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火黑,云纲,缇亚。

【火黑】逆转流年2

逆转流年  

#火黑#  #十年后#  #交叉视角#

2.1.

【温柔是谎言。而谎言是温柔。】

----------------------------------------------------------

不知不觉已过深夜。庆功会也逐渐接近尾声。

毕竟是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比赛,在精神上对胜利的兴奋过去之后,身体需要得到充分的休憩。只有这样,才能好好地面对新的开始。回程的大巴已经准备完毕,队员们一边三三两两地朝着巴士走过去,一边商量着回去之后要如何洗个热水澡然后好好睡一觉。

【….ga!.....iga!!.....taiga! hey you hear me?  ...我!….大我!能听见么?】

还处在有点无法集中状态的火神正闷头准备走出休息室,忽然猛地反应过来有人在喊自己。他回过头看清了声音的来源,站在那里的是他们球队的队长-Thomas.

 

【…er…sorry ! I am probably a little bit tired and didn’t hear you! Is there anything I can help?啊…对不起队长…我想我是有点累了刚刚没有听到您喊我….请问有什么事么?】

火神略带窘迫但依旧礼貌的神态让汤玛斯忍不住微笑起来。这小伙子来到这边之后都这么久了还是老样子,或许这也是受了日本文化的影响吧。

【 I just wondering if you have any plan tomorrow. If not, then I may need your help.恩…我就是想问问你明天有什么计划了么。假如你没有的话我可能需要你帮忙。】

【? I guess I’ll just rest in home. What do I need to do? 唔…目前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我想我可能就呆在家里休息吧…您需要我做什么呢?】

 

【well…I just want you to take care of Stephen. I don’t think it’s a good thing to leave him alone now…we still need him for the next game anyway… I have to meet with coach tomorrow and discuss strategies for next game, so I appreciate if you can help.啊…就是想要你顾着点史蒂芬。我可不认为现在让他上车一个人回家是个好点子。我们还需要他在下一场比赛里好好表现呢。因为明天要和教练商量下次比赛的战略问题我没法留下来,如果你能帮忙的话就真是太好了。】

顺着队长的视线,火神看到了躺倒在沙发上醉的不省人事的队友。一边无奈地想着队友喝酒太没节制了一边觉得无法坐视不管,火神最终答应了自家队长的请求,决定在这里留宿。

搀扶着队友走进房间,然后几经周折终于成功地帮他盖好被子之后,火神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虽然之前来过好几次,不过从来没有在这边过夜过,所以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这里的客房。火神忍不住环顾起四周来。得体的摆设,舒适的床,还有从大大的落地玻璃窗里可以窥见的,流泻出来的夜色。

 

似乎被夜色吸引了一般,火神拉开阳台的门走出了房间。洛杉矶的晚上绝对说不上温暖,夜风带着些许的凉意,让火神的头脑稍微清醒了起来。放眼望去,山脚朦胧的灯火和夜空中闪烁的星光似乎微妙地融在了一起,让天和地的交界线都变得模糊起来,满眼都是淡色的斑斓琉璃。火神的脑海里蓦地浮现出一双眼睛。那眼里有着和夜色相似的安静。

 

啊啊。说起来。那天…也是这样的晚上呢。

 

火神记得那是winter cup获胜之后的庆功会。大家一起去了居酒屋和烧烤店。结束的时候自己和那个人如同往常一样并肩走在回去的路上,。只是难得手上没有拿汉堡和奶昔。

他记得自己自己偷偷撇了一眼身边搭档的表情。那里面除了有些许疲倦,和残留的兴奋,还有难得的放松下去的神色。

他也记得当走过拐角口的时候身边的人被匆忙走过的行人撞到,然后自己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去抓他,却因为惯性的原因被一起带倒。

 

然后就那么唐突地。他看到了自己搭档被放大了的脸。再然后。双唇接触。

 

这是一个对于双方来说都太过意外的吻。

 

火神记得自己耳边掠过的远处汽车呼啸的声音。依稀的蝉鸣。还有少年嘴唇的触感。

凉凉的。甜甜的。

温暖的味道。

 

当火神匆忙站起身来时,身边的黑子也已经站了起来。应该要说什么才对。火神却发现自己无法开口。

 

【……..火神君….】

先打破这片沉默的是黑子。他蓝色的头发在夜色中带着好看的柔光。

【火神君…..我……】黑子抬起头看着自己。

 

火神记得那个眼神。少年的眼里似乎装满了整个星空。漂亮的连时间都停止了流动。自己当时在想什么呢。自己当时的心情是什么呢。自己当时想要做什么呢。似乎只是下意识地明白会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但到底是什么不一样呢。当时的自己却无法知晓。

 

