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胜出,轰出。
火黑,云纲,缇亚。

【云纲】烟火和新年礼物

#纲吉深夜六十分# #云纲# #新年# 

#警察云纲系列4# #180270架空#


“烟火和你的新年礼物。”

---------------------

云雀恭弥因为不远处嘈杂的声音而皱起了眉,走在他身后的草壁似乎感觉到了他周身的低气压,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云雀讨厌群聚一事人尽皆知,风纪分队的队员对这位被称为并盛最强的队长心存敬畏,自然也不会去做让对方生气的事情。然而偶尔也是会有例外的,比如这次的事件。草壁明白他们的队长虽然厌恶群聚,但却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分辨出案件的最佳处理方式,这也是为什么这次云雀并没有立刻咬杀那些人。

人群中似乎有人发现了他们,那人朝他们跑了过来。在草壁看清楚来人是谁时他礼貌地打了招呼。


“你好,迪诺队长。”
“你们来了啊。恭弥呢?”
“队长的话....”草壁转身准备和云雀汇报情况,却发现本应该在那里的人已经转身走向了另一个方向。他有些尴尬地看向了迪诺,而迪诺只是了然般地笑了。


“嘛,反正等会也要带恭弥过去的,那家伙反应还是那么敏锐。不过他居然直接无视我,还真是...”

有些不解的草壁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所在的地方并不是第一现场。为了保留现场的完整性,迪诺他们刚刚已经将伤者转移到了别的地方,而云雀离开的方向正是第一现场的所在地。

草壁不由地再一次在心里感叹那个人的强大,他和迪诺并肩走着,到达了目的地。他们所在的地方位于河堤上,草壁望向前方,视野很好,河对岸可以看到神社,明灭的灯火异常漂亮,如果在这里看烟火的话应该会很漂亮才是。

说起来,明天就是新年了啊。居然在这个时间点发生案件,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草壁这么想着,望向迪诺的方向,他已经走向了云雀的方向,不过云雀似乎并不打算理他就是了。

“哟,恭弥。好久不见。...你果然还是老样子。”迪诺有些无奈地走到他旁边,云雀只是抬头瞟了他一眼,又将视线移向了爆炸物的残骸。

“是自制的炸弹,而且是定时的那种。好在炸弹的威力不是很大,我已经让鉴别科的人去调查残片的成分了。”迪诺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他简单地梳理了目前所知的内容,而云雀并没有回应,只是目光变得锐利了起来。

“伤亡?” 

“有几对情侣受了伤,已经在处理了。”

云雀凝视着地上烧焦的痕迹,迪诺的话语听起来很是平常,他却微妙地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炸弹的数量和摆放方式都非常巧妙,但是受伤的人却是“不特定”的某些存在。对于这样的犯罪来说,缺少了某些致命的东西,他皱了皱眉,忍不住握紧了手上的浮萍拐。

“不过还好现在还没有到人流最密集的时候,零点的时候这里会有不少人聚集,因为对面会有烟火大会,保险起见我已经让侦破科的人来查这里还有没有其他炸弹在了。虽然对那些想看烟火的情侣们很抱歉,但现在还是暂时封闭这里比较好。” 迪诺这么说着,云雀在听到他的话语后却瞬间变了神色。


“等、恭弥?!” 无视身后迪诺的叫喊,云雀冲入了夜色中。时钟指向11点55分,他明白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必须马上解决才行。


云雀跑到高处,他飞快地扫过整片区域,然后他看到了在对面河堤的人群附近有一小块凸起的影。他咂了咂嘴,加快了步伐,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有什么人接近了那个“东西”,然后他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火焰,那是他无比熟悉的颜色。


云雀绕过人群走近了那个身影。周围的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火焰,对方在看到他之后扬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恭弥。” 

“嗯。” 云雀应了一声,确认了眼前的人,也就是纲吉手上拿着的东西没有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之后,将那东西从纲吉手上接过,然后他们走到了人相对少一点的地方。


“你怎么会在这里。小婴儿说你今晚有任务。”云雀压低声音问到。

“啊,嗯。我提前结束了任务,听reborn说你在这边,过来找你的时候看到有个人鬼鬼祟祟地觉得不太对,然后就发现了这个。reborn说你在处理一起连环爆炸案,和这个有关系么?”纲吉也压低了声音不让别人听到他们的说话内容,在旁人看来,他们只是在很普通地聊天罢了。

“他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这边。” 

之前的那起爆炸只是为了试探威力和分散警方注意力罢了,刚刚那起爆炸缺乏“动机”,而云雀在听到迪诺的话语之后就明白了“目的性”到底在哪里。

“原来是这样。那等会我把那个人的特征什么的复写出来,会比较好找。”

“嗯。你找我有事?” 云雀本来就预定今天任务结束后去找纲吉,毕竟两个人除了任务之外其他的时间基本上会一起度过,尤其是晚上。云雀讨厌群聚,他更喜欢和纲吉两个人一起,但他对纲吉特地过来找自己这件事有些在意。

“啊,只是想到了一个不错的新年礼物,时间差不多刚好啊。”纲吉这么说着,云雀确认在对方琥珀色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狡黠。


就在云雀想着纲吉所谓的礼物是什么的时候,他感到纲吉将自己拉了过去,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前方的视野,似乎是纲吉的风衣,然后有什么温暖的东西贴在了自己的唇角。

就在这时传来了咻咻的声音。各色的烟火在夜空中炸裂开去,如同在墨色的画布上铺散开去的颜料一般流光溢彩,人们感叹着着烟火的美好和新年的到来,完全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被衣服挡住的两人。

短暂的唇齿接触后纲吉先行退开,他眼里满是笑意,那满溢出来的什么东西让云雀心里有些微痒。

“新年快乐,恭弥。”纲吉握住了云雀的手,云雀没有回答,他将目光投向远处的烟火,然后握紧了对方的手。

在过去和未来交接的时刻,他们接吻。就如同之前无数次一样,就如同以后的漫长时光里他们会做的一样,他们接吻,在漫天的烟火下。

评论
热度(6)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