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火黑,云纲,缇亚。

【云纲】bartender

#纲吉深夜六十分# #酒吧# #云纲#
#架空#

【每种酒里都有一个故事,一种感情】

推开吱哑作响的木门,他走了进去,在习惯的角落坐下。舒缓的音乐流淌在空气里,混合着酒的香气。他喜欢这里的氛围,无关身份,只是单纯地让人觉得放松。抬头望向吧台,在那里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后,露出了一个微笑。

他转过身对着随行的人耳语了几句,然后手下便朝吧台走了过去。他看到那人和手下交谈后微微点了下头,便背过了身去。

那人取出酒杯搁在台面上,然后又利落地将刚从酒架里取下的酒瓶拎起,将酒注入shaker中。

雪利,干金,不同的酒逐步注入完毕后那人将shaker拿起开始摇和。他动作流畅,琥珀色的眸子在灯光的映照下透出漂亮的色泽,那是极容易让人看呆了的,温柔而专注的表情。很快他将摇好的酒缓缓注入酒杯中然后推至吧台前方。

手下却没有立刻去取酒,而是对着他又说了什么,他似乎有些困扰,但在注意到店内客人并不多的时候还是顺着手下的方向走到了吧台尽头的座位附近,然后他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就这么看了过来。

“这是您要的酒。”

那是和预想中一样的,让人非常舒服的声音。

“嗯。我确实已经看到了,不过这并不是我想要的。”

“诶?”他用有些困惑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手下,在确认自己并没有听错酒名后,又一次望朝了这边。

“您点的的确是这款酒没错。”

“我要的,是真正的*bartender*。” 加重了语气并在bartender上稍作停顿, 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稍微苦笑了一下。

“我....” 他似乎想要说什么,一个声音却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那是非卖品。” 抬起头注视着声音的来源,却对上了一双凛冽的凤眸。

“呃...恭弥你怎么出来了?!” 似乎对对方的出现感到意外,他有些手足无措地转过身,哭笑不得地看了那个被为“恭弥”的男人一眼。

男人没有移开目光。和那琥珀色所带来的温暖不同,他的眼神似乎是某种危险的信号,让人不禁浑身战栗。什么也没有说,男人转身走进了吧台,那种冰冷而凛冽的气息却如同刺入皮肤了一般,久久不能褪去。

“呃...失礼了,恭弥他没有恶意。不过就如您所见,我恐怕要拒绝您的美意了。作为*bartender*的补偿,今晚您可以任意点别的酒不用付账。”

“啊...现在这种情况下或许*Margarita"最合适吧....算了,我就先用这杯慰籍一下好了。” 朝面前一脸歉意的人挥了挥手,将放在自己面前的bartender一饮而尽。

虽然很遗憾,可是有的人看样子是碰不得的。

那沉淀在那凤眸深处的感情,或许比最高浓度的伏特加的酒劲还要强烈吧?
评论
热度(3)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