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枫糖🍁

只言片语堆积处。
只想把喜欢的他们用喜欢的文字描写出来。
火黑,云纲,缇亚。

【火黑】心拍数

火黑。诚凛众也有剧情。
时间轴设定是在winter cup之前火神去美国然后其他众人在山里集训的时候。半原著向。不知道怎么归类结局属性但是一定要分类的话是HE。
虽然剧情略有变动,但是这是是一个夹杂了二次元和三次元心意的故事。希望能够传达到。给昆明。给我的家人。给那些失去但是还勇敢活着的人。给你们。给我心爱的火黑。


心拍数

#火黑# #原著向#

人总是会轻易划分界限,将一些事物归为【理所当然】。
于是不知不觉就会遗忘一些细节。
比如。有可能会失去这件事。
比如。并不会一直在身边这件事。

呐。所以说,最重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
1.

火神大我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下放在床头的闹钟,时针指向10点半,这和他平时的作息时间相比已经晚了很多。 火神一边啧地一声咋了下嘴,一边从床上起身开始舒展身体。

啊。可恶。全身都好疼。Alex那女人哪里像是师傅啊,简直就是魔鬼!有人会连倒时差的机会都不给当天就把刚回来的徒弟抓去街头篮球场什么的还连续一周往死里折腾么?!虽然是自己说想要变得更强的然后主动拜托的…而且打球也很开心,不过这样下去,身体果然还是有点过于疲惫了啊…反正昨天alex也说了今天不用训练….就好好休息一下好了。
这么想着的火神走到厨房,将面包放入烤面包机定时好,然后从冰箱里取出奶酪还有鸡蛋,准备做个简单的早午饭。

温暖的阳光毫不吝啬地洒在这个小公寓的各个角落,同住的朋友还没有起床,让空气里透出一股安静而温暖的味道来。这个氛围让火神愣了愣神,不知不觉脑海中就浮现出了那个总是喜欢慢慢翻着书的身影来。
啊…说起来,来这边的事情…没有告诉他呢。还有学长们也是…大家会不会生气呢。嘛…是为了胜利才过来的,大家一定也都在努力吧。我也不能输给大家呢!
稍微松了口气的火神决定把早午餐从煎蛋三明治换成水煮蛋和面包加牛奶,至于原因,大概是觉得这样能够和大家更加接近一点吧。不过这么孩子气的事情,火神是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火神想到自己许久没有回来但是朋友还是毫不客气地把房间借给了自己,为了表示感谢就准备了双人份的早餐。当一切就绪的时候他正准备去敲室友房间的门,打着哈欠的外国友人就出现在了客厅。

【hah…Morning Taiga! You’re not going out today? 早上好啊大我!你今天不出去么?】
【morning tom! I got a day off and I can’t practice everyday anyway….By the way, I made brunch if would love to eat some. 早啊汤姆!我今天休息,毕竟每天都去练习的话身体也吃不消啊。对了我做了早餐,你要是想吃的话可以吃!】
【oh thanks! And yes, I think I told you before Taiga, you’ll for sure be a great boyfriend! I should introduce some girls to you and I promise you they’ll like it. LOL. 啊谢了~!我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你果然就是个理想男友,我应该介绍一些女孩子给你的,她们肯定会喜欢你的这点!】
【haha thanks! May be next time! You know I have something else to do instead of chatting with girls. 啊哈哈谢了!下次再说吧!你知道我现在有的忙的,没时间和女孩子聊天啊!】面对着嬉笑的友人,火神只得迅速地转移了话题。在应付女孩子的事情上他从来都不拿手。


【Haha Ok! You never improved yourself when talking about girls…just like 2 years ago….By the way how’s high school in Japan? You said you’re in a great basketball team? 哈哈好吧!大我你在对待女孩子的事情上还是像2年前一样菜鸟呢!话说日本高中怎么样?你之前有说你在一个很厉害的球队里打球是吧?】
【yep! I am indeed in a great team! Everyone is so nice and we always fight together. 啊,是呢!我的确是在一个很棒的球队里。大家都一心同体,一起为了胜利而奋斗。】想到诚凛的大家,火神又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
【ummm.that’s good! So you said they are doing group training by the sea right now? That’s must be fun! Oh…it’s just reminds me of our high school trip…. 哈哈那不是很棒么?你说他们现在正在海边集训中?那一定很有趣!忽然好怀念我们高中的旅行啊!】
……的确是很【有趣】啦。如果忽略掉累得要命的训练菜单和某监督可以杀死人的黑暗料理的话。一边回想起自己的队友们哀嚎着让自己做饭的样子火神一边苦笑了一下,默默地祈祷监督的做菜水平在自己教过她之后会稍微有些许进步。

