应比思维要快一步,随着一声巨响,在津和那人刚刚站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烧焦的痕迹。而津和那人一起俯在了地板上。

 

“啧.”津听见周围传来尖叫的声音,交杂着枪响,他知道事情的发展有点出乎预料了,他的神经在瞬间绷紧,神情也变得认真了起来。他准备起身,却意识到了一个有些尴尬的事情,于是他刚刚才冷静下来的大脑瞬间又如被高温的蒸汽熏过了似的,变得有些混乱。

 

在刚刚扑倒对方时,他和对方的双唇相碰,那一瞬间的温度,却如同刻在了津的嘴角一般,热度蔓延开去。

 

在津还在愣神的时候,那人却比他更快一步起身,似乎是用手上的什么东西往前打了过去,然后津就看到自己面前倒着一个握着枪的男人。

 

“反应太慢,让人失望。”

 

“你…..” 因为对方过于流畅的动作和对方接下来的话语而感到吃惊的津,在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感到有什么东西贴到了自己的耳边然后又迅速离去,那人低沉的耳语仿佛还在耳廓内回响,他忍不住全身颤抖了起来。

 

“砰————”

 

忽然想起的类似爆炸的声音让津回过神来,意识到现在不是做这些的时候,他转身朝混乱的人群方向跑过去,途中敏捷地撂倒了几个试图狙击他的人,然后来到了自己和同伴们原本坐的桌子附近。

 

“我们好像暴露了!总之现在要先确保一般民众的安全!然后封锁出口!”

“放心吧!已经在做了!”

“啧,可恶!那些家伙们居然还放了炸弹!总之炸弹我去处理!这边就交给你们了!”

 

………混乱还在继续,津不得不全身心集中于眼前的混乱。

 

在他和同伴终于将局势控制下来之后,他们整理了现有的情报,然后那有着藏青色头发的女子拿出了无线,然后对着无线报道到:

 

“这里是拉尔。对方比我们想象地还要警惕,我们伪装成一般人的计划出了点差错,不过现在还算顺利。突击小队全体成员安全。对方的头目已经被擒获,他周边的护卫似乎全军覆没的样子,现在我们还在调查是不是他们出了内讧…..”

 

在拉尔进行无线通电的时候,津的友人跑到了他的身边,很关心地询问起了他的情况。

 

“没事吧?”

 

“恩,我没事,倒是你们呢,在我离开之后没有受什么伤吧?”

 

“我们都没事,但是很担心你啊!对了,那个要和你跳舞的人怎么样了?希望他不要被我们卷进来啊,毕竟只是一般市民。”

 

“….我想他应该没事。”想起了那个人,津的脸又有些发烫了。那人的话语在他的脑海里又一次浮现:

 

 

“反应太慢,让人失望。”

 

“你…..”

 

“不过还不错,你,很有趣。”

 

“诶?”

 

“跳舞就等下次吧。我们还会再见面的。……tsu,不对,沢田纲吉。”

 

为什么那个人会知道我是谁?他又是谁?

 

津,也就是纲吉,忍不住这么想着。

 

 

三天后,日本警视厅。沢田纲吉作为第27小队分队队长在警视厅厅长reborn的引荐下见到了来自特殊部队的云雀恭弥,在那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和这个人的故事,或许才刚刚开始。

 


评论
热度(5)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