【……没什么。抱歉我刚刚平衡没控制好。今天有点累了。那么我先回去了。明天学校见。】

【…..哦。晚安】

伸出去想要揉对方脑袋的手却就那么硬生生地卡在了空中,只能静静地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火神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焦躁。

发生的太快就如同从未发生过。只有嘴角残留的触感告诉自己这一切并非幻觉。

 

后来。自己和黑子还是继续每天一起练习一起去M记吃东西。

后来。自己和黑子还是在球场上配合默契。

后来。篮球部的前辈们毕业了,自己和黑子有了后辈。

后来。自己告诉黑子毕业之后要来美国打篮球。黑子只是平静地祝福自己不忘毒蛇地吐槽一下自己并不怎么好的英文成绩。

 

没错。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意外总是用最奇妙的方式开场让人措手不及,然后再用一个过于诡谲而平静的方式收尾。生活从来都是如此。谁知道那些平静背后每个人有多少酸甜苦辣。

…………..

后来他们毕业了。自己再也没有见过黑子。

 

胸口仿佛窒息一般地疼着。火神深吸了一口气。过了这么久,火神似乎能够明白一些自己当时的心情了。

 

你总是说我很温柔。说我的率直是温柔。

 

火神大我从来都是直面自己所有的一切。

火神大我会玩着自己喜欢的篮球笑地肆无忌惮,会因为小狗怕地瑟瑟发抖。

可这种温柔对着你来说却有些不同。

那或许是在温柔外表下,掩盖其实在害怕着什么改变的自己的一个谎言罢了。

 

想要和你一起打球。

想要和你一起笑闹。

你是最重要的伙伴。

你是我的影子。

如此重要。如此重要的你。

 

我大概是能够明白你那时想要诉说的话语的吧。可是却感受到了胆怯。

期待却胆怯。

 

我在害怕失去身为【最重要的搭档】的你。我在害怕这层羁绊被剥去。如果你不再是【搭档】的你,我还能不能够像现在这样和你一起勇敢地走向未来呢。当时的我还无法回答。明明如此接近,却因为太过接近而不敢行动。身为光,我最怕的是光的温度灼伤了影子,然后再也无法碰触到。

 

那个晚上。似乎单方面结束对话然后离开的你。其实是因为看出了我的动摇,所以才会那么不动声色地把裂开了的线重新拉起来的吧。那个说着【没什么】的你,就用这样的谎言,维持着我们的【日常】。毫无痕迹。

 

呐。黑子。温柔的人。明明就是你啊。

 

2.2. 

【坚强是软弱。而软弱是坚强】

-------------------------------------------------

黑子从M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夏日的夜晚流淌着的是有些闷热的空气。让黑子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

走上人行天桥的黑子正想着要早点回去休息,却在下方的楼梯上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咦?小黑子?是小黑子么?呜哇真是小黑子~~~】正朝着自己兴奋地挥手的人,正是自己初中时期的队友,黄濑凉太。

 

【小黑子小黑子~~真是好久不见!我可是超想见你的啊!】快步地跑到自己身边的黄濑君有着好看的金发和大大的笑容,让周围的女生都忍不住停下来偷看这个美男子。

【….好久不见了呢黄濑君。还有请不要用这样的表情在公共场合这么说。周围女孩子的视线让我很困扰。】

【嘤嘤小黑子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一样冷淡呢。明明难得再见面的说。】看着面前的黄濑依旧像十年前那样回应着自己,黑子忍不住在心底微微笑了起来。

 

【小黑子你现在要去哪里呢?我正准备去吃东西来着~要不要一起去坐坐?】

【非常感谢黄濑君的好意,不过我刚刚才从M记出来已经很饱了。】

【诶诶~那种东西怎么能填饱肚子啊!小黑子你的饭量还是一样的小啊!真是的!】黄濑一边夸张地叹气,一边似乎无奈地碎碎念着,【话说小黑子你还是一样这么喜欢M记呢。明明不健康。小黑子本来就小小的再天天吃这个对身体不好啦….呜哇好疼!小黑子你干嘛呜呜】

【我才不小。还有我只是喜欢这里的奶昔而已。主食我还是有好好吃的。】被某个词刺激到的黑子毫不客气地赏了黄濑一记手刀,然后满意地看到黄濑继续欲哭无泪。

 

【连这一点都是老样子呜….我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小火神老是说你的手刀厉害了,真的超疼的啊呜….啊….】本来还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的黄濑忽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似地不说话了,气氛一瞬间有点尴尬。

