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胜出,轰出。
火黑,云纲,缇亚。

【云纲】鸦

#纲吉深夜六十分# #云纲#
#违禁药# #180270架空#
警察云纲系列 3

注意:有化名出现。


交缠身体,刻下痕迹。
-------------------------------

他将身体压低,试探性地活动了一下手。他的颈部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努力无视那有些不协调的感觉,屏住了呼吸。

角度确认,力度均匀,他将球杆推出,只听见“砰”的一声,球划出一条漂亮的弧度击中了7号球,然后顺势滚入了洞中。

Bingo!

他稍微松了一口气深呼吸了一下试图缓解依旧在不断冒出的热度,虽然房间内的空调温度的确偏高,但这莫名的热度还是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很不错,完全看不出这是你第一次玩,津。” 从不远处传来的声音让他猛地回过神来,他这才意识到现在不是分神的时候,于是他稍微冷静了一下,抬起头回应道:

“您过奖了。Michael 先生。”

“不,我是认真的。你做什么都学习的很快,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认识到这一点了。”

“能被您高看是我的荣幸。” 他笑了笑,忽地想起了某个“魔鬼上司”的身影,忍不住头疼了起来。

“不过,刚刚那个球并不是最佳的打法。在这样的情况下获得更多分数的才是赢家。”眼前的男人不动声色地这么说道,猜不透他在想什么,让人不由地有些紧张。

头疼感似乎加重了,还有房间的热度。津忍不住皱起了眉。

“您的意思是?” 津看着男人朝这个方向走了过来,他在自己身后站定,然后握住了球杆,当然,这意味着他几乎是从身后整个包住了津,他们从后背到腿部都紧贴着,他的手也碰触到了津的手。

就在津的心底因为这个过于亲密的举动而警铃大作时,他感觉到男人的另一只手攀上了他的腰,几乎是极为情色地抚摸了起来。

几乎在那一瞬间,津的手肘迅速地往后扫去,男人往后跳了一步,津往后退去,却忽地感到身体一软,他只好扶住了身边的球台。

“这样可不行哦,要好好学习啊。我应该有说过,获得更多分数的才是赢家吧,虽然你现在的样子也不错,津,还是应该喊你27分队队长,沢田纲吉?” 男人看着面前的人喘气的样子,笑了出来。


“...你,什么时候....” 一口气涌出的无力感和仿佛要让整个身体燃烧起来的灼热让纲吉咬紧了牙,比起身份暴露,他现在更在意的是自己是什么时候被下了药。

“就在你握住球杆的时候。那上面有无色无味的药,当然我有提前吃下解药。那么,接下来我们来玩个游戏吧。我知道你来我这里是为了找存放那些被绑架人质地址的保险箱密码,游戏里我会告诉你密码。”

纲吉望着面前的男人,他的视线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了,这和他平时接触到的药似乎有些不一样。与其说是疼痛,倒不如说是,热度,还有某种,奇异的快感。

...这家伙,难道?!

纲吉用力地咬了下嘴唇,刺痛感让他稍微恢复了理智,他现在必须要保持冷静。

“我不认为你会这样做。”

“你比较特别,而且我是会立刻享用自己喜欢吃的东西的类型。想做什么也会立刻就做,所以我一向先吃甜点。”

“很不巧的是我一向把喜欢的留到最后,而且我不喜欢甜点。”

纲吉努力压抑下变重的喘息,他从刚刚的对话里感觉到了微妙的不协调感。

“但是我很喜欢。而且,我对你的味道很感兴趣啊。” 男人对他逞强般的举动不以为然,他靠近了纲吉;男人抓住了纲吉的手将他抵在墙上,用领带绑住了它们。此时他们比刚刚还要贴近,纲吉甚至能感觉到男人的呼吸,男人满意地眯起了眼,他放松警惕的几秒钟的时间却已经足够。

就是现在!

