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火黑,云纲,缇亚。

【云纲】灭灯人

#纲吉深夜六十分# #云纲# #灭灯人#

#成人老师云雀X幼年纲吉 3#

#欢迎小无回来w#

云雀走进了沢田家,却敏锐地从前来迎接的奈奈的脸上读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在他打完招呼后奈奈有些为难地说抱歉今天的课程需要取消,听到取消的原因时云雀不由地微微皱起了眉。他从奈奈的手上接过放着热水的托盘上了楼梯,然后推开门进入了熟悉的房间。

那个平时会在听到他的脚步声瞬间抬起头露出明亮表情的小家伙并不在书桌旁,而是在床上。他的眼神暗了暗,走近了床。他先是伸手轻轻抚上那个毛茸茸的脑袋,然后确认性地将手贴上了对方的额头。

依旧有些烫人的温度在云雀微凉的肌肤上蔓延开去,云雀将手移开,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纲吉感冒了,有些发烧,他想起奈奈的话语,再一次伸出手掖了掖稍微有些凌乱的被角。

“唔、云雀老师?”小家伙似乎是醒了,他睁开眼,用好像做错了事一样的表情看着云雀。

“嗯。”

“对不起,今天的作业没完成。”

“先把病养好。”

这时云雀忽然想起了刚刚放在桌子上的托盘,他将放在上面的药倒入杯中看着药剂缓缓溶解,然后又转过身对床上的纲吉说道,

“纲吉,吃药。”

然而刚刚还在被窝外面的纲吉忽然缩进了被窝里,从云雀的角度只能看到一团小鼓包,仔细看还能发现它在上下起伏着。

“纲吉。”云雀知道小家伙这么做的原因。纲吉讨厌苦的东西,药当然也不例外。不过现在可不是惯着他的时候,毕竟他还在发烧。云雀稍微加重了语气,看到面前的小鼓包颤抖了一下,然后纲吉探出了脑袋。

“你吃药的话,今天的作业不用补了。” 小家伙的眼睛似乎在一瞬间亮了起来,他看了眼面前的药,然后下定决心似的对云雀说道,

“云、云雀老师说的。”

“嗯。”

纲吉嘟囔着将药一口气灌下的样子实在有些可爱,云雀忍不住又伸出手揉了揉那棕色的头发。

“那个啊,云雀老师!下次云雀老师能来我们学校么?之前响老师说想见纲吉的新娘子哦!”纲吉这么说着,露出了有些俏皮又狡黠的表情。

“响?” 云雀当然记得之前的关于“新娘子”的事,倒是他对纲吉说的那个“老师”有了些微的兴趣。很少听到纲吉在家里提到老师,看样子那人和他关系不错。

“嗯!是纲吉的体育老师!他很照顾纲吉!然后他之前说戒指很漂亮!还说他要学习什么的!”

云雀考虑了下便明白了大概,那个老师应该是把他当成了真正的“新娘子”,不过迟早他也会去纲吉学校看看的,到时候去见见那个老师也未尝不可。他不讨厌学校,学校的风纪维持一直是他的兴趣。当然还有咬杀违反风纪的人。

“好。”他这么应了一声,果不其然看见纲吉开心地笑了,似乎是有些困倦了,他看到纲吉稍稍打了个哈欠,然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因为今天的课程是晚课的缘故,时候已经不早了。再加上退烧药的效果,会困也是理所当然的。云雀又一次抚上了纲吉的额头,温度降下去了不少,现在纲吉需要的是好好睡一觉。

这么想着,云雀起身准备关掉房间的灯,却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他回过头,看到纲吉强打起精神看着自己,似乎想说什么,又顿了顿没说出口。

“纲吉?” 他试探性地问道,纲吉有些支吾,他将脸埋在被窝里,然后云雀听到了非常细小的声音。

“....不要关掉。天花板会扭曲,像是怪兽一样。有点、可怕。”

云雀在一瞬间明白了纲吉的话语。他安抚般地将自己的手重叠在那抓住自己衣角的手上。小家伙又往这边靠近了一点,像是寻求温暖似的蹭了蹭。

如此让人怜惜。


“唔、云雀...老师.....” 纲吉似乎想说什么,却因为那有些微凉但依旧舒适的温度而更加困倦了。

“睡吧。”

一时间房间里安静了下去,不一会便响起了规律的呼吸声。

云雀用另一只空着的手将灯熄灭,然后握紧了纲吉的手。
评论(2)
热度(7)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