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火黑,云纲,缇亚。

【20161011火黑日贺文】A day

又是一年。第三年。
我还爱着你们,真好。越来越像老夫老妻,可是这才是温暖的你们。
不忘初心,明年也请多多指教。

————————————
#A Day#
#20161011火黑日#
#美国同居设定#

1. 6时27分
黑子睁开眼时还有些迷糊,试图伸手揉揉眼睛却发现被圈在谁的怀里动弹不得。他抬起头凝视那个人的睡颜,阳光从窗帘里透入照射在近在咫尺的人脸上,极有特色的分叉眉被渡上了一层柔光。
再睡一会吧。他这么想着然后闭上了眼。

2. 8时45分
火神从厨房走出回到房间,顺手把在床角滴滴作响的闹钟按掉。确认着声音并没有吵醒床上的人以后火神安下心来,他瞥头看着不远处被窝鼓起的小团,不由地在心底嘟囔出声,无论过了多少年这家伙都是这么小只啊,虽然这话绝对不能说出口。

3. 9时05分
”早上好,火神君。”
”哦。早啊。等、我说你,那是什么打扮?!”
“啊,昨天穿的衬衫。果然有点大。”
“不,我不是在问这个...”
然后火神花了五分钟帮黑子整理衣服,当然不能忽略掉他有些发红的耳根。

4.11时30分
两个人的餐具。
水煮蛋,日式炒饭还有香草奶昔。

5. 14时39分
假日总是人群熙攘,无论到哪里都不例外。
货架上物品琳琅满目,黑子认真凝视着某一栏,直到火神出声呼喊才回过神来。
“在看什么啊?黑子。”
火神确认着手上的清单,伸手把货架上的东西丢入购物车。
“没什么。火神君,还差什么吗?”
“我看看,牛肉和蔬菜都有了,就差给二号买的东西了。黑子我们去那边。”
“奶昔…”
“我知道啦,牛奶已经买好了。”
“嗯。火神君,你说二号会喜欢奶昔吗?”
“哈?二号那么像你,应该会喜欢的吧…”
“那么走吧,我们去找奶昔味的狗粮。”
“等,那种东西不会有卖的吧?!”
最后火神还是有些哭笑不得地陪黑子把狗粮的货物架从头看到了尾。

6. 16时20分
“这样就可以了。二号,好了。”
做好最终确认后黑子轻轻揉了揉二号的毛,它似乎很开心地叫了两声然后甩了甩头跑了出去。
那么,接下来…黑子自己把自己身上多余的泡泡冲洗掉然后钻进了浴缸,耳际模糊划过二号的叫声,然后有什么声音逐步靠近,黑子睁开眼,一脸无奈浑身湿漉漉地拿着毛巾的火神出现在他面前。
“看样子还要再洗一次了。”
“啊。二号那家伙,总是动来动去的,没法好好帮它擦干毛。”
“那是因为二号喜欢火神君吧。稍微有点嫉妒。”
“不,你啊,二号比较喜欢你啦。话说,我进来了啊。”
浴缸里的水因为多了一个人溢出不少发出哗啦声响,感受着身后的体温,黑子不由地打了个哈欠。
有点烫?不,也许恰到好处。

7. 18时27分
火神单手将盆里的鸡蛋搅拌均匀,然后用另一只手拨通了号码打开至免提模式。
片刻嘟声之后电话通了,他正准备开口问安却听到了怒吼的声音。稍微把话筒拿远,火神露出了有些怀念的笑容。
“哦,早上好啊!监督!假期过得还好吗?”
“不是说8点打过来的吗?怎么过了这么多年火神你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
“抱歉,因为晚上黑子要处理工作我也要出门所以稍微提前了一点打过来。”
“没事啦。那还好吗?”
“我们这边?还是老样子!每周都会和这边的队友一起打个篮球什么的,有机会的话监督啊还有前辈们也可以过来。”
“会的,等日向和铁平他们处理好手头的事,倒是你们,今年会回来吗?”
“预定是在年末回来一趟,……”
火神正专注于电话却忽然听到水烧开的声音,他放下手上的容器保持握着话筒的姿势呼喊出声,
“…黑子!能把灶上的火关一下吗!我正在给监督打电话!呜啊二号,我等会陪你玩啦!…抱歉监督,你刚刚说到哪里了?”
“不,没什么,恋爱真好啊。我也差不多该考虑婚姻大事了吧。”
“哈?呃…”
电话那头稍微有些捉弄性的话语让火神觉得有些窘迫,二号的叫声没有停止,火神挠了挠头发安抚性地拍了二号的头。

8. 19时53分
被放在黑子惯用的电脑桌旁的毯子和咖啡。
被塞进火神上衣外套的手套和地铁卡。
一句“我出门了,工作加油。”和作为回应的“路上小心”。

9. 23时11分
唇齿间充斥汗水味道的啃咬,攀附于背上的手和叠加的抓痕。

10. 0点0分
火神将洗完澡回到床上的恋人搂进怀里,他伸手抚上水蓝色的发丝,在确认手下的触感是完全干燥之后又把怀里的人揽地更紧了一些,然后在他的额角落下一吻。
“晚安。黑子。”
“晚安。火神君。”
时钟指向12点,洛杉矶的灯火如同许愿的小星星一般从窗口透入,偷偷地守护着床上相拥的身影。

又是新的一天的开始。
你在的一天。

评论(8)
热度(28)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