【well…sort of….we just finished that section and I remembered our coach said the next training will be inside the mountain. 啊,那个部分已经结束了。我记得我们监督说下一步会是在山里进行的。】
【wow! Fun! Summer, mountain, and Japanese ghost story! Speaking about Japan, I just read some news on CNN this morning reporting that there was a huge earthquake happened in Japan!Is it really that often? You need to be more careful anyway! 哇哦~那一定很有趣!夏天,山里,还有日本鬼故事!啊,说道日本,我今早看了CNN的报道说那边发生了一场大地震,似乎伤亡很严重的样子。果然地震在日本非常频繁么,大我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啊!】被叫做汤姆的男生这么说着,然后将手中的手机递给了火神。
【earthquake? That’s too bad….luckily enough, I don’t have any experience yet… but I’ll be more careful about it. Thanks anyway! 地震?….那不是很糟糕么…我到目前为止倒是还没有遇到过,应该算是幸运了吧!多谢提醒,以后我会多小心的!】一边笑着让朋友放心,火神一边接过了手机,但是他的笑容在瞥到地震所在地的一瞬间,却冻结在了脸上。


…..这是。
……骗人的吧.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文字清清楚楚,火神忍不住想一定是自己日语太差拼读错误了罗马音,可是眼睛在再一次确认了那些字母之后将那个信息毫不犹豫地,近乎是理智而残忍地传到了火神的大脑里。

……这是大家。
…集训的地方。

…….在一瞬间的空白后,火神觉得自己全身都被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席卷。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好像头脑里嗡嗡作响,眼前也开始摇晃,身体本能般的开始颤抖。

【….Taiga? you ok?...och…wait?Taiga??!...大我?你没事吧?…呜哇好疼!..诶等等?!大我?!】顾不上被撞到然后惊讶地呼喊着自己的友人,火神转身冲进房间取出手机,他慌乱地想播出号码,却怎么也无法停止手指的颤抖。

电话一头传出嘟嘟的忙音,火神觉得那些响声就仿佛牵引着自己的心跳似的。一声一声,渐渐地变得冰冷起来。
【……Sorry, the number you are calling is not available, please hang up and dial again later.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现在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火神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他近乎疯狂一般地将手机的通讯录一一调出然后全部拨了一次。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火神的脑海里里浮现出刚刚的报道【…..causing severe landslide while hundreds of people died because of it…..地震同时引发了严重的山体护坡,造成了数百人伤亡…..】,他想起昨天监督在给自己的信息里说的【最近经常都在山里训练一直到很晚才回旅馆,山上也挺凉快的~】,瞬间觉得呼吸困难了起来。

他的理智在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他告诉自己前辈们那么晚了肯定没有在山里训练。告诉自己大家一定是休息了所以没有接电话。他知道诚凛的大家在训练结束后的一天一定会瘫倒在床上立刻睡着,所以一定是没有听到电话。没错。一定是这样的。可是脑海里却不断地浮现出刚刚新闻里看到的。那些慌乱的人群。那些凌乱残破的街道。那些哭喊的声音。

火神并不是没有在电视上看过大灾难的发生,也并不是没有因为受伤的人而难过过。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象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当做理所当然的日常。自己习以为常的存在。有可能在某一天。就那么永远地消失。

有可能会再也见不到,喜欢用他的大手拍自己头的的木吉前辈。
有可能会再也见不到,冷笑话比日文文法还要多的伊月前辈。
有可能会再也见不到,开关打开的时候毒舌很可怕的日向前辈。
有可能会再也见不到,做菜很可怕老是给队员们布置死亡菜单的监督。
有可能会再也见不到,在不断进步的小金井前辈,土田前辈和无口的水户部前辈。
有可能会再也见不到,一年级的一直在努力加油的降旗他们。
有可能会再也见不到,虽然还是很害怕可是最近觉得有点点可爱的二号.

