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胜出,轰出。
火黑,云纲,缇亚。

【云纲】误会

#纲吉深夜六十分# #云纲# #戒指#

#成年云雀*幼年纲吉

求婚事件的后续(笑)


体育课上,井上响注视着奔跑的孩子们,在舒适的暖阳下伸了个懒腰。

忽然从远处传来了吵闹的声音,他抬起头,然后快步地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

“啊,那个,响老师!纲君他....” 响抬头看到一个有着温暖棕色头发的小家伙跪坐在地上,他的额头上有红痕,似乎很痛的样子。

啊,又被球砸到了啊,看着那个皱着眉头的孩子,响轻轻地揉了揉那蓬松的头发。

“纲吉君?你没事吧?” 作为体育老师,响知道这个孩子,他对体育不是很在行的样子,经常会摔倒啊什么的。

“唔..老..老师”

“都怪纲吉太笨啦!这种球都接不住。”站在远处的男孩有些不满地嘟哝着,而响则是要男生和地上的纲吉道歉,然后扶起了纲吉。

虽然在体育课的测试表现上差强人意,但响喜欢这个孩子。这孩子有着非常干净的眼眸,总是让他想起自己的弟弟,所以不由地也对他多了些关心。

“那么,我们去保健室吧。”响这么说着,便带着纲吉进入了保健室。保健室老师似乎不在的样子,响只好自己动手翻出了消毒用的酒精。

“啊、纲吉君你到这边坐下!可能会有点疼不过是男子汉的话这点要忍住!”

纲吉点了点头在床上坐下,他在听到会疼的时候表情稍微动摇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振作了起来似的抿紧了嘴唇。

因为纲吉可爱的反应笑了出来的响小心地帮纲吉消了毒,正准备将酒精收起,在注意到一些事情后却又停住手。

“等等,纲吉君你的手似乎也擦伤了的样子?那里有一圈红红的。” 响望向纲吉的手指,在指关节附近有一点红色的痕迹,虽然好像并没有出血,不过保险起见还是上药吧。响这么想着,却在听到纲吉接下来的话语之后稍微有些愣神。

“啊,这个是“约定”的证明!”

“约定?”

“和纲吉未来的新娘子的约定!”

“新娘子?” 响接着问了下去,越发好奇了起来。

“那个啊,妈妈说结婚要交换戒指,但是...但是纲吉没有戒指,本来想画一个的,可是那样妈妈肯定会要我洗掉,然后...然后就变成这种形式了!以后纲吉要买真正的戒指!”

“这样啊,那纲吉可是要好好锻炼身体才能照顾好新娘子哦!”大概明白了是什么回事的响看着纲吉一脸骄傲然后双眼放光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又揉了揉纲吉的头。

啊啊,现在的孩子不得了啊。连我这个大人都要自愧不如了。

他又一次望向纲吉的左手,在他无名指上的痕迹,就如同戒指一般,巧妙地刻在了那里。响能看出那力度是经过了小心的计量的,这个独特的“戒指”,里面满满地都是宠溺和独占。

唔,我是不是该偷过来用一下啊,这个主意。有机会的话还真想见见纲吉的“新娘子”啊。

响考虑着要不要也向这样向交往的女友求婚,并想象着纲吉的新娘会是什么样的聪明的女孩子。 而他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后的混乱则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评论
热度(3)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