就在纲吉准备用藏在领带内的钢丝制伏男人时,却有什么东西从后方扫过,男人惊讶地转身,但额角的剧痛却让他无法再进一步反应,在看清来人的脸时,他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当然,露出那表情的不只有他一个人。

“你...” 然而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他就昏了过去。纲吉看着眼前的男人,那双凛冽的凤眸现在充满了杀气,在一瞬间的吃惊后,纲吉全身放松了下来。

“恭弥。” 他喊出了那个人的名字,然后用钢丝划开了手上的领带,他脚下一软,跪坐在了地上。

云雀朝纲吉走了过来,他确认纲吉身上并无外伤之后将他扶起,然后他注意到纲吉不均匀的呼吸和潮红的面色,瞬间表情暗了下去。

“我被下了药。里面估计有媚药成分,不过没得逞。” 纲吉努力稳下呼吸说道,依照恭弥的性格估计也猜出了个七八分,但是好好地告诉对方是他的习惯。

“咬杀。” 纲吉感觉到扶着他的手收紧了几分,他很明白对方的心情,不过现在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

“恭弥,改天。人质比较重要。扰乱风纪的人早一秒清除都好不是么。” 充分了解恋人性格的纲吉这么说道,他听到恋人稍微咂了下嘴,扶着他朝门口移动。

“密码?” 云雀试图通过和纲吉说话来减轻他的痛苦,他知道纲吉忍地很幸苦,当然,他也是。

“抱歉、但应该有线索..哈啊..他刚刚忽然提到游戏还有吃的、我觉得不太对...唔...” 纲吉断断续续地重复了他们刚才的对话,他试图更加连贯地叙述,可是他的大脑现在一团浆糊。他强大的意志力让他在面对Michael的时候能够保持理智,但身边的男人的味道让他发狂。

仅仅只是知道现在扶着自己的这个人是云雀就已经让他快要不能忍耐了。
他能明确地感觉到自己的那里已经完全站了起来,有些渗出的黏腻的液体让他的西装裤都染上了些许不一样的颜色。走路的时候,他和云雀之间会有细微的摩擦,他忍不住又往那边蹭了蹭。

因为他的动作云雀失去了平衡,两个人就那么摔倒了,然后很不幸地,又或者说在纲吉潜意识里觉得正好想反,他们如同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嘴唇相触。

哈啊、好舒服。

“唔、恭弥、不行了、这样下去、没法走、哈啊”

他想要云雀。

纲吉头脑里的理智几乎要因为这份切实的热度而完全消失殆尽,但云雀比他快一步。

云雀加深了这个吻。他用舌头扫过纲吉的牙龈,然后纲吉的舌头便迫不及待一般地缠了上来。他们唇齿交缠,云雀隔着西装裤用自己的摩擦着纲吉的那里,果不其然地感觉到了恋人的颤抖。云雀能明确地感觉到有什么热热的东西渗了出来,那份热度让云雀又硬了几分。

纲吉高潮的时候,云雀依旧吻着他。纲吉身上的每一个角落都沾染着云雀的气息,这让他沉迷。

“嗯、哈....”他用一只手攀上云雀的背,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了云雀的手。就在这时,他瞥见了在云雀身后有什么东西朝他砸了过来,他的大脑一下子清晰了起来。

“唔、恭、” 然而预料中的声响却是发生在另一个人身上,云雀保持着和他唇齿相连的状态往后挥出了浮萍拐,拐子划出一道银光,然后毫无偏差地击中了目标。

“呃啊!” 惨叫声一瞬间响彻在房间里,云雀这才结束了吻,他回过头,看着地上的男人,纲吉确信他再一次感到了杀意。

“你,之前说过自己是立刻享用喜欢的事物和做喜欢的事的类型是吧。在这点上我有同感。”

男人似乎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只是呆呆地看着他。

云雀朝他的方向迈进了一步,笑了。

“所以,还是现在就彻底将你咬杀吧。”

浮萍拐又一次挥了出去,毫不留情。


因为刚才的事情已经清醒不少的纲吉看到地上的“不明物体”和甩了甩血渍望向自己的云雀恭弥,忍不住叹了口气。

“好点了?”云雀走了过来,他确认性地抚上了纲吉的肌肤,虽然热度并没有完全消散,但毕竟发泄过一次了,纲吉的精神状态似乎也比刚才好很多。

“嗯。恭弥,别杀了他。”

因为恋人的话语皱起了眉的云雀在听到下一句话之后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我还没好好'招待'他的那话儿呢。虽然X-burner可能太过了,不过X-Glove的火焰应该没事。”

他就是喜欢纲吉这一点。纲吉温柔,并不代表他软弱。


“走吧。”

云雀伸手将纲吉拉起,然后两人再次迈步走向门。

“啊。恭弥你的,没事么。”

“回家再说。”

“你不是先吃喜欢的东西的类型么?”

“运动过后才是正餐。”

“恭弥你啊....”

.....两人的声音逐渐远去,最后消失在门后。
评论
热度(26)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