在听到那个名字之后心脏瞬间的紧缩之后,黑子静静地回答道;【既然火神君有告诉过黄濑君你那你还要继续犯,我只能说这是黄濑君你自己的问题了。】

【……你还真是过分啊小黑子。】稍微松了一口气的黄濑默默地接了一句话,然后就又陷入了沉默。天桥下来往的车水马龙。天桥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霓虹暧昧地拉出一条一条光的影子,倒是让靠着天桥栏杆的两人默默不语的两人显得有些尴尬。

 

【…..呐小黑子。我听说小火神的队伍今天的比赛又赢了哦。】

【…..恩。】

【……..小火神还真是厉害呢。】

【……恩。】

【…….小黑子,你还是……】

【……恩。】

明明没有问出口的黄濑,在听到身边黑子小声的声音时仿佛忽然明白了他的回答似地,只是叹了口气。他伸手摸了摸黑子的头。然后就离开了。

 

【……小黑子,你还真是坚强呢。】黄濑君走之前说的这句话语还环绕在耳边。黑子抬头望向远处。层次的楼道中间,明明暗暗的坠落的星火。这个城市似乎永远也不会坠入黑暗,就如同那总是被光芒包围的身影一样。

 

啊啊…说起来。那天的星空。也是像今天一样漂亮呢。

 

黑子记得那是winter cup获胜之后的庆功会。和前辈们一起从居酒屋出来之后,和火神君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记得比自己高的搭档慢慢地迈着步子,偶尔打个哈欠,全身呈现出一种难得的柔软气质。

他也记得因为自己的无存在感被迎面走过的路人撞到,正要朝着地面砸下去的时候却被朝自己伸出的手抓住,然后脚下不稳跌倒了。

 

就那么混乱般地。他看到了自己搭档那总是闪着光一样明亮的眼睛,再然后。双唇接触。

 

这是一个对于双方来说都太过意外的吻。

 

黑子记得自己忽然剧烈起来的心跳和耳鸣声。还有仿佛瞬间被灌下了无数烈酒的火烧的感觉。

啊啊。不行啊。

好温暖。

 

当黑子起身的时候,火神也已经站在一边,黑子忽然无法抑制地想要告诉他。直觉一般的。汹涌起来的情绪。

 

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我喜欢你啊。火神君。

 

对面的人还是和平常一样,即使是在深沉的夜色里也有着太阳一般的光芒,那光芒晕入自己的心里,然后慢慢地蔓延开去,再也无法不为之眷恋。自己当时在想什么呢。自己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呢。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呢。只是下意识般地想要说出口却无法继续,当时的自己无法好好整理思绪。

 

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在和火神君道过晚安之后转身跑开。从余光里还能看见火神君朝自己伸出的手。黑子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焦躁。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然后迅速地消逝。只有如鼓的心跳告诉着自己这并非梦境。

 

后来。自己和火神君还是为了M记谁请客汉堡和奶昔而争论不休。

后来。自己和火神君还是被称赞为球场上的光和影。

后来。前辈们毕业了,笑嘻嘻地让我们继续保持连胜。

后来,自己告诉火神君将来想要成为一个保育员,火神君笑着说你这么没存在感孩子们会不会看不到你。

 

是啊。什么都不会改变。生活的轨迹依旧规整延伸,只是维持着平衡都已经那么小心翼翼,又怎么能顾及到谁或是谁的那些细碎的感情。

…………………..

后来他们毕业了。自己再也没有见过火神君。

 

今天再次见到黄濑君,有种莫名地怀念感。过了这么久,黑子似乎能够更加清楚地看清自己当时的心情了。

 

你总是说我坚强。说我执着地坚强。

 

黑子哲也可以在比赛中拼到最后一口气都不放弃。

黑子哲也可以一个夏天磨坏6颗球然后什么也不说咬牙继续训练。

可这种坚强对着你来说却有些不同。

那或许是坚强外表下,害怕失去的一种软弱罢了。

 

想要和你一起完成梦想。

想要和你一起并肩前行。

你是最重要的伙伴。

你是我的光。

如此重要。如此重要的你。

 

我大概是能够看出你那时眼里的复杂和惊讶吧。于是就感受到了不安。

悸动却不安。

 

一方面想要将这份快要满溢出来的心情传达给你,一方面却又期待着什么也不要改变。如果我们不能再如同【搭档】一样亲密无间,我还能不能陪着你一起去寻找你要的未来呢。明明是相互信赖着的,却因为太过信赖而无法开口。身为影子,我最怕的不是不能得到光,而是失去光。

 

那个晚上,没有向着离开的我追过来的你,没有伸出手的你,其实是因为在好好地考虑着我的事情,不想要轻率地作出任何决定吧。即使挣扎着,却笨拙而勇敢的你,依旧用你的笑容,无数次地拯救了我。

 

呐。火神君。坚强的人。明明就是你啊。

 

评论(2)
热度(11)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