还有。
还有黑子。
有可能会再也见不到,总是在自己身边的。自己的影子。

那种感觉又一次席卷了过来。它如同野兽般叫嚣着微笑着吞噬着火神,它紧紧地勒住火神的心脏。火神知道这个感觉。它叫做。恐惧。没错。恐惧。连难过的余地都没有。火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任空虚的电话铃声一直回响在耳边。

……拜托了。接电话啊。
…….求你们了。接电话啊。
……..神啊。请一定让他们平安无事。

……..为什么这个时候。我不在你们身边。


2.
火神一直在拨电话。因为人在海外似乎除了这个他什么也做不到,那么至少要在相信大家的基础上一直等着大家,这是火神的执着。不知不觉已过正午,虽然火神坚持说自己不饿,但是汤姆还是决定出门采购一些食材回来做给火神吃。公寓的客厅又变得有些空荡,火神揉了揉额头,沉下心去,按下了今天已经数不清拨打了几次的电话号码。

本来以为这次又会听见嘟嘟的忙音,电话却咔嚓一声。然后。

【….喂。火神君?】

那一瞬间火神以为自己在做梦。
从话筒的那头传来的声音。那是自己无比熟悉的。无比熟悉的。曾经无数次给予了自己勇气的。沉静而温暖的声音。

在之前的3个小时零25分内,火神一直都在不断告诉自己他们一定没事的。虽然如此,理智和情感却无法同步。在终于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就如同从深不见底的海中被猛地拽出一般,所有感情连带着恐惧都被碾得细碎,然后再混杂着席卷而来。

【…….为什么不早点接电话啊??!?!你这个笨蛋!!你们谁都不接!!!那边又发生那么大的事情!!!我!你以为我打了多少通电话?!?!我虽然是相信着你们的….虽然是的…可是我…..我还是…..】

明明不想要责备你的。明明是欣喜地连呼吸都要停止了似的,连自己都被自己的怒吼声吓了一跳,可是却无法控制。

【…对不起火神君。让你担心了。这边之前一直都没有信号。因为电路不太正常。我们都没事,地震的时候我们已经回到旅馆了,就和旅馆的老板娘一起撤离了。】

眼眶深处忽然涌出一阵热度,喉头也一阵哽咽,火神连忙用手捂住嘴。然后他意识到视线变得模糊了起来。

【………】
【….火神君?】
【…..火神君,你在哭么?】

没有办法做出回答。火神攥紧了电话线。嘴唇依旧颤抖着。火神本能般地。一遍一遍地呼唤着黑子的名字。 仿佛只是这么做。就能越过电话线越过太平洋。跑到他的身边。跑到诚凛的大家的身边。


【….黑子。】
【…恩。火神君。】
【….黑子。】
【…恩。火神君。】
【…..黑子】
【….火神君。我在这里哦。】
【…..恩。黑子。】


啊啊。是黑子的声音。
真的是黑子的声音。
他还好好地活著。 他们。还好好地活著。

我从未想象过会失去你们。而如今却意识到了一件一直被我遗忘了的。比什么都要重要的事情。
未来会怎么样谁也无法预知。但是至少现在。我们好好地存在在这里。

你们能够活着。真是太好了。
没有失去大家。真是太好了。
仅仅只是这样。
真的仅仅只是这样。
对我来说。 就是最无可取代的事物了。

时间似乎在那一瞬间静止了一般。火神静静地贴近了听筒,无比虔诚地,如同祷告亦或是对待最珍贵的宝物一般,在那上面轻轻地吻了一下。

亲吻是表达感情的方式。现在还无法做到坦率地告诉你们的我。是不是也能把心意传达给你们呢。
如果是,就太好了啊。

【….火神君?你刚刚,做什么了么?】
【…..什么也没做。只是。下次别再让我这么胆心了。你也好,前辈们也好,在我们实现约定之前,都要好好的啊!】
火神仿佛听到了黑子淡淡的笑声。然后耳边传来了。如同往常一样的。坚定不移的声音:
【那是当然的啊。要一起成为日本第一。所以火神君,请快点变强了回来吧!我们都在等着你!】

恩。我会的。

要和你们一起摘下日本第一的奖牌。
要和你们一起奋斗一起努力。
即使未来无法预料也没关系的。
只想好好地珍惜和你们在一起的活着的【现在】,然后连着那些随时可能来临的别离的悲伤也一起背负,化成前进的勇敢。
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要好好地对你们在我身边这件事情说声谢谢。
然后。将和你们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延续下去,到明天,到后天,到心拍数停止的那一天。

----------------------------------------end

评论
热度(5)

© —Sugar–枫糖🍁 | Powered by LOFTER