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胜出,轰出。
火黑,云纲,缇亚。

【云纲】人鱼线

#纲吉深夜六十分# #云纲#

 #人鱼线#


“独占欲,情色,本能。# 


“哈啊....”云雀恭弥从颈部一路舔了下去,成功地引起了对方的一阵颤抖。


“呃、恭弥....”对方口里传来的细碎呻吟如同红酒般甘美,他抬起头,看着身上的人的眼眸颜色逐步加深,那温暖的蜜色比他所见过的任何琥珀都要更加绚丽。


“恭、恭弥、等...现在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吧..你明明还没....啊...” 无视上方传来的有些焦急的阻止的声音,他的吻继续往下,直到到达对方的腰部附近。上身半裸着的恋人裤子被他拽下一点,漂亮的人鱼线就那么毫无防备地露在了云雀眼前。


云雀先是稍微舔噬了一下,肌肤细腻而良好的触感让他满意,用一只手稳住对方的腰,另一只手挑逗般地抚上了对方的背,云雀张开嘴咬了下去。他的獠牙浅浅地扎入了对方的肌肤,比之前还要浓烈的舒适感冲击了他的神经,身上的伤口在迅速痊愈,但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要更多,那是只属于一个人的,至高无上的甜美。


“唔...啊...” 吸血的时候的快感是双向的,他明显地感觉到了对方的身体紧绷了起来,他安抚性地又舔上了刚刚的咬痕,因为有控制力度,那里只有浅浅的牙印。


等到对方的呼吸逐渐平静下来时,他又一次抬起头,果不其然地看到了恋人有些哭笑不得的表情。


“呃、恭弥你...明明现在是最需要血的时候,为什么....”纲吉确认了云雀身上的伤口已经痊愈之后,稍微松了一口气,然而在看到对方一如既往的冷淡表情后有些无奈地笑了。


“咬在颈部的话,你负担会很大。” 虽然是冷淡的口吻,但是纲吉还是感受到了对方独特的温柔。


“呃、我没事的啦..不过那也不一定要在那种地方啊。如果只是要一点点血的话、那个..手指啊什么的不是会更好....” 


“你会比较舒服。” 毫不犹豫地说出口,云雀当然不会忽视纲吉在那一瞬间露出的有些窘迫的表情。


“呃、才不是那样、唔...” 还不等那反驳的话语说出口,云雀低头吻住了纲吉的唇。


这回不是咬,只是单纯的唇齿相触。


“唔、恭、恭弥....”对方的断断续续的呼唤声让他的心里有些痒痒的,在纲吉快要不能呼吸之前云雀放开了他,然后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还不够。


虽然说纯种吸血鬼不用每时每刻补给血液以维持理性,但这并不代表他们能压抑心中的本能,吸血鬼本来就是对欲望诚实的生物,云雀恭弥也不例外。


他渴求着沢田纲吉的血。


不光是血,还有每一个表情,每一种情绪,哭泣的时候,微笑的时候,害羞的时候,生气的时候,因为纲吉是他唯一认同了的,“伴侣”。


云雀将还在喘着气的纲吉拽入了怀里,然后又一次吻了上去。


在你身上每一个角落刻下印记,一次又一次,深深地,直到时光将我们变成灰烬。


评论
热度(48)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